台独的丧钟已经敲响 统一的脚步正在走近

2017-11-14 02:51

台独的丧钟已经敲响 统一的脚步正在走近


全台湾的中国人 请都站出来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想加入共产党?

京港台:2017-11-14 10: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 


  “卢丽安效应”,这是台湾媒体近日热炒的一个词。

  作为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卢丽安以党代表的身份参加了中共十九大,引发台媒关注,台湾当局随后取消了卢丽安夫妇和儿子的户籍和健保等权益。

  但是,后续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台当局的预料,北大台湾博士生王裕庆和张立齐先后提出加入共产党的意愿;在微博上,自称“红统派”一员,目前在大陆工作的台湾人李秉修甚至发表了《我爱中国共产党》一文,公开与台当局“叫板”!

  

  ▲李秉修微博发表的头条文章《我爱中国共产党》截图


  在台媒眼中,这一切正是“卢丽安效应”的发酵。而在十九大结束后至今近一个月时间里,已有越来越多的“王裕庆们”站出来,大声喊出:“我们是中国人。”

  

  ▲李秉修微博里两张台湾青年接受大陆媒体采访的拼图


  这些台湾年轻人的发声令台当局避之不及。台湾方面陆委会随即表示,如果台湾一般民众加入中国共产党,将被处以10万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22元人民币)以上50万新台币以下罚款。

  想加入共产党的台湾人如何看待来自台当局的“重罚”?日前,小锐和三位台湾人聊了聊,他们分别是:“70后”王裕庆、“80后”张立齐和“90后”李秉修。

  王裕庆:“连台生都来读社会主义了,我们不会成功才怪!”

  因为“无心之间说了一句真心话”,这几天,王裕庆感受到了来自“沉默的大众”的支持。

  他告诉小锐,很多台湾人在社交媒体上加他为好友,就是为了对他的政治信仰表示支持。

  王裕庆生在台湾,今年39岁的他有20多年是在加拿大度过的:在加拿大接受了完整的西方教育,毕业于多伦多约克大学东亚研究系。

  “我读的约克大学是有白求恩学院的。”他对小锐强调,在加拿大时,他就已经开始接触和学习马克思主义了。

  王裕庆现在正在北大国际关系学院读博,他说这是为了更深入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为在大陆既可以学习理论,又可以有实践。

  近日,因为在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将在两会后向北大提交入党申请书”,他成为了台媒追访的对象。


  

  ▲王裕庆接受媒体采访。


  锐参考:你怎么看台湾方面陆委会的罚款?

  王裕庆:其实在三个月前,我在香港一档电视节目中就公开讲过自己要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当时说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害怕。而现在听到陆委会这样讲,我就更不怕了。因为依据这个条例,我就算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你也不能取消我的户籍。反而是蔡英文当局自己违反了这个条例(《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所以后面他们自己就有点下不了台了。

  锐参考:所以在你看来,现在应该是台当局比较怕的时候?

  王裕庆:对!我是觉得自己只要做的是对的事情,就不要怕,反而是台当局已经恼羞成怒了。这件事是他们主动推动做的,在没有与我沟通的情况下就要罚我50万(新台币),但是他提出法条,我就解释法条,他说道理,我就讲道理,所以台当局拿我没辙了。我还要反问台当局一句,你说要罚我款,那我罚款通知书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收到?我看是因为你没有依据,写不出公文来嘛!

  锐参考:你认为台当局对你进行罚款威胁的本质是什么?

  王裕庆:这是因为台湾社会过去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台湾人加入共产党的是投机分子,没想到碰到了我和卢丽安、张立齐等案例之后,他们发现威逼利诱动摇不了我们的心智,所以才恼羞成怒,恐怕以后会有更多台生加入共产党,所以要做给其他人看,以此来影响我个人的社交圈,让别人不要效仿我,因为我是一个先锋。

  

  ▲王裕庆生活照


  锐参考:你觉得“罚款”的效果如何?台生会因此不再效仿你吗?

  王裕庆:没有,我感觉现在台当局已经比较沉默了,因为今天王裕庆,明天张立齐,后天又有李秉修,你越是打压站出来的人,就会有越多人站出来。

  锐参考:你认为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

  王裕庆:这说明很多台湾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对社会主义至少是不排斥的,现在岛内舆论已经逐渐倒向我这边,因为第一,我信仰自由;第二,我言之有物,可以谈出真正的理论和做事方式。我只是因为真心的一句话,就造成了一个大的改变,我相信这是一个漂亮的改变,我相信带来的后续效应不仅是台生入党,而且会是有更多台生来大陆,想要从制度上了解大陆。到时候,连台生都读社会主义了,我们不会成功才怪!  


  张立齐:不担心回台受孤立,“省与省之间的人员流动没什么特别的”

  张立齐今年30出头,是个“80后”。

  2013年,张立齐来到北大国关学院读博,从2014年到2016年,他一直都在递交入党申请书。而这次,他却因为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我从台湾来,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文章突然成为了焦点。

  在岛内上学时,他就组织过学习中国近代历史的读书会,他说自己“2007年起就开始信仰共产主义了。”

  2008年金融危机后,由于见证了岛内劳工被剥削的状况,张立齐说,他和一批青年台湾工人对社会主义的认同更加深刻了。

  后来,张立齐报考了金门大学国际暨大陆事务学系,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写的是长征。

  但是当真的重走过一段长征路之后,张立齐觉得“与现实相比,自己的论文写的太烂了”。

  

  ▲张立齐在做节目。


  锐参考:你觉得台当局的罚款威胁会影响到你吗?

  张立齐:罚款的目的是为了恐吓全台湾人民,让他们不能跟大陆、跟中共走得太近。但是如果说台湾人的选择只值50万新台币,那么我认为实在是太贬低我们了。

  台湾本来有很多年轻人想了解大陆,但是台当局起到了很大的掣肘作用。我们有些台湾同学想要做些进步的事情,就会有人跳出来进行恐吓,他们不想让台湾人跟大陆走得太近。比如在台湾时,如果在餐厅里面公开谈跟大陆或中共相关的事情,身边就会有朋友让自己不要讲这些,会担心自己的安全。我觉得这是一种集体被恐吓。

  

  ▲张立齐生活照


  锐参考:你会不会担心自己回台湾时受到孤立?

  张立齐:这个我不担心,在台湾和我这样想法的人很多,只是长期在民进党上台后,他们选择了沉默。但是这一人群的数量还是有不少的。

  锐参考:未来你是会一直留在大陆,还是会回台湾?

  张立齐:我认为省与省之间的人员流动没什么特别的。我认为台湾同胞来大陆发展的会越来越多,这是大势所趋,而我们的做法可能会加速这个趋势。


  李秉修:“即使回台湾,我也会坚持拥护中国共产党”

  与来了大陆好几年的王裕庆和张立齐相比,“90后”李秉修来大陆的时间不长。

  今年9月,他才刚到天津工作,但是他对小锐说,自己其实不是“来”,而是“回到大陆”。

  李秉修的爷爷1949年从大陆到了台湾,而作为所谓的“外省第三代”,他想要“回到大陆,带我的家人来落地生根”。

  今年8月,他参加了在台南举行的一场“促统”活动,在活动现场举起了五星红旗。

  10月24日,李秉修第一次到山东,他发微博说,“爷爷如果还在的话,知道我回山东了一定很开心。”

  在个人微博上,李秉修给自己冠上了“台湾红统”的称号,11月2日,他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我爱中国共产党》。

  

  ▲李秉修生活照


  锐参考:你在微博上自称“台湾红统”。

  李秉修:台湾虽然有统派,但没有细分,所以我们“红统”自己定义自己:第一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第二是自觉学习党史,学习马克思主义,第三是支持真正的统一,由共产党领导的统一。

  锐参考:岛内有人认为你们是在“作秀”。

  李秉修:我的父母很支持我,也有人不支持我,但是我认为还是要发出我们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是真正促进统一的声音。我觉得我有信仰,不会因为别人的说法而放弃自己的信仰,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看到台湾能跟大陆实现统一。

  

  ▲李秉修生活照


  锐参考:你的这些想法会被除了你父母之外的台湾人接受吗?

  李秉修:我之前在学校参与创立了一个“红统派”的社团,目前只有十多个人。但是据我估计,台湾的“红统派”人数应该有三四十万,所以我并不担心会受到孤立,我回台湾还是会发展自己的社团。

  锐参考: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李秉修:我也打算报考北大的中共党史系。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