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对朝制裁”为何终将变为废纸一张

2017-09-14 05:14

北京时间9月12日晨,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通过针对朝鲜第六次核试验的第2375号决议。这份据说为“有史以来对朝鲜最严厉”的制裁决议,被韩联社评价为“首次将被视为平壤政权生命线的石油列入制裁名单”,因为它不仅明确规定了向朝鲜出口石油(不得超过400万桶)、液化天然气的限额,同时还全面禁止朝鲜的纺织品出口,冻结其劳务对外输出——这两项被认为是朝鲜当下所剩无几的创汇渠道。

不仅制裁决议文本空前严厉,大国的态度也更趋一致:美国在惋惜此决议终究没有达到特朗普此前声明所要求的更为严苛的程度的同时,毕竟还是为该决议“在纵向对比上的进步”而表示肯定;中国则强调“各方都要全面、完整地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有关规定”。

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摧。然而,国际社会并不能把平壤政权怎么样。这次所谓的“史上最严制裁”终究还是将如它的前任、前前任们一样,成为历史的过客,见证朝鲜核弹与导弹齐飞的历史性“新突破”。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从朝鲜主观动机上讲,正如笔者所一再强调的,金正恩已将拥核作为保障四层核心目标的根本手段——朝鲜国家生存、劳动党政权生存、金氏家族统治延续、金正恩本人统治延续,因此中国加强外部制裁只能迫使其加速发展核武。这意味着,对于朝鲜而言,核弹+导弹已不再仅仅是一种武器,而是其最高统治者个人以及整个统治集团安身立命的合法性来源和依靠。金即是核,核即是金;金不可一日无核,故去核必先去金。然而,在国际社会做好冒着全面核战争的危险也要对朝鲜发动一场凶多吉少的斩首行动或政变之前,面对朝鲜已经拥核且实现“两弹合一”的现状,此时此刻还谈“实现半岛无核化”(即改变朝鲜已经拥核之现状),不是痴人说梦,就是滥用夸张的修辞手法。用普京(Vladimir Putin)的话说就是:“平壤宁可‘吃草’,也不会就这么放弃核武计划。” 

其次,参考历史经验或许有助于我们理性认知朝鲜核野心的本质。从整个人类历史上看,从来没有一个有核国家能够在外界的制裁压力下屈服,最终同意弃核的。或许有人会说乌克兰和南非,但这两个例子和朝鲜全无可比性。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是除了俄罗斯外唯一继承少部分苏联核武库的前加盟共和国。面对这“飞来横核”,经济捉襟见肘的基辅当局在西方的“善意劝说”面前从善如流,愉快地实现了和平去核。可是,须知,乌克兰的核武库并非是乌克兰政府像如今朝鲜一样顶住国际压力、力排万难才取得的,而是一笔不自意获得的“意外之财”或“意外之负担”。对当时的乌克兰而言,显然核武库的保养和维持是一项巨大的负担,同时一心想融入西方,自然没有必要抵制“去核”。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十多年后,在克里米亚危机中惨遭昔日“大哥”肢解,这时的乌克兰朝野上下无不怀念当年苏联的核遗产——如果乌克兰还是一个核大国,那么普京大帝或许也不敢贸然下手吧。相信乌克兰人的痛苦与反思会在朝鲜引发共鸣,而这必然会更加坚定金正恩的进一步拥核决心。

另一个人民津津乐道的成功案例是南非。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南非政权更迭这一最关键的事实。南非白人政权长期实行种族隔离,不仅为全世界所孤立,更是遭受其他非洲大国、邻国的直接军事威胁,因此开展核武计划并实现拥核。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中期,白人政权因南非国内原因而几近崩溃。最终,南非和平过渡为一个民主国家,曼德拉于1994年成为该国首位黑人总统。随着原先白人政权的种族隔离法案被废除,南非不仅一夜之间获得全世界的承认,更与此前磨刀霍霍要进剿南非的非洲诸国成为兄弟。外部威胁骤然消失,南非自然没有继续维持核武库的必要,因而接受国际社会的无核化安排。可见,如果要在朝鲜实施“南非模式”,那么首先就需要对金正恩进行政权更迭。试问,国际社会对此做好准备了吗?

如今的朝鲜,同印巴一样都已经在事实上成为核国家,所缺的无非是一个名分而已。而印巴“先是不顾反对悍然进行核试验,然后‘硬扛’制裁,最终迫使国际社会解除制裁并接纳其核国家地位” 的成功案例正在不远的前方向金正恩招手。

第三,我们再从朝鲜社会经济发展状态来预测此次制裁能否奏效。早在2006年朝鲜第一次成功试爆核弹之前,朝鲜就一直是以西方大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长期孤立、敌视的对象。冷战结束后,随着苏援的终止,朝鲜一度陷入困境;而随着俄、中先后与韩国建交,朝鲜在政治上“被抛弃”感俞强,在安全上焦虑日甚。

2006年朝鲜成功试爆第一枚核弹后,国际社会加强了对朝制裁。仅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制裁决议就有近十项:2006年的第1718号决议(针对首次核试验)、2009年的1874号决议(针对第二次核试验)、2013年1月的2087号决议(针对朝鲜发射卫星)、2013年3月的2094号决议(针对第三次核试验)、2016年3月的2270号决议(针对第四次核试验)、2016年11月的2321号决议(禁止朝鲜的煤炭出口和铜、镍、锌、银的进口)、2017年8月通过的2371号决议(禁止朝鲜所有的煤炭、铁、铅、海鲜的出口,同时对朝鲜对外贸易银行和劳务输出进行限制),以及2017年9月12日通过的所谓“史上最严”第2375号制裁决议。

然而,制裁并没有什么用。一次次愈加严厉的制裁,不仅未能直接阻止朝鲜的核试验、导弹试射,甚至连削弱朝鲜经济、国力这个次要目标都无法达到。国际社会惊诧地看到,饱受制裁之苦,勒紧腰带炸核弹的朝鲜,其经济状况在最近几年竟然奇迹般地“触底反弹”、开始稳中有升。这又是为何?

据韩国银行(Bank of Korea,韩国的央行)7月21日发布的测算数据,2016年朝鲜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3.9%。这意味着,在国际社会强力制裁的重压之下,朝鲜的经济增长率由2015年的-1.1%直线上升,由负转正。

不仅如此,即便是横向比较,朝鲜最近的经济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譬如韩联社就认为,这是朝鲜经济增速时隔8年反超韩国(2.8%)。与此同时,韩朝两国的人均收入差距也由22.2倍缩小为21.9倍。专家认为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因为2015年的干旱造成朝鲜上一年度经济数据基数减少,故使得2016年度同比增幅增高。也有分析认为,这是因为金正恩下达指令,要求朝鲜加强矿产生产所导致的,譬如殷栗矿山就提前十天超额完成了上半年度铁矿石生产计划。

不仅朝鲜国内经济在回升,其对外贸易在制裁的阴影下也并未收到实质性影响。据韩联社报道,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rea Trade-Investment Promotion Agency,简称KOTRA)7月21日发布的报告《2016年朝鲜对外贸易动向》称,朝鲜去年对外贸易额(不包括韩朝贸易)为65.5亿美元,同比增涨4.7%。去年3月起联合国安理会实施对朝制裁,朝鲜贸易额不减反增实属意外。

具体来看,朝鲜去年出口额为28.2亿美元,同比增涨4.6%,进口额为37.3亿美元,同比增涨4.8%,贸易逆差为9.1亿美元,同比扩大5.4%。朝鲜出口最多的产品为煤炭等矿物原料和服装等,两者占贸易总额的68.1%。矿物原料出口额同比增涨10.2%。涨幅较大的还有鱼类、甲壳类,出口额为2亿美元,同比增涨74.9%,占比从4.2%提高至6.9%。朝鲜去年煤炭出口大增12.5%。KOTRA方面表示,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煤炭出口量及出口额设限,但民用煤炭除外,因此煤炭出口受到的影响有限。加上前半年出口价格上涨,出口额有所增加。

韩国银行根据朝鲜宏观经济数据做出的分析也同样表明,在金正日执政的17年中(1994-2011),朝鲜实际经济增长率仅为0.2%,而其子金正恩在2012年上台后,近5年来朝鲜年均经济增长率为1.2%,比其父统治时期整整多出一个百分点。

为何朝鲜在遭受外界更强大制裁压力的金正恩时代,却能一方面较其父、祖更为成功、迅猛地发展昂贵的战略武器,同时还保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对于这个“正恩谜团”(the myth of Kim Jong-un),有专家认为这是金正恩比其父祖在战略上更为坚定(坚定不移地发展核武器,不受任何阻力的动摇),同时在策略上却更为灵活,尤其是在经济领域推行重视保障人民温饱水平的实用主义经济政策(有学者将其与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农村制度松绑进行比较)。该解释是否说明朝鲜近五年来经济增长的本质和动因,我们姑且不论,但国际社会愈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已经被朝鲜有效规避,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综上所述,站在金正恩的角度,无论是借鉴印巴的“成功案例”,还是汲取乌克兰惨遭肢解,利比亚、埃及、叙利亚惨遭颠覆的失败教训,都没有理由“自毁长城”。无论是从朝鲜金正恩政权主观动机、决心来看,还是从国际社会所实际掌握的技术、军事手段、政策工具来讲,想依靠经济制裁就迫使朝鲜弃核、就范,无意于与虎谋皮。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几周之后,甚至几天之后,朝鲜就将以新的核爆和试射来回应已成废纸一张的“联合国2375号决议”。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