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彩虹铁路”疑问手

2017-09-06 07:22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迄今唯一一个动用政府力量帮助外国同性恋者逃入本国接受庇护的国家,加拿大的该“秘密行动”仿佛一夜间被“猪队友公开了

 

加拿大:LGBTQ的天堂。

说加拿大是LGBTQ(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人的总称)的天堂恐怕毫不过分:早在1981年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就组织了同性恋者的“自豪大游行”,翌年出现了北美首个公开活动的同性恋维权组织。2005720,加拿大成为全球第四个(次于荷兰、比利时和西班牙)、美洲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2016年,加拿大联邦政府推出禁止仇视和歧视变性人立法草案前后,新斯科舍省通过省级立法保护变性人进入职场,魁北克省提出立法帮助变性人改名,安省提出立法允许在健康卡上性别选择为“中立”……同年61,多伦多历史性地启动“自豪月”,在女王公园升起象征同性恋的彩虹起;73,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成为世界上首位正式、公开参加“自豪大游行”的国家领导人。可以负责任地说,时至今日,对LGBTQ的宽容已成为加拿大不折不扣的“政治正确”,相反,任何一位公众人物倘若直率发表自己对这一性取向的负面看法,就势必要付出或多或少的政治代价。

加拿大当然不会仅限于关注国内LGBTQ的问题:2012年,俄罗斯联邦推出《反同性恋法》,加拿大理直气壮地站在了谴责的最前列;今年4月,当有传闻称,俄罗斯车臣共和国当局“残暴迫害”境内LGBTQ人士时,加拿大联邦政府又不出意外地发表了“强烈谴责”的声明。

但于此同时,联邦政府也表示,由于车臣LGBTQ人士并非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且身处加拿大境外,加拿大政府“爱莫能助”。一位政府官员更进一步补充称,加拿大联邦政府“不得不平衡世界各地人们因种族、宗教或性取向遭受迫害,而要求庇护的需要,不能因偏私车臣LGBTQ人士而构成不公平的先例”。

当时人们普遍相信了联邦政府这番官样文章般的表态,因为这既符合加拿大近年来一贯的“政治正确”,也符合国际间外交礼仪和接受避难申请的惯例(未经他国政府同意不介入他国内政、庇护申请必须在加拿大联邦政府主权管辖范围内提交)。

谁也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联邦政府已史无前例地以政府之力,帮助仍在俄联邦领土上的部分车臣LGBTQ人士偷渡来加拿大,并给予他们加拿大的庇护权。

“彩虹铁路”

421,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出席了由前美国总统候选人、美国参院国防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主持的政治和思想领袖年会——塞多纳论坛,知道方慧兰曾在俄罗斯当过记者,并因支持加拿大制裁俄罗斯干预乌克兰事务而被俄限制入境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俄罗斯项目总监、同样当过媒体人的洛克希娜(Tanya Lokshina)立即借参加论坛小组讨论之机接触方慧兰,并说服她相信“车臣LGBTQ人士需要安全的庇护所,加拿大应该欢迎他们,以为其它政府的表率”。

方慧兰深知兹事体大,仅仅表示“原则同意”,回国后秘密和杜鲁多总理及联邦移民部长胡森(Ahmed Hussen,本人系前索马里难民)协商,后者也表示赞同。随后联邦外交部制订了一套干预并救助车臣LGBTQ人士的计划,具体方案为通过一个名叫“彩虹铁路”(Kimahli Powell)的非政府组织深入俄罗斯境内,与俄罗斯暨车臣LGBTQ组织合作,把车臣“受迫害的”LGBTQ人士转运到加拿大,再由联邦政府优先提供庇护权。

原本这一计划一直在绝密状态下进行,但北美当地时间91,一切都变了:“彩虹铁路”执行主任鲍威尔(Kimahli Powell,)在Facebook上公开宣布,他们迄今已帮助31人从俄罗斯偷渡到加拿大,且这些人已获得加拿大庇护权。

这还不算,鲍威尔公开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强调,他们的这一行动是得到加拿大联邦政府“积极配合”的,后者在其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他还特别点出了方慧兰的作用。

这可非同小可:正如加拿大《环球邮报》92文章所言,这意味着“加拿大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迄今唯一一个动用政府之力去其它主权国家境内帮助拥有该国国籍的LGBTQ成员偷渡如本国境内、并给予庇护权的国家,这几乎必定会令俄罗斯和加拿大间本已紧张的关系雪上加霜”。

“彩虹”的代价

“彩虹铁路”成立于2006年,其名称显然借鉴了美国南北战争时帮助黑奴从蓄奴州逃往废奴州的“地下铁路”,长期以来这个组织一直致力于帮助国外被其认为“遭到严重迫害”的LGBTQ人士进入加拿大,并协助其获得加拿大庇护权,但囿于种种困难,成效相对有限。

该组织积极参与了“人权观察”和加拿大联邦政府的秘密策划,并成为实际的一线“操盘手”。但正如一些观察家和知情人所言,在操作过程中他们急于事功,希望“倒逼”联邦政府投入更多,因此采取了这种看似冒失、实则经过周密计算的“突袭”行动。

然而这一做法的后果却是叵测的。

同情LGBTQ固然是加拿大当前的“政治正确”,但即便这个“政治正确”近年来也屡屡遭到“是否过犹不及”的质疑,有人指出,作为多元社会,LGBTQ团体仅仅是不同性取向团体中平等的一员,不应被歧视、但也不能享有“批评豁免权”。不仅如此,如果说在加拿大境内给予以“在驻在国遭受歧视”为由申请庇护的外籍LGBTQ以一定方便、甚至特殊照顾,加拿大人普遍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话,那么动用公权力去别国境内把外籍LGBTQ人士“拉”进来再给予庇护,恐怕就远非所有人所能接受和理解了。

不论对俄2012年起的“反同性恋法”,还是车臣“另类”领导人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传闻中自去年4月开始、今年春季起变本加厉地“针对LGBTQ大迫害”,欧美大多数国家领导人都给予批评,并借助一切场合与俄联邦政府交涉,敦促后者改弦更张,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如此,刚上任不久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不例外,如果加拿大联邦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分寸同样到此为止,或换言之,与其自己在4月份的公开表态相吻合,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问题就在于,加拿大政府走得太远了,以至于有人认为,俄联邦政府完全可以指责加“干预内政”甚至“侵犯主权”,并就此展开报复,而加拿大政府则反倒变成哑口无言的一方(事实上若非自知可能存在问题,加拿大政府也不可能保密长达4个月之久)。

诚然,加拿大并非唯一接受车臣LGBTQ偷渡者庇护申请的国家——法国至少接纳过1人,德国1人,立陶宛可能接纳了两人,还有一些人可能已潜伏在欧盟某些国家,只是尚未获得正式庇护权而已。但正如前文所言,在这些国家里,惟有加拿大政府动用国家机器和资源,采取主动、有组织、有条理的方法帮助外国公民偷渡出本国国境、偷渡入加拿大,然后再有组织地给予难民庇护资格——不仅如此,如果“彩虹铁路”的说法无误,加拿大联邦政府甚至希望借此树立一个“天下LGBTG庇护大本营”的形象,让更多世界各地的LGBTG“受迫害者”纷至沓来。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受压制的思想、需庇护的人民,正如4月份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官员自己所言,不惜糜费公帑,不避违反国际法嫌疑,把举国资源倾斜到某一个特定群体身上,是否有失公平?

不仅如此,长达4个月的秘密行动,救出的人不过区区31位,如今“倒逼”导致企图曝光,今后的救援行动势必更加艰难。倘车臣境内LGBTQ群体并未受到如传说中的歧视、迫害,这些做法岂非多此一举;倘传闻无需,据说数以千计甚至更多的车臣LGBTQ人士,岂不是会遭到更多的非难,承受更大的痛苦?这对整个LGBTQ“受迫害”群体而言,究竟是雪中送炭,还是雪上加霜?

图片说明1:“彩虹”不仅仅是一面旗帜(加通社);

图片说明2:自称“哈姆扎特Hamzat”、身为31名获救者之一的“彩虹铁路搭乘者”,他自称“担心留在车臣的家属受迫害”而不愿暴露本来面目(环球邮报);

图片说明3:“彩虹铁路”执行董事鲍威尔的“倒逼”让加拿大政府陷入难堪境地(加通社)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