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代表警告失业问题,人类会向机器人乞讨吗?

2017-10-24 19:48

从海外到国内,从政府到民间,从科技界到教育界,都在关注一个问题——人工智能可能引发的失业问题。

 

大会代表、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刚刚提出,未来20年会有60%的职业要消失。“今天以计算机为基础的信息技术、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出现,这一轮的挑战远远超出过去两次技术进步,我们怎么应对不确定的明天?”

 

我们怎么应对不确定的明天?美国的《纽约客》杂志给出了一个略带戏谑但发人深省的答案——乞讨。

 

最新一期的《纽约客》杂志封面上,一个满脸胡须的年轻乞丐坐在未来的曼哈顿街上,向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机器人乞讨,纽约客认为,这就是人类的未来。如果说靠机器人包养就等于向机器人乞讨,我看这种设想也不为过。

在可预见的未来,只有极少数工作是智能机器人无法替代的:需要一定灵活性的低端工作和需要顶尖人类智慧的高端工作,机器人都没法替代。

 

前者是因为大材小用、不经济,后者是因为机器毕竟也需要持续的开发和日常的后台管理,此外,让机器去研究物理学、思考哲学的前沿问题,似乎也不现实。

 

换句话说,机器人对中产阶层的压倒性替代,是人工智能给人类惹来的大麻烦。过去,发达国家的榜样和示范说明,一个有着庞大中产阶层的橄榄型社会,才是最理想、最稳定的社会结构。

 

现在,人工智能还没有到来,欧美的中产阶级已经有些吃不住了,欧美“资本家”把过剩的产能输出到海外,事业蒸蒸日上,国内的中产阶层却无法直接享受到这些收益,这些人的事业前景如逆水行舟、不进反退,阶层固化的社会危机一触即发。

 

而未来,人工智能除了会替代多数低端劳动力,主要矛头对准的就是信仰“知识改变命运、奋斗成就未来”的中产阶层。

 

当然,关于人工智能,并非只有悲观、绝望的声音。各类观点中,从极度悲观到极度乐观,大致可以做一个排序:最悲观的是人工智能会毁灭人类,代表人物首推科技狂人埃隆·马斯克,他说,“我们需要万分警惕人工智能,它们比核武器更加危险……人类将沦为人工智能的宠物”;

 

稍微缓和一些,但认同者更多的观点是,人工智能会带来大规模、普遍失业,按照李开复的观点,50%的工作将被AI取代;

 

比较乐观的观点则是,人类以后可以一周工作两、三天,全民享受社会福利;

 

中国的企业家似乎是最乐观的,马云曾提出大数据时代将重新定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刘强东也在一次访谈中提出,共产主义可以在我们这一代实现。

 

可以肯定的是,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传统的社会理论和观念很快就会不够用了,生产关系和社会结构的推倒、重建一定是大势所趋。

往什么方向重建?现在还很难说,但大致而言,在财富分配上应该会或多或少地向多数的无产者倾斜,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是没有给“人类文明”抹黑吧。

 

重建的过程是怎样的呢?对这个问题,我是不敢乐观的——所谓生产关系、社会结构的重建,换句话说就是重大的利益调整,而推动利益调整的必然是矛盾冲突,单是想想底层劳动者、中产阶层被人工智能一步步替代后的心理落差、财富落差,就不应该低估矛盾、冲突的严重性。

 

遗憾的是,在这场矛盾中,未来的多数人并不像过去一样,可以用联合罢工作为谈判的筹码和防御的武器。这样看来,与机器对抗的多数人将显得空前无助,乞讨、请求机器包养,搞不好真的比其他任何求生的办法更有效?

 

不想向机器人乞讨?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屋顶,或许现在还为时不晚。

 

来自公众号:AI纪(ID:ygyobs)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