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的中国人 (一) 方女士

2017-10-17 21:55

我是在招婚广告上认识方女士的,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城市中,所以很快就见面了,一见面我就知道了我们是不会有下一步发展的,而且讲清楚了。但是我们还是有了一些联系, 两个原因,一是她说她很喜欢看书,看着我有那么多的藏书,想问我借书看,二是我初到这个城市,对于城市不熟悉,所以有时候与她作伴去附近玩。我们一起去过墨西哥,但是一天时间有半天化在海关排队上,回来时她见到一个OUTLET, 到了里面就舍不得走了,以至我再也不敢伴她出去了。 

我是一个对品牌很麻木的人,衣服都是MALL中的大众店买的,但是还是能看出方女士穿的都是名牌。用她的话说,在她的那个小群体中,她是领导穿衣服潮流的。她开着一个蓝色的小宝马车,而且还有残废人的停车牌,当然她是不残废的,这一点,我有了夏威夷的经验,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东方人多的地方,这些事是少不了的。

时至今天,虽然方女士的兴趣行为与我毫无共通之处,但是在我记忆中她不是一个很讨厌的人,其中一个原因是她的坦率。 当然我不知道她这种坦率是她的天性,还是她将我当为一个学者和长者尊重所特有的,她讲话是低音厚的女中音,声音不大,娓娓道来,不紧不慢,给人很诚挚的感觉。

她告诉我她来自桂林,那个风景如画的地方,至今她在那里还有房子,租给人家了,有一份不簿的收入。她在国内曾经经过商,是公司的第三领导。现在她住在女儿家,女儿是现役军人,是一首军舰上的护士,她说那是美国唯一的核动力舰,说时有点自豪。她享有美国的很多福利, 例如MEDICAID, 这是我们这些在美国工作了半辈子的人都不敢向往的,它负责你所有的医疗费,但是要求你的银行存款不能超过二千元,我们是不可能做到的。她看出我的目光有不解的神色,就主动告诉我, 她的存款都在国内,通过一个渠道每月可以转五百元过来。说这些时她都很平静,丝毫没有这是犯法的感觉,可能也不怪她,这里的中国老人,来了都是这么做的。


在她搬到这个城市前她曾经在旧金山住过一段时候,还有一件事我非常奇怪,她的英文非常差,她是怎么在美国社会生活的。有一次我们去打乒乓球我发现了答案,休息时,她竟然主动找一个白人去聊天,当然交流不容易,但是用各种办法, 手势和表情,她能交流。我一直非常佩服中国的女性,我认为她们的基因超过中国男性,有着一种中国男人没有的坚韧和勇气,适应新环境比男人容易。记得八十年代来美国闯生的中国人,与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完全不同,袋里一点钱没有,英语差得连简单的话都说不清,又聋又哑,又不会开车,那是非常艰苦的一场考验,自杀的有,退回去的有,死在车轮子下的有, 但是最多的是家庭解体。在这种考验下,女性在美国挺住的,走入白领阶层的要远远多于男性,而男性只能去饭馆打工,或在超市推小车,由于不甘地位的悬殊,独自回国的有,离婚的有,被抛弃的有,忧伤至死的也有。那是一段悲惨和壮烈的历史。

我看着她非常坦率,就直接问她,你与白人交过朋友吗,她说有,在旧金山,大约一年的时间。我问她那是个什么人,他说非常傀伟,有一米八十多高,他是开吧(BAR)的。我又问你们有性关系吗?她说有,她又说他有很多女朋友,回答仍旧非常平静。她继续说,她搬到这里来, 就是为了中断那个关系。

有一次我正在家里看书,接到她的电话,她说这么热的天,你还在家待着,来MALL吧,这里很凉快,她与一个朋友在这里玩。她说了一家商店名字,我除了对梅西这些商店知道以外,其他都是不知道的,不过我去了。 


不是很难找,是家非常高级的商店,里面几乎没有顾客,服务人员好多。我是从来不去这样的商店的,我非常讨厌那些高级商店中售货员那种打量人的眼光,一种狗眼看人低,判断你是否够格进这挡商店的眼光。记得我考取出国的时候,特许我去侨汇商店和内部商店去买一次东西,里面的服务员比顾客多,一个个站在那里没有事,就用这种目光非常不礼貌的直视顾客,我如芒刺背,很不舒服。后来到了美国中西部,那是美国民风最质朴的地方,有了不同的经验。 我不意进了一个高档商店,看到一个东西很奇怪,不知道干什么的,一个服务员走过来,拿出来给我解释,我非常不安,我是一个穷学生,哪里能买起这个东西,就跟他直说了,他说,不要紧,我知道你不会买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说着继续给我认真的解释下去。后来我也就习惯美国人的这种服务风气了。但是搬到夏威夷和加州后,我这些在美国东部中西部得到的经验又不适用了,我又慢慢回到中国时的心态。 

我很快看到了方女士和她的女伴,一个非常胖的女士,有着中国北方人的脸,方女士告诉我,她父亲是将军,我觉得不错, 她确实还有着那种直爽的气质。 

我很快弄清她们为什么要找我去了,原来她们要买一个提包,标价二千多元,可是她们不想要那个橱窗里的样品, 要想服务员去仓库中重取一个,可是服务员怎么也不明白,是骗我去当翻译的。我帮她们将这件事处理好了,她们又去看鞋,那里面的鞋都是价钱吓人的,她们坐到那个非常阔气的沙发上,立即过来两个服务员,跪在地上,给她们脱鞋,换上商店的袜子,然后再穿上商店的高级鞋,她们坐在那里,心满意得的享受这种服务,方女士告诉我,她们是商店的贵客,平时服务比这还要好,要给每个人一杯咖啡。 

在离开MALL时,方女士的女伴看着我的眼睛讲了一句我终身难忘的话:

“除了一身臭肉和肚子里一包稻草外,MALL 只有这一点虚荣可以给自己打气和鼓励了”

她无疑读出了我心中的话, 代我说出来了, 但是她自己说出来,含着一种自嘲和酸楚,是我没有的。不愧是将军的女儿, 我对她充满了敬意。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