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与特朗普会谈前景难乐观

2017-09-13 21:55

在结束了对哈萨克斯坦的访问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登机前向媒体表示,自己已经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约定,在不久后的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私人会晤。埃尔多安特别强调,他与特朗普的会面将会“涵盖所有议题”。在当前土耳其和美国关系微妙,以及中东地区局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埃尔多安和特朗普的会晤,很有可能会成为未来中东格局变动的“风向标”。

尽管土耳其和美国是传统的盟友,而且两国都是“北约”(NATO)成员国,但是双边关系近来摩擦不断。特朗普和埃尔多安的性格又比较类似,都是属于气场强悍的外向型政客,私人关系也似乎不佳。土耳其和美国不仅在一系列地区问题上,尤其是叙利亚库尔德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在是否引渡旅居美国的土耳其人法图拉•葛兰(Fethullah Gulen)回国受审,以及美国对于伊朗经济制裁的新方案等问题上,都存在矛盾。

在叙利亚问题上,尽管当前叙利亚国内局势逐渐趋于平稳,尤其是叙利亚西部地区在美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约旦等国的协调下,成立了南北两个“冲突降级区”,帮助叙利亚逐步实现和平,但是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控制区,仍然成为了土耳其和美国、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冲突点。土耳其认为,叙利亚库尔德人在叙利亚东北部已经建立了事实上的自治机构,其主导政治力量“民主联盟党”(PYD)及其领导的“人民保卫军”(YPG),实际上是土耳其国内库尔德反政府武装“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分支机构,因此主张加以遏制和围剿;而美国和俄罗斯都认为,“民主联盟党”是叙利亚战场上打击伊斯兰极端组织的重要盟友,因此主张予以帮组和保护。

在引渡“葛兰运动”(Gulen Movement)领导人法图拉•葛兰的问题上,土耳其认为,法图拉•葛兰就是去年7月份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的幕后策划人,而且认为推广“伊斯兰教”、在“教育”“慈善”领域十分活跃的“葛兰运动”,在土耳其国内有着很庞大的网络,埃尔多安更是称之为“国中之国”,认为应当予以铲除;而美国则认为,葛兰在美国是“合法旅居”,美国政府无权干涉葛兰的去留,土耳其要求引渡葛兰的主张应该交由美国法院裁决。而美国则要求土耳其释放近期拘押的美国公民安德鲁•克雷格•布隆森(Andrew Craig Brunson),而土耳其则认为布隆森是“葛兰运动”的成员,也要求美国“等待土耳其的法院裁决”。

除了叙利亚和引渡葛兰的分歧之外,近来土耳其也因为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而“躺枪”。数日前美国司法部要求逮捕土耳其前经济部长泽弗•卡格拉杨(Zafer Caglayan)、和土耳其国有的人民银行(Halkbank)行长苏莱曼•阿斯兰(Suleyman Aslan),认为这两人都与当前被美国司法部门拘押的、具有土耳其和伊朗双重国籍的商人里扎•扎拉布(Reza Zarrab)关系紧密。扎拉布被认为破坏了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行为。面对美国的指控,埃尔多安则认为,美国是存心“针对土耳其”。

上一次埃尔多安访问美国,还要追述到5月份,当时访问之前的埃尔多安与特朗普之间关系还算融洽,埃尔多安还曾经对于特朗普抱有很大的希望,尤其是特朗普在4月份土耳其修改宪法公投结束后,向心满意足的埃尔多安发去了“贺电”,这在当时被认为是特朗普和埃尔多安两人关系趋近的信号。然而五月份的会谈中,埃尔多安和特朗普之间并不是非常愉快,而随后埃尔多安的保镖还与土耳其驻美国使馆外的抗议人群发生了冲突,“拉黑”了埃尔多安在美国民众中的形象。时隔四个多月之后,埃尔多安又要访问美国,土耳其和美国之间的矛盾议题仍然存在。特朗普和埃尔多安能否谈出什么“新成果”,恐怕人们难以太过乐观。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