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又退群!教科文组织到底怎么“得罪”特朗普了?

2017-10-13 05:59

仅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首次亮相联合国不足月余,美国便宣布将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这意味着,这个世界极具影响力的西方国家,今后将只寻求以永久观察员国身份,参与到这个同样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多边主义组织下辖机构的事务当中。

美国国务院在针对“退群”决定的声明中提到理由,除去充满“特朗普效应”的不满组织会费在不断增加,以及组织内部的改革并无进展,更批评该组织存有“反以色列的偏见”。而最后一点得到了以色列的强烈响应,并附和跟进退出教科文组织。

美国针对教科文组织此点的积怨可以追溯至2011年,彼时教科文组织的194个成员国以绝对比幅票数通过,把巴勒斯坦纳入成为正式会员,当时的美国和以色列对决定表示反对,而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领导的美国政府,随即中止向组织缴交会费。

教科文组织在2016年再次通过了对耶路撒冷圣地遗迹使用穆斯林名称的议案,被以色列指无视了圣地与犹太教的历史关系。而在今年,教科文组织又宣布将希伯伦旧城区列为巴勒斯坦濒危世界文化遗产——至此,种种事件均惹来了美国及以色列反对并导致了当下的“反目”退出。

过往在教科文组织中,由于有西方盟国帮衬,美国常谴责谴责俄罗斯而不受顾忌,但另一面,大量阿拉伯国家的加入,却让以色列逐渐变成了孤家寡人,这自然会引起带有亲以倾向的特朗普的不快。

而对于特朗普来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一个容易针对的目标。不止是出于帮扶盟友的因素,退出的决定,同样招致了外界将其解读成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主张,以及其对多边组织怀抱敌意的措施。的确,这无疑又一次显示了特朗普主张的“美国优先”政策,上任后已放弃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贸易相关谈判、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早前亦威胁退出人权理事会——这些都贴合了特朗普一贯以来的反对全球化的政策主张。

特朗普的做法是在对“美国优先”主张予以急切地落实,而这将对未来一段时间国际关系的基本氛围产生甚为负面的影响。过往,加强合作已是国际间的某种“政治正确”观,可现在,特朗普及华盛顿却领头打破,由此,国际合作及全球化的道德感召力和可信赖性都将受损。

教科文组织缺失两位成员的现况,无疑会导致全球合作的软实力会受到更多质疑,而与此对应的是,硬实力的权重和地位将被更多推崇。如若说,硬实力的强大就可拥有更多恣意的任性,那么,特朗普显然为其向世界做了如此标准的示范。

而在美国做出这些重大的退出决定后,原有的国际组织和多边主义机制能否坚持有效运行,美国放弃而留下的主导权真空能否经各方努力得到填补,皆将是严峻的考验。现在,美国已逐步将更多的原有多边机制冲散,但未来,这些机制能否因应激而致往后释放出更多、更大的能量,最终将美国再吸引回来?一切还有待观察。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