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通话超江胡时期 一句话点破习近平缺席联大原因

2017-09-18 22:55

9月18日,正在纽约出席联大一般性辩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通话。这是特朗普执政8个月以来同习近平举行的第7次电话通话,也是两人时隔10天再次通话。这种高频次电话沟通,在中美外交史上当属罕见。

和习近平通话前,特朗普从9月15日至17日已经同墨西哥、英国和韩国领导人通了电话。其中,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也是3周以内第2次通话。

白宫9月18日公布的习特通话声明称,两位领导人讨论了朝鲜对国际社会的持续挑衅以及其破坏东北亚稳定的行为,双方一致同意通过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最大程度地施压”朝鲜。中国政府公布的习特通话声明相对较“长”。

中方声明说:“特朗普首先表示,美中两国元首保持密切接触和良好工作关系令人满意。今年,美中都有重要国内议程,希望这些议程都能顺利进行。我十分期待即将对中国进行的国事访问,相信此次访问将有力推动美中关系向前发展”。习近平在通话中强调,很高兴同特朗普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保持经常性沟通,提到两国各领域合作的重要性及特朗普年末对华国事访问事宜。最后,中方声明说,两位领导人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了看法。

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中美元首的沟通方式就呈现多样性,议题也更为复杂和聚焦。比如,奥巴马第二任期,习近平就同奥巴马举行过8次习奥会,6次通话,双方还通过电报和特使传口信的方式频繁开展高层互动。习近平还同奥巴马举行了不打领带的加州庄园会和瀛台夜话等会晤形式。

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元首的沟通模式延续了庄园会晤的形式(海湖庄园会),内容上更加聚焦(朝鲜核问题),也涉及经贸等议题以及两国关系的战略定位。但是,特朗普和习近平的电话沟通的密度和频率则远远超过前任。

中美元首热线开始于江泽民-克林顿时期。1997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期间和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商讨后设立中美元首热线。这也是中美建交以来元首间的首条热线。克林顿执政时期,中美元首总共通话6次。小布什上台伊始,中美因撞机事件关系冷淡,和江泽民并没有电话沟通。6个月后,也就是2001年7月,小布什才和江泽民举行了首次元首通话。

可以看出,特朗普执政不到8个月便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了7次电话沟通,这是中美外交历史上也是比较罕见的。不过,这恰好说明双方高层沟通的顺畅和、个人化和常规化,侧面反映出双边关系的重要性和复杂性以及彼此在地区及全球事务上保持沟通的紧迫性,都超过以往任何一段时期。

另外,习近平执政后,除了两国元首之间的热线外,双方还在副总理(比如美国财政部长、商务部长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之间)、国务委员等级别设立了热线沟通,以强化下级别高层官员的沟通。特朗普首次会晤习近平之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就于2月17日应约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 Mnuchin)举行了通话,双方就中美经济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特朗普借出席联合国一般性辩论之机致电习近平,也在情理之中,因为白宫对特朗普此次纽约行的设计就是联合国际社会加大对朝施压、斡旋巴以问题、商讨应对叙利亚危机等热点议题。而应对朝鲜核问题当属特朗普此次纽约行的头号议题。但是,特朗普最想就此沟通的领导人莫过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而习近平政府因筹备国内十九大等事宜,仅仅派出了外长王毅出席。

习特9月18日声明中也有暗示。特朗普说:“今年,美中都有重要国内议程,希望这些议程都能顺利进行”。这里所说的重要议程,就中方而言,具体指十九大以及中共反腐与改革议题;就美国而言,则指特朗普共和党政府和国会就预算、税改、移民改革等议题的讨价还价。这说明,特朗普及其幕僚们也在关注中国十九大议题的设定与成果。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