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偶像”昂山素季为何对种族清洗坐视不理?

2017-09-14 06:00

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曾经象征着缅甸民主斗争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现已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缅甸若开邦上月起爆发暴力冲突,针对罗辛亚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口的军事镇压,已经导致几十万该族群平民离开了他们在缅甸的家,进入孟加拉国或滞留边境,一些罗兴亚村落更被纵火焚毁。

几十年来,罗兴亚人在这个以佛教徒为主的国家一直遭受着暴力和歧视,但更糟糕的是,他们现在还必须要躲避被缅甸军方发动的军事行动所虐杀的困境,逃离这场被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称为“教科书般的种族清洗”。

作为缅甸国务资政的昂山素季,于国内政坛地位已是举足轻重,她对罗兴亚人问题的取态也备受关注。然而,昂山素季近来在罗辛亚人的问题上,一直保持着不同寻常的沉默,去年,其更要求国际社会停用“罗兴亚人”字眼,而以“孟加拉人”代之。

国际舆论对她的作为普遍倍感失望并评价负面,继而包括图图大主教(Desmond Mpilo Tutu)、马拉拉(Malala Yousafzai)等有识之士在内的各界声音,呼吁其出面维护缅甸国内法治并制止冲突,为让离境难民返回家园作出努力——考虑到昂山素季过往曾是政治犯的经历,这些呼声尤其令人感到沉痛。

昂山素季曾因争取民主而遭缅甸军政府软禁15年,后伴随着缅甸近年的逐渐民主化,在她所属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于2015年的选举中赢得压倒性的胜利后,才得以迈向这迟来的执政之路。

但曾以和平方式抗争国内强权,而为世人敬重的昂山素季,现在却未有为自家门前的人道危机发声。相信无论是出于政治考量,担心发声会危及她及其所在政党下届选举的选情,还是几乎已成为民主斗士在奋斗之路上难以挣脱的“换位置就会换脑袋”的政治规律,昂山素季未能履行其民主信仰和道德义务,将罗兴亚人与若开人多年来在历史、种族、宗教的对立化干戈为玉帛,背后总是事出有因。

或许在很多同情罗兴亚难民的人心中,会十分疑惑昂山素季为何不充分发挥其看上去已然是说一不二的政治权力,而使这些所有的问题都得到迎刃而解——可惜,现实并非如此。按照宪法规定的分权协议,昂山素季虽于2016年被任命为国务资政,但根据缅甸现行宪法,她却不能担任总统,并且军方实际上仍控制着该国很多权力机构。

同样来自这份于2008年由缅甸军政府高层起草的宪法的限制,里面清楚列明了该国所有军事力量均由缅甸政府军领导,亦写明国内安全威胁,是由军方、而不是警方处理——而若开邦的冲突正属国内安全问题。根据宪法规定,处理此次事件的主导权在军方,而不是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府当局。而这样的约束还意味着,不仅是在罗兴亚人问题处理上,政府当局在诸多方面的行动上,都将面临受制于军方这个影子政权的干预与制约。

而根据另一份由缅甸政府1982年颁布的《缅甸公民法》,罗兴亚人被划成孟加拉人,在缅甸属于非法移民。虽然人数超过100万,且在若开邦居住了数代,但身在缅甸的罗兴亚人对于缅甸主流民意看来,他们仍然是外来人,语言和宗教信仰的不同,使得前者一直被视为异类而遭受国内主流族群的边缘化与排挤。而昂山素季作为缅甸民选的执政领导人,又怎可能会妄然不顾民意和选票流失,且在不尊重宪法的现实环境下,公开为罗兴亚人的人权问题鸣冤呢?

于是,才有了昂山素季日前回应若开邦冲突时,强调不容恐怖主义在缅甸落地生根,批评有人散播失实消息,让恐怖分子得益——这种激发外界批评更为激烈,似乎是在混淆反恐与人权的模糊问题的对策。

毕竟,罗兴亚难民问题以及缅甸国内错综复杂的民族问题,对昂山素季来说,就好比是危险的陷阱,稍有不慎便会危及自身政权的执政地位。试想,一旦昂山素季表态支持罗兴亚人,便很可能会给选民们留下不忠的嫌疑,进而令其在佛教徒占国内总人口九成的国家中的支持度受到削弱,另一方面,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做法,更有可能成为缅甸国内政敌,今后攻击她的上佳把柄。

故以目前看来,昂山素季并不会也不愿意为人权理想踏出这一步,但面对数以万计、流离失所的罗兴亚人,昂山素季又能做什么呢?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