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中国金融改革的逻辑

2017-11-01 21:32

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样一个管理学界的盛会。时间转瞬即逝,距离上一次华夏基石的十月论坛,似乎才刚刚过去不久。这说明我们都过得非常快乐、充实,也说明大家都是生活在一个快乐的时代、一个梦想的时代,而不是在痛苦中忍受时光的漫长。

从1978年至今,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40年的时间,比起当初,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40年来,我们遵循小平同志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和改革开放的总路线,把一个贫穷、落后、封闭的国家建设成了一个富裕的、开放的、有理想的国家。当前,我们又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新的时代会为我们带来无限的遐想。

而我也在反复思考,新的时代到底新在哪里?很多学者正在做很好的研究和概括。首先,这是一个政治上非常清明的盛世,至少它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在经济上,社会更加自由、活跃,人们创新和创业的积极性显然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所以,新的时代一定会更加开放,未来的中国将会日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央,日益成为在全球发挥重要领导力的国家。而要想成为经济意义上的世界强国,金融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在现代经济生活中,金融是一个国家的命脉,是国家经济的核心和基石。有人会认为,这一论调没有体现出对实体经济的重视,所以我还要再加上一句话,就是金融是建立在实体经济之上的,离开了实体经济,金融就会化为泡沫。所以,金融的天职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在十九大的相关报告中,有关金融的阐述包括:"深化金融体系改革,加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这个定位非常明确,即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并且这个服务必须要以深化改革为前提。

未来五年,我国要实现小康生活的目标,我相信这一目标到2020年就会实现。目前,中国的人均GDP是8600美元,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将会达到1万美元。尽管听起来仍然没有达到世界公认的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已经迈入了中等收入偏上的小康社会,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国家。所以,这五年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我们会为未来构建现代化的国家,为实现全面小康生活奠定基础。

我们国家的另外一个目标是要在2035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更为重要的是,未来的五年将是中国不断开放的五年,尤其是中国金融将处于不断开放的发展状态。可以观察得到的是,我们有很多领域都实现了较高的市场化水平,应该承认,改革开放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在金融这个最为重要的领域,我们的市场化程度还相对滞后,其开放程度也比较有限。所以在未来五年,大家将会看到,中国的金融将会发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的变化,甚至可能是极其重大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么,其变化的力量来自于哪里?我认为,主要会来自于两点:

中国金融市场化的力量

这个市场化的力量主要来自于世界对中国金融多样化的需求,它推动了中国金融市场化的变革。

市场化变革最核心、最重要的标志来自于市场融资,投资活动规模和比例将会不断提升,市场配置金融资源的作用将会显著增强。这是我们必须要看到的基本趋势。具体地说,就是国家利用证券化工具和产品来完成融资和投资过程的规模化比例将会提高,无论是融资还是投资,证券化金融资产的规模和比例在现有金融资产中的比重将会提升,这是市场的力量。

因为十九大报告的涉及面非常之广,金融所占的版面不可能过多。但是,它所提到的每一句话都非常重要,包括"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尽管这句话并不是最新的提法,但是在如此重要的场合重申,其内在的逻辑是非常强的。我认为,它所强调的是:市场在配置金融资源中的比重要提高,要通过发行股票债券等证券化的产品来完成融资,实现投资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金融结构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在过去的十年,也就是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中国的金融结构,或者更进一步地说,中国的金融资产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十年以来,在中国的金融资产结构中,证券化金融资产的规模已经达到了110万亿到120万亿,全社会的金融资产从狭义口径来说已经达到了210万亿到220万亿,中口径达到了260万亿,宽口径是360万亿。无论是窄口径、中口径还是宽口径,我们证券化的金融资产已经从过去的10%、20%、30%发展到了30%、40%、50%。这个进步非常明确,其推动的力量就是来自于市场化。所以,市场化推动了中国金融的进步,使金融获得了重大的脱媒的力量。

其中,所有的融资和投资活动都在与金融中介脱离,投融资活动完全通过市场来完成。过去,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金融市场对金融脱媒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是受到抑制的。我们试图维持一个以传统商业银行为核心的金融体系,并且认为这种金融体系是非常有效率和安全的,但实则不然。我们对金融风险的理解非常狭隘,以为价格有波动就是有风险,所以,在管理现代金融的时候就将主要的目标聚焦在了对价格的调控之上。但实质上,价格的波动是现代金融的基本特征,而且它是一种风险的释放而不是风险本身。所以,我们要高度理解市场对中国金融变革的重要性。

建立在这样的理解之上,很多人希望推动资本市场的发展,或者说通过市场推进了中国金融结构的变革。而未来的五年,更加会是资本市场大发展的五年,它是有逻辑支持的,并不是一句虚无的口号。

那么,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有没有其必然性呢?当然有。其必然性也主要来自于市场的力量,来自于市场对融资脱媒的力量,来自于居民多元化的金融需求,特别来自于居民收入增长之后,要求社会提供丰富、多样,可以自由选择的金融资产。所以,这也是金融的任务,它必须创造这些资产。我认为,只有证券化的金融资产才可以完成。

科技的力量

对中国金融而言,科技从来没有发挥过如此的渗透力,从没有产生过如此颠覆性的影响。但事实上,金融有很多的特质,它的需求面也非常之广,人人都会跟金融打交道,同时它的产品又容易标准化。更为重要的是,金融领域的覆盖面非常广阔,而且有着丰厚的利润,这些都能够吸引高科技的关注和介入。所以,高科技和金融的结合将会改变金融的DNA,会改变整个金融的业态,使传统的金融理论无法解释现代科技金融的现象,并颠覆人们的认知。因而,我们需要重新认识现代金融。

并且,科技对金融的渗透也是中国实现金融弯道超车的重要力量,是中国金融变革最重要的推动者。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力量是互联网金融。虽然,今天的互联网金融被污名化了,被各种"马甲"所污染和亵渎,但实质上,互联网金融最具代表性的是基于移动互联的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改变了中国金融的支付业态,推动了中国金融的支付革命。

如果说资本市场的发展使中国的融资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使其走向了市场、走向了直接融资,那么,第三方支付就是中国金融支付业态的革命。我们说,金融无非是三种最基础的功能:融资、支付和财富管理,而中国金融在这三种基础功能方面正表面出了根本性的变化。

因为这两种力量推动了金融的变革,从而使得未来五年,中国金融的第三方支付从传统金融的状态中抽离出来,克服了种种缺陷,满足了现代经济运行的要求,并进而推动了中国金融的进步。也正是由于金融的变革,从而使得未来五年的中国金融发生重大变化的逻辑是成立的。

那么,未来金融的变化会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中国金融的功能将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将会由原来的融资为主过渡到融资与财富管理并重的时代,这意味着资本市场的作用会大幅度提高。

二、人民币在未来五年内一定会完成改革,成为完全可以自由交易的货币,它会为未来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性货币奠定基础。

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也是未来五年的重要任务。其中,人民币在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和比重将会明显提升。这不仅仅是指在IMFSDR中的比重,而是在贸易结算、国际储备中都会发挥重要的作用。人民币实现国际化,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重要的储备型货币是我们的金融梦想,希望有朝一日,我们怀揣人民币,到非洲、欧洲、美洲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自由兑换成你所需要的货币。但是这需要我们做出认真思考,人民币在国际化的进程中,我们需要处理好哪些问题?

人民币的国际化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它还会碰到很多内部和外部因素的约束。内部重要的在于如何维护人民币的长期信用问题,如何让大家觉得人民币是可信赖、可保值和稳定的?我们对此要做出很多努力,包括改善我们的法制环境,走向一个法制的国家;维护它的长期信用,不能通过滥发货币促进本国经济的短期增长;要在维护短期经济稳定增长和维护人民币的长期信用之间做出平衡等等。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选择和权衡的过程,也是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我们始终需要处理好的问题。

我们现在M2的规模非常之大,广义货币达到了166,接近170万亿。中国GDP到2017年末大约会达到78万亿左右,但是我们的M2却会达到170万亿,这个比例在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里面是最高的。美国当前的GDP是17万亿多(美元),它的M2是14万亿,其比例大约是0.8,而我们的比例已经高达2点几。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就是,如何消化过大存量的M2的问题,如何平衡与疏导过大存量的人民币对资产价格、对人民币汇率的压力等等。

同时,人民币国际化对外也存在很多的压力,其中最大的压力来自于美元。人民币在未来将成为国际性重要的储备性货币,但不会取代美元,仅仅会在国际货币体系里面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三、完成中国金融体系的国际化,尤其要把我们的市场构建成为全球新的金融中心,这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必备要素。世界上任何一个周期性金融大国都拥有全球性的金融中心,中国在日益接近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其金融体系、金融市场也必须成为全球新的金融中心。这个金融中心将设立在上海和深圳,是人民币计价资产的交易中心和配置中心。它也将成为包括美元计价的资产配置中心在内的,全球两大资产配置中心之一。这些都是我们未来的战略目标,但是要实现这一系列的目标,前途非常光明,但是也有诸多非常繁重的任务要做。

总结地说,我们将要进入到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从金融的角度上解读,就是会发生三个变化:

一、金融结构的重大变化:老百姓将会拥有一个很好的财富管理机制,资本市场将被建设成为透明、多样、流动性好的财富管理市场。

二、初步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

三、金融体系、金融市场理应成为新时期的国际金融中心,它将和纽约、伦敦相提并论,成为全球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

我们为此努力,并对实现这一目标抱有充分的信心。

本文为作者10月28日在第五届华夏基石十月管理高峰论坛的演讲。来源:华夏基石e洞察(ID:chnstonewx)。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