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普调降中国信用评级有失偏颇,中国可自信泰然处之

2017-09-23 02:19

9月21日,美国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对中国债务水平提出警告。这是标准普尔自1999年以来首次下调中国评级。标准普尔在公告中称,尽管中国政府近期加大控制企业杠杆水平的力度,有望稳定中期金融风险趋势,但“我们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长速度仍不低,会继续推动金融风险逐步上升”,因此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短期债评级由“A-1+”调整为“A-1”,展望从负面调整至稳定。在目前五级信用评级中,“A”级为中高级投资级,与最高投资级“AAA”有较大差距。

借债务问题夸大中国经济金融风险,唱衰中国经济的论调过去十年一直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但是中国经济一直保持总体向上的良好态势。针对所谓的债务上涨幅度较快的问题,中国政府已有针对性地采取了应对措施,政策成效已经显现。但中国政府推动经济去杠杆化、削减债务的总原则是稳增长和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采取的不是美国式的迅速市场出清模式,而是有序、逐步方式,这让包括标普在内的很多外部机构失去了耐心。但操之过急,必然漏洞百出。

标普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背后的主要逻辑是债务累积的速度快于经济增速,从而导致风险,尤其是金融领域风险的上升。对哪些应算作债务,如何统计其规模,国内外存在分歧,即使是国外机构间有时也存在分歧。国际金融协会估计﹐截至今年年底﹐中国的债务总额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0%﹐而2008年底还不足180%。国际金融协会估计﹐截至2017年底﹐企业债务可能达到GDP的169%﹐政府债务可能达到GDP的47%。近年来中国家庭的债务水平也在不断攀升,今年年底家庭债务可能达到GDP的45%﹐而两年前还不足40%。而国际清算银行(BIS)的估计是,2016年末,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66.3%,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下降或持平,这是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连续19个季度上升后首次改变;我国信贷/GDP缺口比2016年一季度末降低4.2个百分点,连续3个季度下降,表明潜在债务压力趋于减轻。中国自己的统计数据也显示,目前债务总量虽在上升,但与2015、2016年同期相比,增速已经放缓。金融机构普遍感受到了较明显的去降杠杆压力。 

此外,2007年金融危机后,中国为调结构、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主动调降经济增速,经济增速从2007年14.2%的增速一路下调至2016年的6.7%。随着改革的逐步调整到位,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新常态,增速趋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以来也三次上调中国2017年经济增长率预期。在其7月24日发布的报告中预测今年中国经济会在2016年6.4%增速的基础上回升至6.7%,同时上调2018年的经济增速0.2个百分点至6.4%。世界银行在6月份的《全球经济展望》中虽然调降了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至6.5%,较2016年下调了0.2个百分点,但依然预计2018、2019两年中国经济增速依然会保持6.3%的较高增速。不排除未来一段时间,世界银行向上修正中国经济增速的可能性。

9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与世界银行(WBG)行长金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国际劳工组织(ILO)总干事莱德、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古里亚和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主席卡尼围绕“构建开放、活力、包容的世界经济”的主题,举行了“1+6”圆桌对话会。与会的国际组织对中国经济改革取得成就给予了高度肯定,认为随着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和各项政策措施的逐步落实,中国经济将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继续为全球经济增长做出积极贡献。

即使标普假设的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仍以不低的速度增长,由于中国政府持有的巨额政府资产、外汇储备、大量的海外净投资,中国完全有能力应对债务问题的干扰。

从中国社科院今年8月15日发布的报告看,在政府负债方面,2010年至2015年,如果计入社保基金缺口的参考值,政府总负债从约40万亿元增至约70万亿元;如果不计入社保基金缺口的参考值,政府总负债从约30万亿元增至约60万亿元。同期,中国政府总资产规模一直保持在110万亿元的较高水平,2015年超过125万亿元,与当年中国GDP的比值超过180%。即使按最大可能负债计算,中国政府净资产规模依然巨大,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只需审慎处理,注意防范局部风险,就能有效应对债务风险。对此,我们应该有充分的自信,中国不会发生系统性债务风险。 

但标普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不是对中国一定没有影响。目前,中国财政部正计划将向外国投资者发售约20亿美元的美元计价债券,这将是2004年以来中国首次发售外币债务。此时调降,会给发行市场造成一定的扰动。

此外,中国即将在10月迎来今年最重要的政治活动“十九大”。预计“十九大”上,中国将推出一套全面深化改革,推动中国全面发展的政策举措。在当前形势敏感的时刻,标普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无疑是在给中国泼冷水,让中国难看。

但只要中国继续当前的发展方向,标普调降中国评级的那些理由将会在发展中逐步得到解决,中长期内标普调降中国评级的错误一定会像所谓“中国崩溃论”那样不言自明。标普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不会对改变中国政府的发债计划,也不会打消国际投资者申购债券的热情。

标普欲借调降中国评级干扰中国政治走向的小算盘肯定是打错了。其所为再次警醒中国人,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日益增大,走出去的脚步愈加频繁,中国应从影响国际金融秩序、国际政治秩序的国家经济安全高度来看待信用评级的话语权问题,促使中国加快建设自己的信用评级机构,为中国经济、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更加客观的信用评价。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