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重蹈的覆辙:《文涛拍案》没落史

2017-09-13 05:59

从来没想到有这天,开播18年的《锵锵三人行》就这么停播了,还记得仿佛昨天的学生年纪,中午边吃午饭边看,讲到黄段子会尴尬,但依然默默记下到学校讲给同学,现在回想那个年纪,简直就是替老窦给同学们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之后节目慢慢转型,讨论热门事件、艺术、思想、国际形势……每每都感触良多。

其实这也不是窦文涛被停的第一个节目,之前可能还有很多,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文涛拍案》,那种风格当时也是见所未见,讲的更是古怪离奇、声声入耳。

文涛拍案开播于2003年,这是中国电视上第一个评书风格的法制评述类节目。有人因此称窦文涛为“包青天”,窦文涛则笑称自己不是“包青天”,而是“窦娥冤”,因为法制类节目不能出一点错。尽管如此,窦文涛并不认为《文涛拍案》的栏目定位是法制类节目,只是在传奇故事的背后有些许普法作用而已。

评书类风格的形成缘起于张子强绑架案的那期节目。写稿人将稿子写得绘声绘色,极富故事性,窦文涛使用后受到了观众的普遍欢迎。但是第二期节目再尝试这种风格,并选用《水浒传》的格调时,却影响甚小。窦文涛认为碰巧的尝试往往能得到意料不到的效果,而刻意地经营,却常难成气候。直至一段时间之后,使用评书风格做节目才最终确定下来。

然而,风生水起的节目却戛然而止,后来在锵锵也听窦文涛提过几次,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就是这样一个为广大观众欢迎而倍受大家尊敬的节目,却要和大家说再见,究竟是为什么?

曾经有网友就此事分析过,拿文涛自己的话说,主要是自己太忙,太累,领导让自己干的活太多,经常是一个月要出差5次,如果再把很多心思用在《文涛拍案》上,只怕是要把很多其他节目也要搞砸了,文涛还十分恰当的播放了一段卓别林在生产线上拔钉子的电影,预示自己也象他一样要是再这样忙下去,总有一天也会象卓别林那样连女人衣服上的扣子甚至身体上的某些类似钉子特征的东西也不放过。说起来倒是感觉文涛的确是很疲倦很无辜。就在想做这一行的也不容易,凤凰的领导也和工厂里狠心的老板没什么两样。多少同情起闻涛和他的同事起来。

但是,这样的同情仅仅保持了2秒钟。疑问便突然升腾起来,远远超过了同情。疑问来自文涛自己对于为什么要《文涛拍案》节目“做结”的解释。我自己觉得他是真把原因解释清楚了,让大家也真是体会了他话中之话,想过以后,才真是体会了要不人家怎么说老窦是300年出一个的奇才呢,那可是凤凰高人。一般人可不是他的对手。

首先,文涛拍案不用他自己说,自然是凤凰所有节目里收视率极高的,这一点,文涛本人是实事求是的说的。请问,一个收视率极高的节目,怎么可能停播呢?难道电视不靠收视率吃饭?难道凤凰就愿意保留没人看的节目而砍去看的人多的节目,除非凤凰老板疯了不成。

其次,文涛拍案所产生的社会效应是所有看过节目的人能感受得到的,他诙谐的语言里包含着丰富而深刻的社会思考,对于国家大事,世间百态,均能针砭自如,他的节目和〈南方都市报〉等一批有良知的媒体一道,呼应,共鸣,让我们的眼睛更加明亮,让许多丑恶得到暴露和治理。总之,这样的节目无论从“三个代表”标准还是普通道德标准来看,都是走在前列的,说真话,讲事实,敢于斗争的精神彰显无疑。这样一个好节目却要“做结”,那只能拿决策者缺乏政治才能做理由。

最后,文涛拍案从播出以来,几乎就没听到过来自观众的反对声音,也就是说,从来没有坐在电视机前的普通老百姓叫停。那今天要停,看来是另有其人了。

是谁呢?明白人一猜就知道,不是萨达姆,因为他距离我们很远也听不懂中文;不是凤凰老板,因为没有一个老板愿意把自己得意之作无情的砍掉,也同样没有人敢于保证新出来的节目就一定比现在要砍掉的节目更优秀;更不是窦文涛本人,他就是累死,他也没权利自己砍什么节目。

好了,剩下的,很可能就是有某些人威胁凤凰了。实话说,越是敢于说真话的节目越受到某些人的嫉恨。比方说,谈珠海卖淫案,小日本或者珠海几个痞子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把老窦给废了,叫你还说不;再比如台湾间谍,那可是为了党国使命提着脑袋干活的,你老窦居然能猜中他们有可能被中共逮捕,真是神了,你再说,我们特务把你给蒸发了。还有其他的国内黑势力,也是日益猖獗,任何敏感的话语都可能触犯他们利益;同样也可能来自某些部门,有的话太尖刻太让群众高兴,某些人就不高兴了,自然对某些敏感话题也是不乐意听的更不乐意让人民听。

就这样,文涛拍案就结了,窦先生本人还说,那是章回体小说,是说书。要真是说书或者是小说那就没什么事了,偏偏不是。做新闻的永远无法回避的是新闻事实的内容,除非你不想说,要是想说,无论什么形式都是要冒险的。

如今,在惋惜锵锵三人行的结束同时,看到文涛拍案的评论:

是啊,当时只道是寻常。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