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中国教育问题的方案

2017-11-11 06:16

最近教育的问题频频浮现到舆论当中,先是红军小学的建立,鼓励孩子监视家长的宣传片的出现,继而是豫章书院,携程幼儿园的虐待学生和幼儿,网上有许多的口诛笔伐,刨根问底,这都是很好的事。当然也有人呼吁政府加强监管,我们却要知道,这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大,因为政府并不能解决问题,政府乃是问题。

中国教育的问题,根本上来说是个政治问题,而政治问题只能够政治解决。我这样说未免语焉不详,就让我来分析这是怎样的政治问题并且给出可能的解。

公立教育的问题,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当中就有批判,只不过这些问题在中国呈现得更加严重。政府宣称提供免费的教育,因此你把孩子送到了公立体系当中,对学校的财务和人事没有什么发言权,就得巴结奉承着老师,就不可能对教育的质量的改善起到什么作用。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谓的免费教育是政府的财政支持的,而政府是从纳税人那里获得税收的,也就是说,每个纳税人都为了教育支付了费用,但是没有一个纳税人无论是家长还是非家长能够决定孩子该受什么样的教育。花了钱而不能购买到自己想要的服务,不但如此,花了钱还不得不接受自己不想要的服务,世界上还真有这种事。

想象一下这件事发生在其他领域,比如政府提供免费就餐,每个人都必须去公共食堂吃饭,你不能自己做饭或者开小饭馆儿,为了实现这样的制度,必须由国家配给所有的食物,农民把粮食统统上交,其他人也要纳税供养这个体系。

像义务教育宣称的那样,这是个“义务吃饭”的制度,这个制度下实现了人人都有“免费”的饭吃的,人人都有保障,人人能平等的吃到饭,还能吃到很好的饭。我们会对义务吃饭制度说点儿什么呢?我们会说,我去你妈的,你想骗老子去朝鲜吗?

这事儿不用想象,因为我们就是从“义务吃饭”制度下走出来的,“义务吃饭”制度之下不是人人都吃得好,而是人人都吃得糟,不是人人都有饭吃,而是有许多人要饿死。

我们的吃饭制度已经从计划体制走出来了,在一个市场当中,你可以自由选择买什么,那些劣质服务和商品会被淘汰,但是教育还停留在计划体系当中,现在教育出现的问题和当年的大饥荒在逻辑上是相同的。

在大饥荒当中,政府通过垄断粮食的收购和配给对农民征收高额的税收推动其计划性的工业化,在教育危机当中,政府则通过垄断教育体系,推行愚民政策,培养没有反思精神和公民意识的顺民奴隶。这些政治问题是这个体制统治逻辑的必然结果,用强制手段实现其赤裸裸的目的。

因此教育的垄断,绝不像石油的垄断那样只是为了从中渔利,它还在实施着国家的意志,教育的问题也比我们眼前的虐待儿童,建立书院集中营要严重得多,教育的问题在于国家惩罚自由的教育而奖励奴役和劣质的教育。

政府抢劫你的钱,雇人奴役、毒害、虐待你的娃,禁止爱和自由的教育,就是我们面临的根本问题。

教育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政治问题需要一个政治的解决方案。

有朋友可能会说,公立教育实际上并没有我说的那么糟糕,还是有很多好老师的。说的很对,而且触碰到了政治的根本问题。体制性的恶可以因为行动者的善而被消解和改善,因为人性与体制是相悖的,体制中人也有个人的利益,许多利益也是与体制的利益相悖的。行动者也能通过广泛的合作改变体制,因此在极端黑暗的年代,行动仍然能够给我们带来希望。

集体行动的结果是不确定的,因此我提供的解决方案也只是一个可能解。

之前有人尝试了一种解决方式,比如非京籍户口的考生家长,通过街头运动,示威的方式解决孩子的考籍问题,这个方式失败了,因为政策之锋芒在处,所向披靡,只要使示威运动中的数人坐牢,同时不再给予外地考生高中学籍就解决了问题。

政治的解决方式一定要采取一种现实主义的路径,有一个更广泛的共识和联合,要有持久反抗的行动能力,温柔的避其锋芒还要趁势而为。

所为势就是因公共舆论与人心所向而起的,现在这么多教育问题,舆论意识到了,便是有了势。意识到公立教育是在根本上是没有希望的,于是便要到体制外的教育中找出路。父母需要清醒的放弃中考和高考,直接面向未来的生活和想选择的职业寻求教育资源,完全的脱离掉公立教育是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有人说私立学校现在是违法的,执照是难办的,收费是昂贵的。我要说,违法就违法,执照难办就不办,收费昂贵主要是因为权力寻租,市场一定会提供比公立教育质优价廉的的教育资源,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会寻求各种资源,各种创新去创造这样的教育,只要消费者存在。在那么多的领域里,市场都提供了比政府更好的解决方法,为什么教育领域中不会呢?更何况还有大量的社会组织也在补充着市场的不足呢?

我怎么能鼓励违法呢?因为当法律在限制自由和权利的时候,违法就是一种义务。在毛时代,逃离自己户籍所在地就是违法的,不是有那么多人逃到香港了吗?在包产到户违法的年代,不是有安徽凤阳小岗村的人写了血书要承包土地回归私有制吗?在80年代初期,投机倒把还是犯罪的时候,不是也有那么多市场经济的先驱做起了买卖吗?买卖粮票也是违法的,试问哪个家庭在那个时代没有违法过呢?不违法活得下去吗?能活得好吗?

我们应该遵守的是自由之法,而非奴役之法,不然法律叫你饿死,你岂不是要先行自杀,现在法律抽打你的娃,你怎么就顺从起法律了呢?

从现实角度来讲,做私立学校,不把孩子送到公立体系中去,行动的成本不低,执法的成本同样高。父母和老师面对的最多就是罚款,就是进监狱关上些日子。为了孩子付出这样的代价,可以说并不怎样大,父母不是该为了孩子的幸福做以死相搏的决心吗?赔款,坐牢又算得了什么呢?说服家长,找警察,送审送监狱,这些不都是行政成本吗?随着这么做的父母越来越多,执法的成本就会越来越高,就像对农民征农业税成本高到一定地步,就不得不废除农业税一样,让孩子去服教育劳役成本高到一定程度,就不得不废除教育劳役一样,这样的时候政策就改变了。

当然,万事开头难,初起之时,所付代价最多,社会可以联合起来,对被压制的私立学校和父母给予补偿性救济,提供资金支持和其它支持,把受到惩罚的成本摊薄。

我们看到当实践包产到户的农民越来越多,公社制度就解体了,当私营经济崛起,国企效率低下的时候,它就不得不改革,当人们都要求自由市场的时候,计划经济也就难以为继了。教育领域要先有自由的教育实践,有足够的教育供给,有大量觉醒的家长跳出原来的教育体系去实践真正的教育,这样才能形成力量与大势,冲破体制的束缚,使得教育体制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这一过程中也许打压之力大到没有人能够承受,但现在的体制真的有那么大的力量吗?教育的变革真的不能成功吗?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要试一试才知道。

这样的教育实践已经有了很多。任何一个自由主义者都应该实践自己认同的教育,应该有一点儿共和精神和行动精神,行动起来,联合起来,做自由的学校,支持自由的学校,做出有吸引力有竞争力的自由教育,说服那些父母们,动员那些父母们,退出奴役的教育,加入自由的教育,在行动中温和的推进教育变革并且随时准备付出代价,如果运气好,积土成山,能成势,这件事就可能成功。

这就是我想到的,作为政治问题的教育问题的可能解。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