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名丘,“野合”而生?

2017-09-07 08:13

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记载:“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于尼丘得孔子。”

什么意思呢?说的是孔子是他父亲叔梁纥与母亲颜徵在“野合”,又到一个叫做“尼”的山丘祈祷,生了孔子。

这有点掉节操啊。孔子的父母怎么可能玩这种野外露出的戏码,是不是搞错了?

可是这个事儿是司马迁说的。而众所周知,司马迁是非常推崇孔子的。在《史记》中,司马迁将不是王侯的孔子列入《世家》,又说对孔子“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要抹黑孔子是不可能的。

或许,这里的“野合”另有它意?

野合与礼制

关于“野合”这个词的解释,孔子门徒费劲了心思。《论语》里面有句话叫:“野哉由也”,又说:“先进于礼乐,野人也”。

由此,唐代司马贞认为所谓野合,指的是孔子的父亲年纪大,而母亲年纪尚幼,他们的结合不符合礼制,于是叫做“野”。

可是,这种说法忽略了周代的婚姻情况。当时老夫少妻的现象是非常普遍的,可见“野合”和年龄没有关系。

也有学者认为“野合”的意思是孔子父母“先上船后买票”。可是《孔子家语》里详细记载了叔梁纥和颜徵在的结婚过程。可见,这个“野合”和礼制全无关系。

那就是说,孔子父母真的在野外做了那事咯~诶!怎么能这样!

先别着急。有学者就说了,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在周代是一种流行呢。

野合与社祭

由于生产力的低下,生活状况恶劣和医疗水平极低,古人的寿命往往很短。要保证一个国家、一个氏族存续最重要的办法就是生育。能不能生孩子,能生几个孩子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所以在古代社会,对于生殖力的崇拜,往往是摆在第一位的。

同时,生产的两种方式——人的生育和土地的生殖(狩猎、采集、农耕的收获)在古人眼里其实是一回事,都是生殖力的体现。人类的存续完全仰仗大地母亲的丰饶与否。对于大地母亲的崇拜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周代,在对大地母亲(比如女娲)的祭典上发展出一种男女狂欢的仪式“社祭”,希望借由大地的神力促进女子怀孕,保佑家族人丁兴旺。在每年的春分日的一片旷野之上,为生殖女神举行祭典的时候,被挑选好的“壮男”与扮演女神的巫女举行模拟交配的仪式,而全族全国的年轻男女都来围观。

在浓烈的氛围感染下,青年男女开始自行寻找伙伴,野合去了,当然在这个时刻进行男女交合,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生育孩子。

《周礼》记载:“令会男女,奔而不禁。”意思是这种大型的“群交”活动并不是简单的民间活动,而是受到统治阶层的高度“赞扬”和“支持”。到春秋时期,依然保有这种仪式。鲁庄公有次要去齐国出访,去干嘛呢?专门要参观齐国的生殖祭祀上的巫女长什么样。

女娲

也就是说,孔子年老的父亲急于想生育一个健康的孩子(之前的儿子孟皮是个严重的残疾,没有家族的继承资格),于是他和新娶进门的颜徵在参加了社祭,并蒙女娲的神力成功受孕生了孔子。

甲骨文专家白川静在《孔子传》里进一步假设,司马迁所描述的孔子父母到尼山(尼丘)祈祷,说明尼山有一座巫庙(萨满庙),而“颜”这个姓在当时从事的巫师行业,说明孔子的母亲是一位巫女。

古人认为,丘指的是“四面高而中间凹陷”的土山,中间的凹陷形成了水洼,这个形态被古人看成女性的外生殖器的形状。同时,土丘像隆起的女性乳房,而且土丘下的谷物比平地上的谷物更为茁壮丰满(当然我们知道这是因为雨水将山谷土壤冲刷下来堆积而成的土层含有更高的养分)。于是对于土丘也就产生了生殖力的崇拜。在土丘上常设有祭祀生殖力的巫庙。

越过山丘……

于是,一个高龄的男人和他新婚年幼的妻子在神的护佑下,终于成功受孕生了孔子。

孔子的名字也别有意蕴。《说文》:“孔,从乙从子”。而“乙”,就是送子的鸟,又称玄鸟。而丘,就是为了怀孕而祈祷的山丘。同时,字仲尼,尼,指的是尼丘。

野合与传说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无论是孔子的出生还是他的长相,甚至包括他所经历的那些传奇故事,都不过是后人赋予的一种传说而已,就像《史记》中出现的很多奇怪的故事一样。

比如,《史记·孔子世家》记载了孔子和季桓子的故事,有一天季桓子打井,获得了一只长得像羊一样的动物。孔子说那是羵羊。这种传奇的生物深埋在地里。这个故事完全不合乎常理。所以《史记》从某个角度看,也是一本民间故事全集。

在古代文化里,为了营造圣人英雄的人物形象,作者往往在这些人物的一出生时,就已经为他们绘制了光环。希腊神话中,赫拉克利特是宙斯之子,在我国,汉高祖刘邦是他母亲与龙交配而生,凡此种种,言之凿凿。

于是,有人笑谈,“中西文化体系是由两个伟大的私生子缔造的。一个是孔子,一个是耶稣。”耶稣的故事自不必提,在司马迁版本的《孔子出生记》之后,又有多个版本。比如《艺文类聚》、《太平御览》中记载,孔子母亲颜徵在“游大泽之陂”,梦见黑帝与之梦交,而生孔子于“空桑”之中。于是,孔子的出生,完全是一个被建构起来的传说而已。

对于传说的溯源,更加纷繁复杂。其中涉及了孔子的祖先可能是商代的王族,对于孔子出生在所谓“空桑之中”,是对于他商王后裔身份的呼应,等等。因为混杂了先民的意识和后人基于某种目的篡改和添加,整个神话传说的演变过程已经几乎变成了一种智力游戏。

话说回来,在我看来,孔子出生故事有趣的地方并不在于“野合”还是“不野合”,而是后人是如何看待和解释这个故事的。也就是说,看历史并不仅仅关注历史是什么样的,还得关注如何对历史加以解释。

之所以一再为“野合”辩解,是因为他们站在自己时代,用他们的道德观点来看古代。现在觉得太刺激太不忍直视的故事,往往只是日常而已。

本文来源:我还真的不知道(ID:really-dont-know)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