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是用创造性方式实现了冲突转化

2017-09-13 04:18

1984年第39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人民享有和平权利宣言》正式提出和平权概念。2010年5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下属的咨询委员会准备人民享有和平权的宣言草案。2012年7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定设立政府间工作组,先后召开了3次会议,制订并修改《和平权利宣言》草案。2016 年 7 月 1 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和平权利宣言》并上报联合国大会。2016年12月28日,联大以130票赞成、34票反对、19票弃权通过《和平权利宣言》的决议草案, 强调和平是促进和保护所有人的所有人权的一个重要条件。和平权是全球化时代联合国关于人权观的一个最新表达,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和平权是一项基本人权,中国在《宣言》表决中投了赞成票。

 

然而,什么是和平?对和平的定义决定着对和平权内涵的理解。

 

和平有两种,一种是消极和平,一种积极和平。消极和平就是努力减少战争和其他直接暴力对人类的伤害;积极和平是指消除贫穷、疾病、压制和歧视带来的苦难,减少政治和经济结构造成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分配上的不公正现象,以及压制性的文化、经济、法律、政治、社会的体系和标准产生的暴力,降低宗教、意识形态、艺术、文学等载体中产生的社会憎恨、恐惧和猜疑,实现制度致使部分人不能实现的需求满足和发展潜能。

 

由此我们认为,和平权有两种:一种是消极和平权:免于战争痛苦的权利,这种权利关注的是消除直接暴力;主张通过谈判和调解手段解决争端;依靠国际性协议和组织;关注现在和短期内的安全问题;为了这种权利,必要时候可以使用武力,即正义战争。

 

另一种是积极和平权:和平不只是战争的不在场,和平权包括每一个人拥有免除饥饿的权利,基本人权得到尊重,人类社会消除了难民问题、环境污染等对和平生活的威胁。拥有和平权意味着创建一种社会环境,人们可以在其中富裕的生活和体面的生存。

积极和平权分为三种:

为此,我们提倡:一是实现直接的积极和平权:言辞和物质上的仁爱,有益于自我和他人的身体、思想和心灵,关心所有人的基本需求、生存、幸福、自由和身份,爱是它的缩影,即身体、思想和心灵的交融。二是结构的积极和平权。自由取代压制;平等取代剥夺。实现这种取代方式的是:对话不是渗透;整合不是分割;团结不是孤立;参与不是边缘化。三是文化的积极和平权。以和平的合法性代替暴力的合法性,建立积极的和平文化,打开而不是抑制人类的不同倾向和才能。

 

和平意味着一种合作体系,和平是一种革命性的变革,和平是用创造性方式实现了冲突转化,意味着向和谐社会的美好方向持续发展,超越了“消极与和平的共存”。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世界命运共同体的主张,就是新时期中国维护和促进人类所有国家所有人和平权的最新表达。和平是一个永恒的进程,在制度上要求文化和平与结构和平,在行为上要求是通过非暴力手段。所以,和平权的维护永远在路上,任重而道远。

本文授权自察哈尔学会公众号(ID:charhar)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