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的最新文章,又在透露什么关键信息?

2017-11-05 21:14

王岐山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里面有一篇很重要的署名文章,而且这篇现在网上没有,要读肯定是找书来。

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又几个方面:执政基础,全面从严政治腐败,历史境界

一,执政基础

文章开篇,王岐山梳理了一个重要问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是什么?他的答案是:“为人民谋幸福是党始终不变的初心,国家发展的巨大成就、人民生活的持续改善以及由此积聚起的民心民意,是党执政最根本的政治基础”。同时,“坚持党的领导是当代中国的最高政治原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所在”,“没有中国共产党坚强有力的领导,中华民族将是一盘散沙”。


“一盘散沙”是孙中山的经典论述:“中国虽四万万众,实等于一盘散沙。”谁改变了这个“一盘散沙”的状态呢?是团结了最大多数民众、成功建立新中国的中共。从一盘散沙到团结一心谋民族复兴,关键的经验就在于中共的诞生和领导。因此,王岐山特意点出了“没有前提地搞党政分开”的错误。而且这个论述,可以打消很多人对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迷思。


二,全面从严

老王的文章,把全面从严治党称为“十八届党中央工作的最大亮点”——“实践充分证明,把全面从严治党摆上战略布局英明正确,在实现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校正了党和国家事业前进的航向,使党经历了革命性锻造”。

为什么这么说?


前面谈到,中共最根本的执政基础,是民心民意。但现实中,在发展不平衡、差距拉大、主要矛盾产生变化的同时,“部分党员领导干部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严重,甚至违纪违法攫取利益,人民群众深恶痛绝,侵蚀了党的执政基础”。因此,“全面从严治党从中央政治局立规矩开始,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破题,总书记以身作则、以上率下,党风为之一新,试出了民心向背”——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洞察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是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

党的观念淡漠、组织涣散、纪律松弛”,“以’得罪千百人、不负十三亿’的使命担当,

正风肃纪反腐,挽狂澜于既倒,逆转了多年形成的’四风’惯性……”


因此,老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全面从严治党推动破解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使党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


三,政治腐败

在全面从严治党这里,王岐山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政治腐败。在一般人看来,腐败大多是经济腐败,行贿受贿,向“钱”看齐;但王岐山说,“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这就扩大了腐败的内涵。


他列举了两种政治腐败的现象:“一是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二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搞非组织活动,破坏党的集中统一”。在点名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孙政才、令计划等人之后,他将其定性为“铲除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相互交织的利益集团”。“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也是写进十九大报告里的。怎么办?惩治腐败’打虎’、’拍蝇’冲着利益集团去,防止其攫取政治权力,改变党的性质;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冲着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去,消弭政治隐患”


毕竟学历史,看问题仍然要有历史眼光:“1993年党中央就作出’反腐败斗争形势是严峻的’判断……要始终保持一份冷静清醒,深刻认识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是长期形成的、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惩治这一手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松一松就会出现’回头浪’”。所以,还是力度不减、节奏不变。


四,历史境界

在这里,老王提到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最终目的:一是解决一党长期执政下自我监督问题,二是跳出历史周期律。


一党执政能看好自己的权力吗?很多人并不乐观,因为“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在西方的政治实践和理论中,要防止腐败,必须要设计多主体的权力制衡,所以要多党竞争、三权分立等等。这个思路也影响了国内一些人,他们提出在中国发展第三方监督,甚至鼓吹多党制、三权分立。但实际上,西方的多主体权力制衡并没有消除腐败,金钱政治堂而皇之左右选举,而且成为合法手段。


在老王看来,这种模式当然不适合中国。怎么办?要将自我监督和人民监督结合起来。而且“在党和国家各项监督制度中,党内监督是第一位的,党内监督失灵,其他监督必然失效”。

也就是说,作为长期执政党,如果本身自身监督失灵,制度队伍都成了花架子空摆设,那其他监督自然也是失效的。因此,过去几年的实践,着重是在“党内监督”方面进行探索,如“巡视一届全覆盖,利剑作用彰显;对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全面派驻纪检组,消除了监督空白”。


同时,党内监督也是与公众监督结合起来的,比如巡视组发现的问题线索很多来自群众来访来信、举报等;党内监督还要扩展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的监察全覆盖:“国家监察委员会就是中国特色的国家反腐败机构,国家监察法就是反腐败国家立法”。


五年来的实践证明,全面从严治党是可以解决问题的,而且是可以探索标本兼治的路径。这一路径的成功,无疑也会打破西方多党制下才能解决腐败的迷思,极大丰富人类的政治实践,为世界治理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同时,如果我们眼光往回溯,就会碰到经典的“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问题。当年黄炎培问毛泽东,“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数千年来王朝宿命莫过如此,共产党怎么跳出历史周期律?其实这也是包括老王在内的当代共产党人强烈的问题意识:要通过全面从严治党,跳出王朝更替的宿命。“俾睨天下,舍我其谁”,共产党的这个格局和志向不可小觑。


当然,说到底,这条路能不能走通,关键还在于作为长期执政党的中共,能否永远保持初心。


来源:综合侠客岛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