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该不该禁止五星旗?正与反的公共讨论

2017-11-02 0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五星红旗在台湾历经绝对禁止到现在开放的长久历程。近来在台湾网路公共平台的讨论,也掀起正与反的辩论。

德媒报道,台湾的国家发展委员会(简称国发会),日前在网路的公共平台上,有网友发起连署,希望能在台湾禁止中国五星红旗的出现,此一连署吸引超过6000多人同意。按照5000人标准的门槛,台湾当局有必要在2个月内给予回应。

此项倡议也在台湾掀起短暂讨论,有不少网友认为五星红旗象征独裁与非人道;也有人认为如果五星旗算违法,那台湾独立旗帜也是否违法?有大陆网友也反讥:“亏台湾自称民主社会”,也有其他台湾网友认为,台湾的青天白日旗也无法出现在中国,“五星旗当作一般外国旗帜看待即可”。

曾几何时,五星旗出现在台湾,有时候跟纳粹旗或是日本帝国旭日旗一样,都成为了军国、侵略的象征。1949年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实施严密的反共教育,一直以来,台湾社会对于中国共产党都较少有正面评价。

台湾辅仁大学哲学系助理教授,长期研究社会思潮变迁的周伟航,向德国之声表示,台湾这样的网路连署只是一种新型态的议题表述。支持这议题的人不见得多,但不论急统与急独,都是有他的固定群体在。

因此当这样的议题表述,大家在网路辩论的现象愈来愈多时,在他来看,都是言论自由的表达,是好事。他相信政府也会以“尊重大家的言论自由”来回应。

过往台湾曾经实施38年的戒严,自从1987年解严之后,台湾开始开放党禁与报禁、迈入民主化社会,昔日不能宣传的共产主义与马克思思想也可以自由表达。周伟航回忆:“过去的戒严就是为了反共,国民政府不只查很紧,为匪宣传更是通敌叛国行径,是很风声鹤唳的”。

但他也表示,就他印象中,过去还是会有不少人私底下阅读马克思主义,不论是不满国民党的、或是想走台湾独立路线的,他们都有渠道去取得这方面的书籍,但是在解严后,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自然也就不稀奇了。

昔日台湾人讲到五星旗,是避之唯恐不及,周伟航谈到这点也想到,在当初解严时,正好隔年是汉城奥运、1992年后又是巴赛隆纳奥运,他记得当时台湾人对五星旗没有到很反感,在国民党的教育下,大家都认为那只是对岸“伪政权”同胞“现在被逼拿的旗帜”,因此也会不分彼此,帮中国选手加油。

但是在台湾解严几年,开放去中国探亲、旅游后,台湾人才渐渐了解自己跟中国大陆的居民思想与生活方式是截然不同。1994年的“千岛湖事件”后,更让台湾人民感受到自己国家跟对岸政权的差异。就他的观察,1990年代中期是台湾人统独思想转变的关键,对中国的负面观感增加最多。

今年9月,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在台湾大学举办,引起部分团体抗议。

对于这一次的讨论,周伟航也觉得不妨就视为是一个公民社会开放讨论的表象:“言论自由的意义,就是在于包容,如果觉得不痛快,那我们就来参与论述,不论统派或独派,都可以表达意志,这样两造说法激荡,才能制造公共讨论空间”。

他认为,每次透过这样的公共讨论,台湾就会慢慢更往前一步:“社会倡议的系统创造出来,让各方都有表述的言论自由,也就会尊重彼此”。当各种议题都可以被摊在阳光下检验时,周伟航认为那才是的真正价值。

而在台湾与香港,许多激进地统派团体也会拿着五星旗去各种场合示威,有时也会与独派团体产生冲突。像日前台湾大学体育场的“中国新歌声”演唱会,就有手持五星旗的台湾统派团体在现场与抗议人士肢体扭打,周伟航也说,这或多或少都会让五星旗与中国当局的印象被影响。

周伟航也认为,还是要回到以人为本,中国要思考,如何让五星旗变成对台湾人来说有正面意义,这才比较重要。他说:“国旗毕竟是不会说话的,人们对旗的反感,本质是来自对该政权的投射”。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