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与日本的关系将会持续加强

2017-09-14 07:20

9月13日~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再次访问印度,与莫迪总理举行他们之间的第十次会晤。这是中国与印度在洞朗地区的对峙结束后,印度迎来的第一位大国领导人。
 

近年,印日互动频繁,双方发展成为特殊的全球战略伙伴。2017年4月日本众议院通过了《日印核能协定》批准案,该条约于7月20日正式生效,由此解除了两国合作的一块绊脚石。5月,印日声称要合作打造从亚太到非洲的“自由走廊”,也是着眼牵制“一带一路”找到了利益汇聚点。此次安倍访印,可能推动双方战略合作取得诸多方面新进展。
 

一是日本更加助力印度经济发展。印度已是日本官方海外发展援助的最大受益国。为帮助印度打破经济增长的瓶颈,日本对印开发援助将进一步优先应用于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印度拓展交通运输网络,包括修筑更多关键线路的铁路、公路(高速公路)、港口、电力等联通项目。其中,德里至孟买工业走廊、清奈至班加罗尔经济走廊以及印度东北部地区互联互通工程将是日本开发援助特别予以支持的。
 

历史上,日本投资对印度经济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从2000年到2007年,日本总共在印直接投资了约250亿美元。目前,日本是印度的第三大外来投资国,承诺将在2014至2019年间再投资350亿美元,以促进印度制造业和基础设施领域的发展。日本还计划在印度不同邦建设12个产业园,而目前,除了东部和东北部地区,日本的投资项目和工业园已在印度遍地开花。

 

二是推进日本新干线高铁在印建设。2015年印日签署建设由孟买至艾哈迈达巴德的高速铁路协议,完全采用日本新干线系统。日本不惜代价,提供约占总项目规划金额85%的低息贷款,年息低至0.1%,并且破例将贷款偿还期延长到50年。但由于印度方面的拖沓,该项目建设仍未正常启动,让日本把新干线打造成“国际形象工程”的愿望一延再延。为此,今年7月7日二十国集团汉堡峰会期间,安倍在与莫迪的会晤中表达了希望印度加快进程的想法,印方后来承诺在安倍此次访印期间正式启动这一高铁项目,2018年全面开工,2023年竣工。
 

三是共建“亚非增长走廊”,牵制“一带一路”。在2017年5月23日召开的非洲开发银行年会上,印日共同推出了“亚非增长走廊”计划,双方致力于携手在非洲建设经济特区。第一个经济特区可能设在肯尼亚的蒙巴萨港附近,此港主要由日本援建,是日本进入东非市场的门户,印度企业在东非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和存在,双方的联手具有以点带面共同受益的考虑。
 

对“一带一路”的牵制则体现在,日本积极介入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2017年4月,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与印度中央政府签署协议,日方将在“改善东北道路网络连通项目”第一阶段向印提供超过6700亿日元(约合60亿美元), 用于建设米佐拉姆邦NH54公路和梅加拉亚邦NH51公路。双方更决心促成2016年安倍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与莫迪提出的“东进政策(Act East Policy)”相互对接,尤其是印日合作建设将印度东北部地区经缅甸与东南亚地区相联通的基础设施项目。
 

四是大幅提升印日战略伙伴关系。作为“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的一部分,日本可能极力游说印度同意澳大利亚加入美日印“马拉巴尔”海上军事演习。2015年日本正式加入了“马拉巴尔”海上军演。澳大利亚至少从2015年就开始讨论要加入。2017年5月,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里斯·佩恩公开表示很有兴趣加入“马拉巴尔”军演,但在2017年4月29日第三次印日澳三方高官会上,印度并没有同意澳方加入。然而,经历了与中国在洞朗地区的对峙,印度是否有可能放下对中国感受的顾忌,间接促成“四国海上同盟”的成型,值得密切关注。
 

总之,印日战略伙伴关系肯定会进一步增强。对中国而言,需要继续保持战略定力。日本主要谋求的是与印度的战略合作,经济收益是次级目标。而印度的主要目标是引进日本的资金和技术,战略及安全合作属次要。只要美国的对印、对华政策不发生重大变化,日本和印度都不大可能奉行敌视中国的政策。同样,我们也不必因日企更多进入印度市场而感焦虑。对印度而言,最希望看到的是中日共同竞争印度市场,以左右逢源。事实上,以印度营商环境之差,让日企继续“交学费”、间接推动印度改善投资环境,未尝对中国没有好处。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