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反恐 金砖国家怎样塑造世界

2017-09-01 05:48

近年来,国际恐怖主义大有蔓延之势,包括金砖五国在内的整个国际社会都深受其害。作为崛起中的新兴国家,中、俄、印、巴西、南非有责任和能力在国际反恐事业上进一步深化合作,共同捍卫各国与国际社会的安全与繁荣。召开在即的厦门金砖首脑峰会或将为这一合作的达成提供平台。

早在今年6月金砖国家外长会议上,各国与会代表就在国际联合反恐问题上达成了广泛共识。据俄新社报道,印度外交国务部长辛格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明确表示:金砖国家呼吁联合国尽快通过全面反恐公约,在地区和国际层面协调行动:“我们一致认为,必须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必须努力防止恐怖主义在任何地方危害任何人。我们呼吁尽快通过联合国全面反恐公约。”

这位印度外长的话说的非常好,非常对,也能够代表国际社会在反恐问题上的主流意见。然而,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越反越恐”的现象?为什么国际社会在思想上都知道通力合作的重要性,却在行动上难以做到通力合作呢?

机会主义和双重标准是恐怖分子得以夹缝求生、发展壮大的渊蔽

中国有句古训,叫做“知易行难”,说的就是这个问题。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在国际社会联合反恐的问题上,大国间的机会主义行为和双重标准,正是恐怖分子得以夹缝求生、不断发展壮大的渊蔽。这个问题如不妥善解决,一切有关共同反恐、深化合作的宣言、公约都将沦为修辞与表演。

从战后七十年来国际恐怖组织的发展壮大史来看,几乎每一个榜上有名的恐怖大亨,身后都有一段“大国蜜月期”,即在其不同发展阶段,由于不同原因而受到不同大国不同程度的资助与庇护。最有名的莫过于恐怖大亨本-拉登。在八十年代的阿富汗抗苏战争中,美国情报机构就是他的最主要庇护者和后台老板。然而美国一定没有想到,十多年后,这位他们一手培养、扶植起来的“反苏斗士”会用烈火与愤怒驱使客机撞向纽约双子大楼。

同理,我们看到在当今肆虐于金砖五国的恐怖组织中,有很多就是长期受到别的大国,甚至就是别的金砖国家长期保护、圈养的势力。对某些(金砖)大国而言,培植邻国国内的分裂势力、恐怖势力、极端势力,本身就是一种“正大光明”的国际竞争手段与干涉邻国内政的有效策略。尽管在公开场合,他们依旧总能够把调子唱的很高,把各种政治正确的《联合反恐宣言》在不同会议上宣读、背诵、默写,但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

数十年如一日地包庇、纵容邻国国内的分裂主义分子,为其提供活动基地和资金。在分裂分子借助网络影响、渗透邻国,怂恿、策划其信徒在邻国省份发起恐怖袭击、暴力事件的时候,不仅不予以谴责,反而乐观其成。甚至屡次公然邀请这些分离主义者访问本国与邻国存在争议的领土、地区……

凡此种种,绝非一个有战略信誉、奉行睦邻友好原则的大国所应有的担当与做派。

如何摒弃机会主义和双重标准

空洞的道德呼吁和单边的安全祈求是苍白无力的。在现实的国际舞台,主观上的善意只有在客观上的实力及有利态势下才能发挥作用。这意味着,凡是真心想剔除国际恐怖主义这颗毒瘤的金砖国家,都必须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地建立并扩展合作机制。具体来说,不妨:

第一步,以中俄为轴心,通过双边首脑会谈,确认一份两国共同承认的国际恐怖组织名单,并制定具体的、可操作的、有较强行为约束力的《共同反恐行动指针》。两国相互承诺,绝不支持或纵容名单上的恐怖组织利用本国的领土、资金、人力等一切资源,从事危害另一国的任何敌对行为。两国对名单中的恐怖组织将采取一致的、共同的、坚决彻底的手段予以清剿。

之所以以中俄为基础,那是因为目前克服反恐“双重标准”的问题上,中俄共识水平是相对最高的,分歧相对最小,故而以双边行动为开端最具可操作性。中俄此前在上合组织框架内所开展的合作,也为两国的共同反恐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经验可循。

第二步,以上述名单为基础,平行开展中——俄——巴西与中——俄——南非两场三边会晤,修订原有名单和条约,将巴西、南非两国的安全关切纳入其中,然后联合发表《中俄巴南四国共同反恐行动指针》及附属的《恐怖组织名单》。

如有可能,似宜尽力建立四国联合反恐领导小组(国家首脑)和常设的工作小组(军方、国安及外交部门)。四国反恐的重大原则问题由领导小组在每年的金砖峰会上通过闭门会议磋商确定。四国反恐的实操问题由工作小组(秘书长)在日常工作中协调解决。

工作小组的秘书长,理论上由四国所派代表轮流担任(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中俄可视情况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工作小组有权限和责任核查、督促四国履行彼此间许下的承诺,譬如“不支持任何组织以本国为基地从事危害、分裂其他三国的任何活动”等。

第三步,将《指针》与《名单》提交印度,尽量争取其支持。如果印度同意加入该《指针》,则必须明确承诺不再支持达赖等分裂-恐怖组织,并且提供可核查的方式,确保该国政府及境内不存在支持危害其他四国国家安全的恐怖组织的任何个人或基地。如果印度不同意加入,或不同意履行相应责任与承诺,则借此将其在组织内部边缘化。

当金砖四国或五国在反恐问题上达成高度共识并且通过三到五年的联合反恐实践取得相应的成绩后,该合作机制将自动成为国际反恐合作的正面样板。它可望发挥“结晶体种子”的吸附效应,吸引其他对现行的、由西方主导的反恐机制不满的国家加入进来。这时,中俄等国将依本国及组织的实际需要设置必要的准入门槛,从而实现对国际社会安全秩序的增量改造,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贡献金砖的力量。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