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何时会有自己的《出租车司机》?

2017-10-09 22:57

19805月的光州事件真人真事改编,韩国电影《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香港译为《逆权司机》,中国内地译为《出租车司机》)自八月初公映以来,观影人次已冲破1200万——这相当于韩国总人口数的五分之一。影片以令观者热泪盈眶的韩国民主化过程中的感人剧情,不仅屡破韩国国内票房纪录,更为与其邻近的中国两岸三地反应热烈。接下来,该片还将代表韩国,与中国内地派出的曾横扫国内票房的民族主义动作片《战狼2》角逐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影片虽未在中国内地正式上映,但已透过不同网络渠道观看到的网民纷纷评论,指影片对于韩国人民在光洲事变中争取民主的内容刻画,令人不禁勾起对于28年前的天安门事件的联想与回忆。而由此氛围渐浓的关于“中国何时能拍出一部讲天安门事件的电影”的讨论,也在中国本年度最重要之一的政治会议——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遭到了严格的舆论管制。

30年前左右的1980年代,中国北京和韩国光州分别发生的六四事件和光州事件,过程虽有几多相似,但结果大为迥异。而影片今日何以如此感动中韩两国人们的原因也在于,其中所描述的时代背景与人物际遇,更容易让亲历或听闻各自国家历史的人们感到共鸣、心有戚戚——只是,韩国人如今面对此片的心态,则恐怕更多会是“忆苦思甜”。

长期以来,韩国对于拍摄反政府示威历史题材的影片,仿佛有一种执念。从早期的《花瓣》,到《那年夏天》、《古老的庭院》,再到2007年的《华丽的假期》,还有2013年的《辩护人》……这些年来,以此为主题或背景的电影应接不暇。韩国如今能够拍出像《出租车司机》这样的影片,其实是与该片联系紧密的、后来的韩国民主转型所密不可分的。

作为一个“泛政治化”的社会,韩国民众自然经年以来不会抗拒以历史、社会事件为题材的电影,这在近来前任总统朴槿惠因丑闻下台之后,程度更甚。韩国的民主化进程已经用足够的时间,赋予了民众对政府不满就要表态,要修正歪风、反省独裁统治的社会氛围。

而韩国电影界自专制年代有一帮“敢言”人士打破禁忌发声以来,到民主化过渡之后,从业者普遍体认到创作自由让韩国电影享有的国际能见度及名利上的丰厚收益,致使了他们勇于选择用艺术表达政见、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艺术。因此尽管政府后来仍时有间接打压,韩国电影业至今依然发展繁盛。

正因由此,可谓韩国的转型正义与民主化社会气氛,造就了文化韩流的今日蓬勃与自由气息——而这一点,恐怕也在潜意识里勾起了很多中国人的遐想和憧憬。只是,用本土题材讲政治议题,在中国尤其是中国内地,可能至今没有多少电影人有勇气端起摄影机。

而与此衍生而来的,却是中国内地特有的一类政治电影的存在现象。将好莱坞类型片中国化的动作片《战狼2》,在此前取得了中国国内主流价值观和商业效益的双赢。主题虽同为涉猎政治题材,但《战狼2》与《出租车司机》的内里显示出了中韩两国全然不同的政治格局。

相较于《出租车司机》直面描绘历史事实而以悲凉的镜头蒙太奇,令观众触感伤情、禁不住眼泪,《战狼2》里捆绑了爱国主义的功夫战士,在热血激昂的特效之外却更难令观众对其心悦臣服。

现在,《出租车司机》已经不受禁锢地拍出了韩国的一段历史,那么中国,接下来有可能出现属于它的“金四福”吗?忆往看今,光州事件这个心结,韩国已经解开了,而中国为什么依然无法解开?是留给后者国家与社会的反思议题。当然,这不是讲今天中国定要照搬韩国的路,而是说应该要敢于直面历史,卸下包袱。不然,无论是执政党还是人民,心头总是有一块冰难以融化。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