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否会被人工智能取代?

2017-08-27 22:13

法国哲学家福柯在《词与物》中说道:“此后,人也必将走向消亡。当新的知识不再需要人的概念,也不需要人的科学时,人将消失。人将被抹去,如同大海边沙地上的一张脸。”——这一言论主要立足于认识和概念上的“人”。在物理层面,人类对于终结的忧虑也一直存在:巨型陨石、超级病毒、核灾难、外星人入侵、环境崩溃等都曾经是被热炒的备选项。近年来,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也加入了这一序列之中。在众多的引发人工智能恐慌的信息源中,电影无疑是重要的一个。

2017年5月31日,在阿联酋迪拜,全球首个警察机器人参加斋月开斋晚餐的加农炮发射仪式

失控的焦虑

早在工业时代,艺术对于“异化”的反映就已很普遍,从蒙克的《呐喊》到卡夫卡的《变形记》,到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到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无不如此。纵观人类艺术的历史长河,神性—理性—人性—本能的价值发展历程清晰可见。人类艺术正是在神性与人性的纠结中完成了现代化的转型,也正是在对人的本能冲动的发掘中走向了颓废和耗尽。

随着新世纪的纳米技术、大数据技术、基因工程、机械外骨骼技术等的发展,人工智能逐渐成为社会话题的焦点。反映人工智能的艺术产品也在影响着人类的思维。自从人类掌握了工具,就成为了地球的霸主,但是这种权威可能受到人工智能的挑战。人类在享受人工智能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将不由自主地让渡出自己的部分操控权和部分(甚至是全部)隐私。

早在1968年,库布里克导演的《2001年太空漫游》就已经展现了这一问题:控制飞船和宇航员生活的超级电脑产生了和人类相似的情绪机制,因为不满宇航员对其能力的质疑而将数名宇航员杀死。而在《我,机器人》中,机器人绕过“机器人三定律”,迅速复制,并试图将人类灭绝。在《终结者》中,天网黑入人类的军事网络,引爆了地球上所有的核弹,大多数的人类在灼热的核辐射中瞬间蒸发。沿着这一思路,在以《黑客帝国》为代表的赛博朋克(Cyberpunk)电影中,少量侥幸生存下来的人类或者准人类(半人半机械、半人半电子、克隆人等)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继续着斗争,但是显然这种存在已经不再是今天意义上的人类。

“后人类”的诞生

这种反乌托邦主义的焦虑反应了人类悲观的B面,而人类乐观的A面则认为我们将会和人工智能一起完成新的进化。

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尼采就提出了“超人”的概念。在尼采看来,当上帝死去,既有价值和伦理崩塌之后,具备强力意志的超人就将成为万物的准绳。这样的观点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都被认为是疯子的逻辑,但是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却可能成为引领人类走出尴尬处境的理论基础。

例如,后人类主义认为,人类应该主动改变自己的肉体和精神状态,从既定的人类概念中“涅槃重生。”通过基因工程、克隆技术、纳米医学、穿戴设备、脑信息上载和下载技术等对人类本身进行改造。通过这种改造,人的寿命、体能、智能都将得到极大的增强和延伸。人类自身逐渐成为半人类半人工智能,肉身逐渐消泯,直至无踪。钢铁侠、克隆人、终结者、超级黑客等都将成为的进化的某个方向,并最终实现永生的梦想。

当然,这种“永生”并不是肉体和灵魂的永生,而是一种有机与无机、肉体与信息的无界融合。此类存在即是某种意义上的“超人”或者“后人类”(Post-human)。相应的,后人类生存的场域将经历现实(Reality)-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加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的转变。新的价值体系也将会在不断的进化、碰撞、淘汰中逐渐形成。由于人类本身的进化,人工智能也将会在可控的范围内。

如果我们沿着乐观的后人类主义的思路展望未来,今天意义上的人类的确将会如福柯所说的那样如海滩上沙塑的人脸一样被抹去;但这种抹去不是终极的抹去,而是通向未来之域的必经阶段,也是人类完成涅槃的智慧之光。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