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墙、内地生与“你国”:其他“内地生”如何看这场大战?

2017-09-08 04:27

关于香港中文大学的这场“内地生”与“港独”的“大战”,看看其他香港中文大学的“内地生”怎么看?作者唐立培~

 

本文主要讲标题里的三件事,其中最后一部分专门写给用微博的朋友,大家可以选择性阅读。文章主要想写给内地生们看,其次写给所有知道这件事而又不在现场的或中大的其他朋友。

——今天下午我看到了什么

今天上统计第一课,Michael拖了会儿堂,我有点着急,因为我知道今天下午五点半文化广场有事发生。这担心从昨天下午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位新传学妹做的“CUSU IS NOT CU”的海报模板就开始了。

急匆匆学完R的基本操作,赶紧带着Hans和Man(我MPhil的同学)冲到校巴站。到了文广之时,现场已经人身人海,说广东话的,说普通话的,说英文的,黑发的,金发的,黄皮肤的,白皮肤的挤成一片。十几个身着蓝衣的保安处同事严阵以待,人群黑压压地挤向民主墙,不时有推搡声、叫骂声,乱糟糟地混成一片。

我挤到人群中去想看墙上贴了什么。事实上,自从中午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发图,说有人贴表情包回应时,我已经气到无法午睡、无法思考和无法上课了。

Come on?贴表情包?上一次听到这个短语还是帝吧网友“出征”某海外知名社交媒体的时候。什么时候大学生,而且是中大的大学生,跟这帮人一个水平了?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民主墙上此时已经是百花齐放。除了最先引起争端的“香港独立”的单张,还有为数众多的“CUSU IS NOT CU”的单张,当然还有大量的表情包,以及几张认认真真用文字表达意见的单张(先不论写的东西的质量,单凭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就值得赞许)。

我昨天下午还略带嘲讽地说,“唔该把’们’去掉”。我的理据很简单,“香港独立”这个论点不要说在香港主流社会了,就算在中大local和老师中,也根本没什么市场,为什么要替这帮人吸引关注?为什么要以一种容易引起全体local与全体内地生对立的方式表达观点?开学伊始,这帮人就是贴给你们这些新生看的,生怕没人没受刺激呢。

不过幸好,海报上有署名和日期的空白位,我以为也是一种很好的发声和表态的参与和学习。只不过我今日所见,只有约两成单张真的署上了自己的全名,是我乐观了。

第一次高潮发生在两边人群的对峙:“香港独立!”(广东话)“反对港独!”(普通话),喊了一阵,学生会的人一度与试图贴海报的同学发生争执,需要校领导和保安隔开人群。过了一会儿,有声音“好好学习!”(普通话),现场响起了掌声和欢呼。(这来自于一个古老的、代代相传以构建身份认同的迷思:local学习都很差…)

我内心再次下沉一万米,非常难受。哎呀妈呀,好流水账,不如让我们来回溯一下这起风波的全过程。

二 前因

这件事原本的焦点根本就不是内地生。

开学第一天中大校园各处确实出现了大量的“香港独立”的宣传物品,不过很快中大校方就以“违法”与“违背大学立场”为由将其拆除,引发了巨大争议。要知道,这是中大校方官方第一次拆除学生的宣传物品(先不要忙着说是学生会贴的,我手上没有相关证据可以显示这一点,不过现届学生会庄“山鸣”确实有此主张与立场)。

香港媒体和中大师生、校友都在讨论此事。因为我们都相信,值此多事之秋,中大尚能保障各方言论自由。而此事吊诡之处在于,五十年来,泛民甚至本土倾向的宣传物又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就连2014年占中之时,中大也从未出手封锁过任何宣传品,占中违不违法?违不违背大学立场?也没见你学校封。

这是这起风波的开端,但事情在9月5号(周二)傍晚发生了转机。

一名内地女生(下称“女主角”)将民主墙上的“香港独立”的单张撕掉了,并与学生会的同学发生了争执,这段视频,经过人日、团团、环时等官老爷的钦定转发(虽然引用的来源还是海外某知名视频网站,这些细节都让我觉得更加魔幻),相信各位已经都看过了。

他们的争执点主要是怎么使用民主墙(大意如下):

女主角:民主就是你能贴,我能撕。违法的东西不能贴。你说你们是学生会,代表学生,但是我也是学生,我不同意。

学生会同学:你有不同意见可以贴上去,但是你不能撕别人的单张。

女主角:你都贴满了,让别人怎么贴?这么多相机,你们是要曝光我吗?侵犯我的隐私权吗?

虽然这个视频后来被带的节奏是“比比谁的英语说得好”,虽然我也有很多关于他们英语对话的嘲讽口想开,但是我还是忍一忍。来看看他们的论点。

我看完视频后,女主角最有效的反驳是,墙上没位置贴反驳的帖子了。虽然我不喜欢这个女生,我也要说一句,你敢撕走单张,已经比很多人有种了。当然,这句表扬出于我的感性,而不是理性,坦然承认。

没错。我仔细看了视频,事发之时,民主墙四块大区域,从左往右第一、三和四块贴满了“香港独立”的单场,第二块没贴,贴了一些其他组织和活动的宣传品,不过所留空位也不多。(学生会今天下午两点出了通知,不允许相同单张占领太多位置,并予以清除,我觉得他们动作慢了。)

女主角其他的论点,说实话,不太经得起推敲。

第一,女主角对民主的理解,恕我不能苟同。民主墙向来由学生会管理,自从去年开始有人撕掉民主墙上他人单张后,学生会甚至不惜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想要防止单张被撕。(当然,互撕单张主要发生在local本土派vs左派之间,这儿就不展开了)民主更加不等于“我不同意你,我就要封你的口。”这个点不展开了,再展开就容易被封号了。

第二,学生会代表谁,有没有权不让她撕。老实说,女主角原先以为是学生会贴的,有此一问,也是应该。可是学生会还真是中大学生一人一票(我知道内地生不屑于投票,可是不好意思,“法”理上,学生会还真能代表你)选出来的,根据民主墙管理守则,学生会不准她撕单张也完全没毛病。女主角应该是新生(我猜的),没有在上年投票,也确实可以说“我没授权”。但是选举是有任期的,选举结果是要承认的,这是代议制的基本规则吧?我的美国朋友再他妈崩溃,也改变不了特朗普要当四年总统的现实。

第三,违不违法。这个问题是女主角以及今天在场的内地生的最核心的论点:“言论自由的边界是法律”。《基本法》列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没问题,完全没问题。可是发布“香港独立”的主张,却是言论边界的问题,与实然层面的主权归属是两个问题,说白了,这些单张实际上在说:“我们这些贴单张的人,觉得香港应该独立。”而《基本法》又保障言论自由,所以这个问题就要尤其小心。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大陆,根据《刑法》第103条第2款“煽动国家分裂罪”一条,违法无疑,且必须负上刑事责任。但在“一国两制”下,这条法律在香港不适用。在香港讨论得飞起的“23条”本地立法,谈的就是这条法律,但是现今仍未立法。(麻烦你们注意一下,我说的是事实,别冲上来问我,那博主你赞成23条立法吗!!!你赞成港独吗!!!)

至于香港建制派法律界人士津津乐道的《刑事罪行条例》第9条,则列明“不可憎恨或藐视…政府(以前是女皇陛下),或激起叛离。”由于此法条乃英国殖民时期所立,有点儿类似于古代的不准背叛皇上的感觉。香港回归后,这条法例其实形同虚设,不仅实务上极少践行,而且从中央和香港政府大力推动23条立法来看,《条例》第9条也应该不会适用,否则大可以通过人大释法的方式,阐明第9条的含义,收拾港独。

因此,综合以上资料,我个人倾向认为发布“香港独立”宣传品,在现今香港法律体制下,不违背法律,受言论自由原则保护(欢迎法律界专业人士斧正)。

第四,有没有人预先安排媒体“钓鱼”内地生?众多香港媒体拍下这一视频后,越传越离谱,竟然传出了“学生会阴谋钓鱼内地生”这种笑话。事实上,学生会的人一直想防止校方再次撤走宣传品,因此一直在派人留守,而正如我之前所讲,这件事周一就已经成为新闻,因此有本地媒体在此蹲守,不足为奇。学生会一度在社交媒体上以及通过个人渠道呼吁同学前去支援他们,但响应者寥寥,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说他们根本没市场。

而节奏一旦带起,就已经失控了。内地的公众号、媒体、微博、网友们接连狂欢,为女主角疯狂打call,顺便把学生会、中大乃至香港diss得体无完肤,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还跑到我院招生微博底下疯狂评论和叫骂。

三 我想我们需要反思

不过这些大家都应该习惯了吧?让我心痛的是身处中大的内地生,尤其是本科生,在这次事件中的反应和做法。

当我第一眼看到大家要去贴海报反驳的时候,我开心极了。五年以来,学校里其实发生过不少与大陆、内地生有关的政治风波,有的还关乎同学的切身利益比如宿位,但每一次,大家都仿佛只在朋友圈发发言,从未有过实质的行动、有组织的表达和理性的思辨。但这次不同,这次大家终于怒了,有反应了,要参与了。说实话,我真的挺开心的。

我也是内地生,在大陆接受了12年的教育,听着爸妈“远离政治”的忠言长大的。我完全理解“政治冷感”是怎么来的。我无意批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但是在一个现代、文明、开化的社会里,一个社会的公民怎么可能“远离政治”?怎么可能“不关我的事”?怎么可能“反正我也做不了什么”?

接触政治、参与政治就等于要反动作乱吗?什么时候我们对政治的认知这么扁平、肤浅、狭隘和扭曲了?微博上举报贪官是参与政治,讨论时事是在参与政治,和意见不同的人辩论是在参与政治,其实大家早就在参与政治了。你在学校里要求学生会争取苹果的学生机是政治,争取内地生宿位是政治,看不惯学生会不引入麦当劳那你就去反驳他们,这也是政治。

香港的政治生态与大陆截然不同。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让我们可以观察另一种社会的情况,让我们理解、研究、学习乃至对话。这是一种privilege啊大家知道吗?这是一个全球流动的时代,有多少人有这个资本从一个地方去到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可以打开自己,体察一种新的世界?我们为什么要出来留学啊?为什么来了香港还想去欧洲、澳洲、或者是美国交换啊?真的只是为了简历上好看点方便找工作吗?我不相信。

我为什么认为那张声明海报上的“我们”应该改为“我”?不仅是因为每一个人的言论至多只能代表自己,更加是想每一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勇气,践行自己的权利,在校园政治中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很难吗?把“我们”捆绑起来,除了形成一个丑陋的、简化的、庞然大物一样的标签,还有什么用呢?没错,普通人是很喜欢用标签,因为这很省事儿,所以人家骂蝗虫,我们就骂港灿。

我接触过不少了local,学生也好,老师也好。撇除开这些宏大的叙述和从媒体中看到的夸大的标签,我接触到的是每一个截然不同的个体。他们每一个个体的差异,远大于”内地人”和“香港人”的差异。我们可以和生活在“另一个社会”的人紧密地对话和交往而非局限在自己狭小幽暗的空间中,这是一种privilege啊!这是要珍重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啊。

所以,以后再遇到不平事,正确的打开方式,尊重议事规则,在逻辑和事例上击败对手,用你的论述说服观众,取代他的论述。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桥梁,而不是枪炮。

四 有一群人

说到内地生,当然不能不做一个小小的本科生与授课式研究生的区隔。事实上,我完全知道这样的区隔有多么无聊和狭隘,在我最好的朋友和一个前同事来中大读硕士之前,我天天在心里diss硕士同学,这我完全承认:做得不对,做得low,这个点放给你们打。

不过,今天民主墙上的表情包,在我得到其他消息源后,比较愤怒。据我所知,比我小一届的同学们除了策划海报模板和今天下午的集合之外,表情包计划好像并未得到大部分人的赞同。我以下所出示的截图,也只能证明中大“内地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公众号的读者和部分硕士新生同学表达过要贴表情包的意向,实际行动是否是他们所为,我现在不得而知。

我倒是对这个CSSA比较感兴趣,想知道你们一年拜几次中联办的山头?在哪里发展会员?不包括本科生的话麻烦你们加个“研究生”,还包括“学者”?中大的内地教授也算你们的一份子吗?你们认受性真是蛮大的。

微博截图我没有给这位同学名字打码,我默认为你发微博已经不介意大家知道你有此主张了。

 

还有一茬子事,大家热泪盈眶忙着打call的“大爷大妈们”。我求你们了,平时多看看本地新闻行不行?这帮人叫“珍惜群组”,全名“珍惜香港民主自由群组”,这是一路什么货色,大家看看截图就明白了。香港长期有一班大爷大妈拿钱办事(早就曝光过了,不用跟我争),或发起撑某些争议议题或政策的游行,或无脑攻击反对派,这些“爱”字头组织,早就成了过街老鼠了。

我不期待你们讨厌他们,但请不要把他们捧上天好吗?太尴尬了。还“爱国”,这是在侮辱这两个字你们知道吗?(btw,我知道我现在的语气很不友善,甚至盛气凌人,自以为是,坦然承认,这个点也送给你们打)

所以,别再天真地相信:这帮淳朴爱国的善良的中老年大爷大妈,闻讯赶来中大支援同学,匡扶正义,扫荡港独,来了一个小时又风一般地离去。全他妈都是一群拿钱办事的老戏精,贱骨头。

五 我的粉丝对我都是真爱

最后一部分,啊,好累,坚持一下。我的核心意思就一个:我们要一起塑造一个有活力的,通达的,真正关心公共事务的舆论空间。Every single word matters, and everyone matters, too.

我为什么经常在微博上说“你国”?或者类似的措辞。大约一年半以前,我看到别人用“你国”,我也会非常生气。觉得没必要,是在演戏给别人看,也没真正讨论议题嘛对不对。但是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看到的一系列魔幻的政策新闻、社会时事、热门评论(不复习了,不想再生一轮气了)震撼着我的大脑的眼球,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被认为和这帮人处于一个“共同体”,被他们代表,被他们捆绑,被他们“团结”。所以我开始用这个词。

我自己是学社会科学的,我当然明白为什么。“你”,相对于“我”,是在区隔,划界线,是在deal with identity。事实上,大家看看微博上有多少人在用这个词,就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这完全是我情绪的宣泄,也绝对会让一些人非常愤怒从而使我不能与之对话与讨论,我充分肯认这一弊端。但是对不起,这个词有的时候不用我过不去。

经常有人跑来质问我,你就不爱国吗?事实上,我最近几次和爸妈吵架,都是因为这件事情。我爱国吗?学社会科学久了,成天讨论国家、政党、政府、社会公义这些大词,确实会改变我很多看法和思维。但是我无可否认地对我生长的这个社会有一种天然的皈依和热诚。不然你以为我什么天天关注时事?我很闲吗?

我们都希望她变得更好,以何种方式,可以讨论;以何种方式表达我们的感情,更是个人的选择。你可以看战狼,我可以骂吴京,但说不定,午夜梦回之际,我们竟在某些感情的空间上产生了连接。

每次我用了这样的措辞,我都会掉一些粉,托大家厚爱,新的粉总是多过取关的粉,使得我的总粉数一直在上升。这是我之所以还敢发言的勇气来源。而且通过洗粉,我发现关注我的朋友素质真的都非常高…在我以前疯狂diss张杰的时候,有一位小粉丝大概是这个意思:

“博主讨厌张杰,我喜欢张杰,这是个人喜好,无法讨论,也没有高低。这不妨碍我喜欢博主的其他观点和继续关注他。”

我简直要感动哭了好吗!!!所以,给关注我微博的人一个甜蜜的建议,不要把自己代入“你国”,不要把自己代入我咒骂的对象,本博主只是在撒泼而已…

另外,我也经常在微博上说脏话,特别恶心的那种脏话,或者鄙视别人的外貌,或者挂别人的头像,非常恶劣。我完全可以意识到。但是我从未首先开启这样的模式。

我想大家都听过这样一句话,并时常以此宽慰自己:不要和傻逼一般见识,因为他会把你拉到跟他一样的层次,然后用丰富的经验击败你。

no way,就算我去他那个层次,也是我击败他!

——来自你白羊座的朋友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