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橘子转绿 宋省长的“国”没有了 只剩APEC 会场上的尴尬

2017-11-13 22:33

近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二度代表蔡英文出席APEC峰会。“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质疑,宋楚瑜没达到与北京对话的目的,对此,台湾财信集团董事长谢金河就替宋抱不平说:“他已把自己燃烧殆尽!”

12日晚间,谢金河在脸书PO文表示:“我发觉宋先生一个晚上可能都没有吃东西。最后只看着宋先生以最快的速度吃了一碗河粉......”画面令人有些不舍。

笔者相信,宋楚瑜很用心、也很卖力,然而,当下两岸关系的困局,又岂是他一人就可力挽狂澜?他70多岁了,本时不我与,但他入戏太深,一副士为知己者死,却错把汴梁作汴京。

去年秘鲁峰会,在总结自己与会成果时,宋楚瑜表示:“套句闽南语说,'不是吹牛',用棒球术语而言,就是'全垒打',没一个漏掉”。他虽与习近平拍照,但之后公布的视频,本想上前攀谈搭讪的他被刻意忽略,场面十分尴尬。 比起去年,这次宋特使一点机会都没有,越南国家主席晚宴,待大家坐定,习近平才进来,他坐定后,没有人能近身跟他握手拍照。

其实,三年前,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还有过 “习宋会”,他以亲民党主席的身份率领参访团登陆,备受热议。时过境迁,还是习近平、也还是宋楚瑜,大陆还是大陆,但台湾的蓝天已成绿地,没有了“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前后差很大。

曾经的台湾对宋楚瑜太小,作为那一代外省精英的杰出代表,一路走来,历经“中美断交”的政治震荡,他从容以对,飞车奔赴蒋经国官邸,为“国家”争取到难能宝贵的因应时间;“二月政争”时,在主流与非主流的博弈中扮演“临门一脚”关键角色的他,瞬间崛起,在李登辉提携下,挟着超高人气,高票当选首任民选省长,独步政坛!

省长任内,一身夹克装的宋楚瑜宛如当年的蒋经国,他走遍台湾309个乡镇,盖过的道路超过4000公里,桥梁超过1000座。他那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荣辱不惊的政治决断力,自然散发的友谊、处事展现的条理,放眼当下的台湾政治人物,不分省籍蓝绿,无人能出其右。甚至,他和他的仇人也能相逢一笑,当年新闻局局长任内,宋楚瑜查禁党外刊物,大师李敖的名字赫然在列,然而,若干年后,李却直言,台湾最会做事的人唯宋楚瑜。

但是,省长任内他功高震怒,让李登辉感到芒刺在背,随着“冻省”,引发“请辞待命”等一连串政治效应。原先“情同父子”的李宋二人彻底交恶,公元2000年的他本声望仰止,总统大位原本唾手可得,然而,选前的“兴票案”和假民调,让其与权力巅峰失之交臂。

选后,在大批支持者簇拥下,宋楚瑜成为亲民党主席,引发国民党内大批出走潮,成为泛蓝共主之一。然而,两颗子弹的翻盘与马英九的崛起,让宋楚瑜的政坛之路走向黯淡。2012年,宋楚瑜再度挑战总统大位,虽然他以抛开蓝绿奉行中道求取选民认同,但是,因为有志难伸的怨恨,当橘子转绿,亲民党的反马、反国民党,却在客观上助力了民进党的借壳上市。中华民国是最大公约数,已被蔡英文彻底接盘,而泛蓝也几乎走到了日暮途穷的境地。这样的宋楚瑜,于两岸、台湾,国家,功过是非,又该如何论断?

2005年,访问大陆的宋楚瑜在拜谒南京中山陵后曾说:“华夏尚未一统,两岸仍需努力。”12年后,现在的宋楚瑜却把自己想得太大。他和蔡英文“肝胆相照”,他“老骥伏枥、士为知己者死”,但是“九二共识”“一个中国”比之当年,却已是关山难越,当宋省长的“国”没有了,APEC会场上的宋特使也就注定尴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