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新南向与“戒急用忍”政策

2017-09-14 03:26

蔡英文自从2016年五二0上台以后,不仅积极的推动“新南向政策”,也以“维持现状”的主张,希望与中国大陆展开对话。可是就因为她不接受大陆所主张的“九二共识”,两岸的气氛不断逆转。

人们原本期待蔡英文在今年五二○就职周年时,对两岸关系的僵局能够释出一些善意,或提出一些解方,但这个期待还是落空。蔡英文不仅无意改变现行路线,反而还走向更强硬。

蔡英文的核心论述是,台湾已经民主化,有关“一个中国”并非她说了算,习近平必须摆脱窠臼,对一中原则释出弹性空间。她也反复申论:“这是个不一样的世界”,所以中共领导者必须拿出不一样的作为。

至于蔡英文心目中所谓的“不一样的世界”,可能就是正在全球蔓延的以“去中心化”为特征的民粹主义。这在台湾,则表现于民众支持台独比率的升高。她认为依此趋势,习近平必须作出让步,否则便是“违逆世界的潮流”。

●蔡英文拒绝“金钱外交”

可是中国大陆对台湾的作为并未如蔡英文所愿,2017年6月13日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巴拿马副总统兼外长德尚玛洛签署“中巴建交公报”,巴拿马并与台湾断交。王毅对此表示巴拿马政府作出这一重要政治决断,完全“符合时代发展进步的潮流”,完全符合国际社会形成的“一个中国”格局。

一个是“违逆世界的潮流”,一个却说是“符合时代发展进步的潮流”,两岸新一波的较劲显然已经展开,所以蔡英文针对台巴断交说:“尽管失去了一个盟邦,但我们拒绝以金钱竞逐外交的态度不会改变”,她更批评大陆说:“附和北京当局的逻辑,无异是向威胁屈服,更将扼杀我们自己的生存空间”。所以坚持与大陆进行“金钱外交”是蔡英文批评中巴建交的主轴。只是两岸过去从事“金钱外交”,为何会变成蔡英文痛恶的对象呢?

其实,台湾在国际社会的处境一直相当困难,所以从两蒋时代起,在“外交国数字的迷思”之下,就不断的动用外汇存底去巩固邦交国。李登辉与陈水扁时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对邦交国更是出手大方。例如,1997年9月巴拿马召开国际运河会议,当时李登辉未受邀,就以金援1.5亿美元换取出席及致词。而陈水扁、马英九出访邦交国之前,也都备妥援助计划,绝对不会空手到。

蔡英文上台以后,就曾表明:“传统定义里面的金钱外交早就已经结束了,而且不应该存在”,她还说,因为台湾已经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台湾,做的很多的事情,必须要受到检验,也必须受到法规的约束与受到国会监督,所以她坚持不做“金钱外交”。

事实上,台湾的“金援外交”是从“援外政策”转向而来,过去因缺乏法制化,以致于漏洞百出变成“金钱外交”,直到2009年5月马英九政府才正式对外发表第一本“援外政策白皮书”,确立未来台湾援外工作将以“进步伙伴、永续发展”为政策主轴,并以明确的目标、策略与作法,建立专业及有效的整体援外制度。所以,“金钱外交”不可行,但是“援外政策”却不能停摆,这是一种国际责任。

当然,台湾需要有一个“国际空间”的思维,主要是在冷战结束以后,李登辉当政时期,为了台湾的经济发展,必须为台湾找到一个“后院”,以扭转台商过度前往大陆投资的方向,这也是影响后来台湾外交走向一个很大的转变,那么在1990年代台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台湾急于向外寻求发展?当时国、民两党又提出什么样的战略思维,让台湾逐步在国际社会走向跟中国大陆对抗的道路?这一切当然必须从头说起。

●李登辉的“戒急用忍”

冷战结束以后,台湾对地缘战略的思考有了一个全面性的改变,这个改变主要是源自于两个基本的假设:一是认为冷战后政治性安全问题的重要性渐为经济性问题所取代;二是认为超级霸权所主导的全球性权力结构将被区域性权力结构所接收,这也意味着区域性政经力量的互动,尤其是经济权力将凌驾于以往全球性政治权力的运作。因此,台湾的战略选择就一直被乐观地期待为可以采取政经分离的战略,让台湾主动靠向美国的势力范围,并借着美国的力量向开发中国家扩展。

冷战后最早提出台湾新地缘战略观的是台湾学者李文志,在他所著的“台湾的亚太战略”里,他认为台湾可以采取“南联、西和、北进”的政策,透过各种区域经济组织,尤其是APEC的运作,把东协、纽澳作为台湾发展的“大南方”,在这样的战略布局下,台湾就可以成为“北方”的美、日等发达国家的中介桥梁,当台湾的中介位置确立,便能形成一个“中介--缓冲”的地位,迫使中国大陆主动寻求与台湾在政治上和解,在双方“合则两利”的前提下,中共将会以经济理性取代政经逻辑的思考模式,如此就可确保台湾安全。

只是,在这样的地缘战略规划中,“南联、北进”是由台湾采取主动性,“西和”却是被动的等待中共的和解,使得李登辉时代的国民党政府虽然接受了这个战略构想,却把它改成一方面采取“南向政策”,一方面却对中国大陆采取“戒急用忍”的不平衡战略,于是台湾的发展被导入东南亚,而忽视西边崛起中的中国经济实力。

结果是台湾在选择把自己定位成南北中介桥梁之时,政策上也维持向美、日倾斜,发展上则向南方边陲国家靠拢,这种战略定位把台湾陷入既非已开发,也非开发中国家的困境,台湾的角色除了继续扮演冷战时期美国围堵战略中“海岛防御”的先锋之外,就只能认定日本是最能领导亚洲,并期待建构以日本为首的“雁行战略”发展型态。

于是,整个“南向政策”其实更依赖美日同盟所给予的安全保障,也背离了李文志原先规划“南联政策”的区域链接战略,无法让台湾周旋于美国、日本、大陆与东协等国家间的互动,让台湾失去在亚太地区竞逐权力的机会。

毕竟,在1993年以后,美国逐渐采取对中国进行“积极交往”的政策,一直到1997年双方更建立了“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促成美中两国在经济上更行互补,安全上也具有合作性。台湾所面对的压力已是来自于美国与中国之间的“东西拉距”,而不是南北“承上拉下”的中介角色,也就是缺乏“西和”的功能,台湾战略纵深就缺少全方位的坐标意义。

这不但使得台湾在政治经济上的地缘战略失去主动出击的动力,处境上反而更为艰难。虽然后来国民党政府又推出“亚太营运中心”的构想进行补救,但因为“戒急用忍”的政策没有松绑,在缺乏大陆参与和1997年所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下,“亚太营运中心”的政策最后也变成一项失败的政策。当然,政府政策失败的效应,反而造成企业反向更往大陆投资的后果。

●民进党的“强本西进”

针对这种战略不平衡的状态,1997年10月民进党在党主席许信良的领导之下,曾发表一项“跨世纪建设蓝图--国土发展计划”,改采主动性发展,回到把台湾建设成“海陆接口、东西桥梁”的角色。

这个战略构想,基本上是承认台湾的定位“不是中心,也不是边陲,而是东西两大文明以及海权、陆权交会的中介地位”,因此主张把台湾划分为北中南东4大区域向国际扩展,其中北区作为亚太经贸的信息流通枢纽,中区则作为经略华南的产业技术通路地区,南区则作为面向世界的南方港湾基地,东区则作为环太平洋的软件休憩绿廊,让台湾具有全方位的国际发展空间。

同时,民进党内以许信良主席为首的美丽岛系,也提出“大胆西进”的主张,以弥补“西和”的缺口。在政治战略上他们以“历史终结论”的世界观出发,希望顺应国际潮流,不沦为国际异端,不挑战国际秩序,不刺激中国,不谈台独。在经济战略上,接受经济自由主义的观点,期待以投资中国市场为主轴,带动台湾产业升级的边际效应。

这就形成一种“经济实体化”、“政治虚拟化”的战略观,也是以经济为主轴,不谈政治、不碰政治问题,让政治问题模糊化。这种论点其实是美国对中国所采取的把经贸与人权议题分开处理的“积极交往”模式的翻版,并没有跳脱冷战终结以后两岸在政治上的历史缺口。它也是一种在全球化架构下,以经济为取向的发展模式,忽视台湾内部正在勃兴的本土化运动。

就因“大胆西进”的主张有上述的缺陷,于是民进党内以“新潮流系”为主体的派系就发出强烈批判,他们另外提出“强本渐进”的主张加以抗衡。“强本渐进”的主张,在政治上是强调“历史未定论”,认为冷战虽结束,但却呈现和解与冲突的失序状态,因此认为台湾应持续凝聚国民意识,突破中国的外交封锁。在经济上,则接受经济民族主义的观点,期待以改善国内投资环境、研发与教育经费的投入为主轴,以创造产业升级,强化国民经济的自主性,并与中国保持距离,避免造成被中国经济磁吸的效应。

由于“大胆西进”与“强本渐进”的观点形成两极对立的状况,1998年2月民进党内部就举办了一场“中国政策辩论会”,双方修正自己的观点,最后凝聚成一个“强本西进”的共识。“强本西进”主要的共识呈现在应该与中共进行全方位的谈判,而不仅是在三通方面的谈判,其中更具体的主张是“不接受一个中国政策”,也认为主权不能作为谈判的标的。

可以说,“强本西进”的主张是一种“政左经右”的模式,经济上期待与中国连结,政治上却希望远离中国。这种型态的交往模式,并没有脱离政经分离的思维,也反应全球化时代,台湾受到全球化与本土化激荡的矛盾处境。它的进步之处,在于民进党虽然仍主张采取政经分离的交往模式,但却比国民党的“戒急用忍”政经双禁制政策要来得进步一些。只是,其中也显现了民进党虽然主张经济上应勇于与中国接触,但政治上仍呈现长久以来存在台湾社会的“恐共症”。

●蔡英文式的“戒急用忍”

由于民进党有“强本西进”的政策主张摆在那里,加上蔡英文总统在李登辉时期,一直担任李登辉总统府的国家安全会议幕僚,所以她除了受到李登辉对大陆推行“戒急用忍”政策的影响之外,蔡英文也替李登辉规划出1999年7月9日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所提出的“两国论”。

就因为有这个因果关系,蔡英文除了在对岸眼里背负“两国论”原罪外,她对于中共外交操作的反应,也如同李登辉对中共采取“戒急用忍”的政策一样。例如,蔡英文在台湾与巴拿马断交以后,她除了开始严审大陆官员来台交流之外,也对台湾的退役将领到大陆访问采取严格管制的措施。

这项规定不仅是对两岸政策再度采剎车,也是对台湾退役将领到大陆接受中共“统战”的反动。

只是,严审大陆官员来台与管制退役将领登陆,这本来就是蔡英文接受李登辉“戒急用忍”的一种操作模式,如果蔡英文无法摆脱李登辉“戒急用忍”的魔咒,两岸关系未来趋向更紧缩,想必是无法脱离的宿命。而这对于台湾前途来说恐非佳音。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