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美国狼来了!

2017-09-11 05:35

史蒂夫·班农(Stephen Bannon)9月11日启程,前往中国香港。

9月12日,他在香港出席由里昂证券有限公司(CLSA)主办的投资者论坛,并发表题为“美国经济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反抗和亚洲”(American economic nationalism, the populist revolt and Asia)的主旨演讲,呼吁特朗普政府采取更为严厉、强硬的对华政策。

作为特朗普入主白宫伊始的战略“军师”,班农是特朗普政府反全球化、反移民、反建制体系的代表人物,被国内主流舆论称为“高冷死神”。离开白宫后“半隐”的他,依然被特朗普奉为“精神盟友”,自称甘愿当一名“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现如今,他扛起了“反华”大旗,试图在外围影响“习近平-特朗普”治下的中美关系走向。

这次香港之行只是他“反华”运动的开端。

图注:特朗普执政初期管理中美关系未受班农主导(左侧左二)

前往香港前,班农对《纽约时报》说,“过去二十五年,中国发展模式基于投资和出口,谁提供了资金?当然是美国上中产阶级。中国对外输出了自身通货紧缩和过度产能,如果无法理解这一点,你就无法理解英国脱欧和2016年发生的大事件(美国大选)。中国这种发展模式无法维持下去。所以,需要解决的核心议题就是美中经济关系的重构(reordering)。这种重构只有美国能够做到”。

在9月10日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播出的《一小时访谈》访谈节目中,班农说,30年来,特朗普总统单将中国视为美国在国际舞台面临的最大挑战。现在,不是美国在和中国打经济战,而是中国和美国在打经济战。未来30年,中美必有一战,也必有一霸。如果美国坚持走当前道路(即不敢和中国打经济战),那一霸必然是中国。美国要让中国停止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等创新成果。他还批评了小布什时期的对华贸易政策。

在朝鲜问题上,班农认为,特朗普投下了烂赌注,称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在欺骗美国,无意对朝鲜这一邻国施加更大的影响力。对于特朗普威胁停止同那些和朝鲜存在贸易往来的国家的贸易关系,班农极为赞赏。

为了更好地为此次香港演讲预热,班农还将中国比作1930年的德国,称中国面临一次方向性的选择。中国年轻一代也充满爱国主义,甚至极端民族主义。所以,他的这次演讲主题紧紧围绕“经济民族主义”展开。

其实,将中国比作1930年的德国,或者过度强调中国民族主义,都西方近十多年来典型的“中国威胁论”思维。

前往香港前,班农特意求教了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讨论了中美关系的发展。班农说,自己敬佩基辛格,也读过他的一些著作,但又称自己也不会因此受到基辛格因素的影响,仍然倾向于和中国对抗,而非一味地注重对华外交。

班农离职时,我曾说过:表面上看,班农的离开对于特朗普来说是“自断一臂”,其实是“放狼归林”,让他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天地,继续为特朗普服务。班农离职前2天公开宣扬的经济民族主义,其实就是在为自己离开白宫后“做什么”释放信号。他自称不但能够打败中国,而且能够碾压美国左派,进而稳住或巩固选民基础,助力特朗普赢得2020年的连任。

也就是说,苦心孤诣助力特朗普连任,班农将不择手段地激励特朗普巩固自己的选民根基。特朗普第一个任期虽以国内议题为重,但在外交上和中国打经济仗,其实也是为了满足国内铁杆选民的诉求。

如果特朗普顺其意,班农就是一只“丛林狼”,从外围为特朗普执政护航,同时攻击政敌,这种敌人在国内具体指共和党建制体系的议员、白宫内部的自由派以及主流媒体。在国外,这种敌人就包括中国等地缘战略对手。如果特朗普不受班农的影响,对中美关系的引导“无动于衷”,班农就有可能是一只“白眼狼”,反咬特朗普。换句话说,特朗普越走向正规、越传统、越回归建制体系,班农反咬特朗普的力度就会更大。

在移民、贸易和税改方面,班农对特朗普的影响很大,但收效甚微,甚至招致不必要的尴尬与困境。对于中美关系这样的外交议题,班农想改变特朗普的难度更大。基于特朗普内部依然缺乏主导或负责中美关系的人,班农还是“有机可乘”的。但是,对于他能否凭一己之力,撼动中美关系重构,笔者持怀疑态度。当然,他对中美关系机理的一顿“疯狂撕咬”是难以避免的。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