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楚歌的特朗普

2017-09-08 03:35

据《纽约时报》报道,北京时间8月19日凌晨00:42左右,美国总统特朗普告知其助手已决定解雇首席战略顾问班农。靠近班农的消息人士称班农在8月7日提交了辞呈,本应当时公布,但因夏洛茨维尔事件被推迟。

白宫随后表示,当日是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在白宫的最后一天。对班农的工作表示感谢。白宫幕僚长凯利和班农均同意当日是班农离职的时候。

早在今年4月,班农被移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时,外界就传他处境不妙。在这次解职之前,有关他将被“炒鱿鱼”的传闻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这是为什么?他的离开又会对特朗普的政策有怎样的影响?

班农曾经的强势与当下的孤独

在笔者看来,首先,班农自身政策立场与白宫幕僚集团的多数成员向左。班农早年商人出身,进入政坛靠的是他主办的极右翼网站。剑走偏锋在其积累原始政治资本的时候或许是一种有效的策略,但是在他被破格提名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后,继续高举极右翼理念大旗就显得非常不专业、不称职。这是因为国安会作为美国的最高安全决策机构,是非常专业的,永远以捍卫国家安全利益为第一指针,时刻防止团队成员将个人政见带入会议,奉行“政治归政治、国家安全归国家安全”的基本原则。

然而,班农的进入不仅打破了这一惯例,更把原本只出现在他自己主办的布莱巴特新闻网上的排外、攻击少数族裔和女性的极端言论变成以“禁穆令”为代表的极端政策。这不仅让美国在国际道义上饱受谴责,在外交上开罪全世界所有伊斯兰国家,更给美国国土安全、公共安全造成直接威胁。而这些也让他与其他稳健派幕僚产生了不可弥合的裂痕。

其次,班农特立独行、独断专行的行事作风,让他几乎得罪了所有的美国重要行政部门与机构负责人。随便举个例子,还是说说那个不得人心的“限穆令”:据《华盛顿邮报》披露,班农曾亲自前往美国国土安全部,向部长凯利下达指令。而在出台法案之前,共和党国会领导人、国务卿蒂勒森、国土安全部长凯利等重要人士、部门主管,班农根本没有打算去和他们进行任何沟通与交流,就自行拍板定计了。这种独断专行的作风,必然将树敌无数。

班农的离职在白宫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除他之外,前白宫幕僚长雷恩斯-普里巴斯、前白宫新闻发言人肖恩-斯派塞、前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凯迪-沃尔什、前总统安全事务助理马克尔-弗林等,均已因种种原因而先后离职。今年1月宣誓时还齐齐整整的新队伍,如今已经物是人非。特朗普团队内部的这种动荡,在美国近几届总统任期内都很少见,这又是为什么呢?

第一,特朗普本人作为政治素人,其执政经验乏善可陈。尽管他有着不错的商业经验和记录,但是管理一个像美国这样幅员、人口规模的国家,跟管理若干公司,显然不可同日而语。当然,特朗普这样的人能够上台,也是美国人民在其引以为豪的美式民主制度的框架下,一人一票选出来的领袖,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只是为他们感到遗憾而已。

第二,特朗普的极端色彩和民粹主义主张,以及他独特的睚眦必报的性格特征等因素,让他不仅未能像以前的美国总统一样在当选后迅速弥合、整合民主、共和两党,反而连共和党内的主流成员都对他失去信心。当年,基辛格本是民主党人洛克菲勒的竞选顾问,但是尼克松上任后慧眼识才,不计前嫌,对基辛格提拔任用,于是在对华外交等领域取得历史性突破,而彪炳青史。特朗普现在确实四面楚歌,众叛亲离。

有才干、有经验的稳健派成员敬而远之,使得特朗普手里客供选择、任用的人才基数大为减少,因为人才的质量也就难以得到保障。时至今日,其班子中还有大量重要岗位空缺,这在美利坚建国史上也算是一大奇观了。

难兄难弟:身陷重围的班农与四面楚歌的特朗普

无独有偶,就在班农事件沸沸扬扬的同事,特朗普一手打造的两个“工商界领导小组”--政府的制造业顾问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也麻烦不断。

事件的起因是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在弗吉尼亚州举行集会。该集会开始后,很快演变成一场暴力冲突。然而,特朗普作为总统,事后不仅并未明确进行谴责,反而发表一篇态度暧昧的讲话,因而遭到各方批评。

一开始是最知名的非洲裔企业人士、默克制药公司(Merck)首席执行官弗瑞兹尔(Kenneth Frazier)14日宣布退出特朗普的制造业委员会。此后,运动品牌安德玛的CEO凯文o普兰克(Kevin Plank)和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也先后宣布向特朗普制造业委员会递交辞呈。他们借此行动表达针对特朗普未能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的不满。

对此,按照“正常人”的想法,特朗普应该加以劝阻、挽留,以巩固自己的工商界的支持度。然而事实是,当地时间16日,特朗普连发推特表示,将关闭政府的制造业顾问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他在推文中写道:“与其给制造业顾问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的商人们施加压力,我倒不如将它们都关闭,谢谢你们所有人!……每个退出制造业顾问委员会的CEO,我有的是人来代替他们。哗众取宠的人早就应该别再搞事情了。”

对此,我们可能会问:特朗普本身就是商人出身,而且他也提出了振兴美国经济,为企业减税等政策,为什么会和商界关系搞砸?在笔者看来,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由政治矛盾波及商业、经济领域的负面案例。事件背后有两条主要的逻辑线索。

第一是特朗普固执己见,在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一事上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甚至还有偏袒种族主义者的嫌疑。而自上世纪60年代以后,反对歧视、反对种族主义的新价值观已经在美国深入人心,成为有教养、有一定社会地位人士的基本共识,也是美国社会得以凝聚、巩固、发展的底线。如今特朗普屡屡践踏这个底线,为有识之士所不齿、不容,也在情理之中。

对当今的美国而言,反对种族主义不仅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是一个社会治安问题,关系到美国人民的切身利益,自然也包括美国富人、权贵阶层的核心利益。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游行没有遭到政府官方谴责和抵制后,很快民间的组织、有色人种就纷纷起来,自行的发起抵抗,捍卫自己的权益和尊严,而所有这些日趋激烈的对抗和斗争,无疑都将对美国社会的整体利益、安全与稳定构成重大威胁。特朗普作为总统,不仅不作为,更是火上浇油胡作为,当然会遭到包括商界有识之士的唾弃和反对。

第二,特朗普执拗、蛮横的性格,使得事态更加恶化。正如前文所述,在特朗普没有旗帜鲜明地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分子而遭到口诛笔伐后,企业领袖纷纷退出了特朗普成立的战略小组。对此,他不仅没有采取行动加以挽留,却在推特上像小孩子赌气一样说:“我不给制造业委员会及战略和政策论坛的商界人士施压,我解散它们。谢谢大家!”堂堂一大国总统,却如此儿戏治国,在东西方历史上也是少见的。

特朗普版的“八王之乱”:班农或将一语成谶?

政府职位空缺,内部人士动荡,和商界精英决裂,这一系列的变动,会给特朗普执政带来怎样的影响?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其实对这个问题,只要是对中国历史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很容易把特朗普时代联想到魏晋时期的中国。

最近流行电视剧《军师联盟》,对司马懿多有美化,但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司马氏祖孙三代以弑君、篡位起家,得位不正,缺乏政权合法性,于是大量的士族大夫对西晋政权是集体抵制的。有才干的能人、爱惜名声的知识分子都不愿意出来做官辅佐司马氏政权。就像现在的特朗普美国一样,当时的朝廷里很多重要职位不是空缺,就是所用非人。整个国家机器处于长期的动荡之中,皇帝和政治精英阶层决裂。

那后来怎么办呢?一个字,“杀”。所以在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最高统治者与士族之间爆发持久战、拉锯战的境况。后人津津乐道的“魏晋风流”其实不过是士族大夫放浪形骸、逃避黑暗政治的一种无奈。这样的朝廷是不得人心的,于是内有民众的反抗,外有蛮族的入侵,在“八王之乱”后(公元291年到306年),很快就寿终正寝了。西晋的亡国直接导致了此后近三百年的动乱,中国的历史也随之进入五胡十六国的黑暗时期。

比照历史上的中国与当下的美国,如果说这次班农还说出了什么大实话,那么他有关“美国持续落败,五年之后,最多十年,我们将触及万劫不复的拐点”的说法,很可能会一语成谶。当然,他本人是以力挽狂澜的国士自诩的。然而,殊不知,正是他和他的主人特朗普一手导演了这半年来的一场场闹剧。如今,白宫内有宫斗、外有武斗,“种族主义版麦卡锡主义”卷土重来,美俄蜜月终结,中东战乱不休……八个月前特朗普还自信满满要做满八年总统,可是三年后当他做完第一个任期时,美国又将会是怎样呢?美国还是“美国”吗?人民难以想象,专家不敢预言。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