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的皇后之谜

2017-10-13 08:03

秦始皇成年后,嬴政坚决拒绝立皇后,而且终其一生也没有立皇后。考古发现证明,秦始皇陵中各种设施和用具应有尽有,部署十分周密,可是却没有皇后陵。有人认为,这是由于秦始皇死后而皇后仍健在,秦王朝又很快覆灭,因此皇后未能葬在陵园内。可是,偌大的秦始皇陵园里面,却根本没有为皇后预留陵墓的位置。秦始皇的皇后是谁,任何一部史书都没有记载。而且,秦始皇后宫的任何资料也没有记载。涉及到秦始皇后宫的史料,只有秦二世胡亥即位后的一句话:“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于是把秦始皇的后宫全部诛杀。这是所有关于秦始皇的史料中惟一涉及后宫的记载,堪称一句话新闻。

因此,秦始皇就成为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后宫状况不明的皇帝。况且,他还是“始皇帝”,距离《史记》成书仅仅一百年! 我认为,这一不正常的状况与母亲对他肉体和心灵的双重伤害息息相关。 嬴政13岁即位,22岁亲政,长达九年的时间里,秦始皇没有立皇后;在22岁到50岁长达28年的统治时期,秦始皇也始终没有立皇后。这到底是为什么? 答案仍然是他的母亲。

因母亲带来的心理阴影终生伴随着秦始皇,致使他成了一个女人的仇视者,视所有的女人为不洁之物,就像他的母亲一样。可是他对母亲的感情又是奇异的。很少有人注意到,在母亲死后,秦始皇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位奇怪的女人。 这个奇怪的女人叫清,是巴郡的寡妇。《史记.货殖列传》中有寥寥数语的记载:“巴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清台。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非以富邪?”—清的先人因经营丹矿成为亿万富翁,清作为家族的后裔继承了这份家业,而且拥有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保护家业,此之谓“用财自卫,不见侵犯”。

秦始皇认为清是一名贞妇,对她非常客气,而且把清接到秦朝的首都咸阳安度晚年。清病故后,秦始皇又将清的遗体运回家乡安葬。不仅如此,秦始皇因为怀念清,专门在埋葬之地为她修筑了一座名为“怀清台”的豪华纪念碑,以供缅怀,以至于司马迁感叹道:清不过是一名穷乡僻壤的寡妇,竟然“礼抗万乘”,和秦始皇平起平坐,名声显于天下,难道不是因为她富有的缘故吗? 司马迁的感叹也许远远没有揭示出清和秦始皇关系的实质。

秦始皇对清的礼遇令人惊诧。最奇特的是,秦朝统一全国后,为了防止六国之人的反叛,把全国所有的兵器都收缴加以熔化,铸造成编钟和12个重达三万公斤的铜人,安放在宫中。

严苛的《秦律》也明文规定:天下兵器,不得私藏。可是秦始皇却能容许清拥有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这份礼遇早已远远超越了司马迁认为的是为表彰清的富有的程度。还有学者认为,秦始皇一生都在求神仙和不死之药,而清经营的丹矿是冶炼丹砂的最大企业;秦始皇陵中“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保守估计大约有100吨水银,同样需要丹矿冶炼提取,因此之故,才对清超乎寻常地礼遇。

可是,在清死后,秦始皇已经失去了继续怀念清的利益动机,怎么解释“怀清台”的刻骨相思? 宋朝的夏竦在《女怀清台铭》里批评巴清“妇越闺户,预外事,是非贞也;图货殖,忘盥馈,是非孝也;采丹石,弃织纴,是非功也;抗君礼,乖妇仪,是非德也”,指责秦始皇表彰巴清是“妇非所表而表之,表贪竞也;台非所筑而筑之,筑祸乱也”。夏竦以灵敏的嗅觉,也许还有不为我们所知的资料,态度隐晦,同时又旗帜鲜明地推翻了秦始皇对清的“贞妇”封号。夏竦到底在怀疑什么? 我认为,夏竦怀疑的是—巴寡妇清是秦始皇的恋人!在清身上,折射着秦始皇对母亲的奇特感情。这种感情一方面是仇恨,一方面又纠缠着莫名的恋母情结。尤其是对天性内向的秦始皇而言更是如此。

清的年龄大约比秦始皇要大上十岁左右,秦始皇把这份感情移情到了清的身上,清就是秦始皇母亲的“想像性的替代”。清死后,即使筑起了豪华的“怀清台”,秦始皇仍然无法消泯对清的刻骨相思,不久就在巡游途中病死,追随清的亡魂而去。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