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被迫下架 《中国季刊》恐成最大赢家?

2017-08-25 02:47

近日,在中国政治学、国际关系学术圈被刷屏热议的一个话题是《中国季刊》(ChinaQuarterly)315篇论文被迫下架的事件。该刊系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创刊57年至今,在国际和中国学术界积累了良好的口碑;虽然近年来影响因子有所下降,却仍是中国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研究等领域的权威刊物。

据报道,8月18日,剑桥出版社未经《中国季刊》编辑部同意,就撤下了这315篇论文。对此,国际、中国学界议论纷纷,有谴责剑桥出版社的,也有对其表示理解的——毕竟该出版社时下正大力拓展中国市场,需要处理好与东道主国家的关系。《环球时报》此后发表社评,赞赏东道国的做法,旋即又在中国内外学术圈引发争议。昨日,有最新报道称,该刊又恢复了这315篇论文的下载。与此同时,亚洲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也在其官网上声称收到了类似的屏蔽通知。这几则消息联手将该事件再度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份《中国季刊》究竟是何方神圣?对它又为何众说纷纭?

首先,我们想知道,《中国季刊》到底是不是一份“反华刊物”?笔者作为《中国季刊》的长期读者,实事求是的讲,它真的不是一份“反华刊物”。说他反华,还真是太“抬举”了它,因为它就是想反也未必有那个能量。

虽然该刊在圈子内的口碑很好,但是毕竟是一份小众的、严谨的学术季刊,一年只有四期,每期不过五六篇文章,每篇却数万单词,“又臭又长”,英美老百姓谁会去看?还不如看《花花公子》、《太阳报》轻松。以笔者在海外求学时的切身经历来看,所谓“反华组织”更多的是靠收买网站、视频媒体、小报(酒店门缝下硬塞),甚至很不得人心地在节日集会“站街”或在景区门口“打坐”。对他们而言,费钱费力去收买只有少数专业人士阅读的学术期刊,并不是一个聪明的宣传策略。常言道,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中国秀才如此,洋秀才也强不到哪里去。反华势力要的是人潮涌动的气魄与声势,这样才能对所在国政府、议会形成压力,同时压制北京。小众学术刊物显然起不到这种效果。

有人说,那它或许能影响学术、政策精英。这种猜测可能还有一定道理。但是,如果一份一年到头刊发不了几篇文章的季刊就有这么大的功效,那伦敦城、华盛顿智库街、国会山旁边的那么多游说公司岂不早就被砸饭碗了?所以,即便承认该刊中存在一定量的论文对中国有负面叙述和评价,有关部门似乎也无需过度紧张。

第二,《中国季刊》里面有“反华”的文章吗?笔者认为,这些作者在主观上的意图不好判断;但客观上,确实还是有不少论文是对中国政府行为、中国人权状况提出批评的,或对中国当代史重大事件(如文革、三年困难时期等)给出与中国官方大相径庭的(负面)解释与诠释。

对此,笔者也认为要一分为二的看待。如果是严肃的学术探讨,大可不必过于计较。毕竟只是几篇学术争鸣,即便是负面批评,也不会对国家的安全、稳定构成现实威胁。更何况,如果其言之有据、论证有力,甚至给出了改进的建议,那不正是借“外脑”解决中国实际问题么?政府当前正在倡导“对网上善意批评要欢迎、研究和吸取”,不正是此意吗?

而对于确实存在抹黑、污蔑、造谣情况的文章(其实在严肃、有声望的学术期刊中,这类情况真不多见;谣言主要还是充斥于网络、视频),其实可以鼓励社科院、大学等机构的主流学者以“商榷”、“争鸣”的方式发文予以驳斥、澄清。事实上,包括《中国季刊》在内的好的学术期刊,是非常乐见争鸣的,都愿意在本刊刊登“商榷文”、“学术通讯”。他们甚至经常拿出一期篇幅,就某个专题特地邀请观点截然对立的学者发表观点,“挑起”论战。毕竟,没有那个主编不想把自己的刊物变成论争的擂台,因为争鸣的“战场”、风暴的中心本身就是其学术影响力的体现。功利地说,争鸣也有利于期刊影响因子的提高。

有趣的是,笔者一个朋友,真是个“好事之徒”,居然一板一眼地把315篇论文都做了内容分析并进行统计。他认为这份名单的开出,只是按照关键词搜索原则而粗略进行的,因而导致一方面不少内容其实并不反华的文章,只是因为涉及“敏感词”而惨遭下架;而另一方面,一些真正“反华”的文章却侥幸“逍遥法外”。

第三,《中国季刊》中的“反华”文章,会因为“进口”到国内而危害中国网络安全、政治安全吗?这个可能性其实也不大。

首先,英语水平足够好,能够大段阅读长篇英文论文的学者数量相对有限。不夸张的说,能看懂《中国季刊》的人,因为其中某篇文章的“煽动”就上街、串联、给政府“添麻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容易被煽惑、激怒的人群,99.99%的是看不懂、也不想看《中国季刊》的。所以,与其查《中国季刊》,不如加强对一些民族主义大众论坛的管理与引导,毕竟那里才是产生“观众成本”的地方。

其次,在中国,即便在政治学界、国际关系学界,非常关注该刊的学者数量也有限。譬如专攻马列等领域的学者,可能除了偶尔需要“西方错误思想”做标靶外,不大会阅读、引用该刊。我们实在很少在这类正统刊物文章的“参考文献”中发现《中国季刊》论文的身影。

第四,即便上述315篇文章都是“敌对势力的攻击”,那么简单要求其下架就可以消除其负面影响了吗?同样很难。从笔者同行、朋友圈的反应来看,至少目前已经有如下事实和趋势。首先,这315篇论文已经成为“经典”,早有“学术雷锋”将其下载、打包,在不同的群或网盘中传阅。就像当年孔子选诗经一样,这次有关部门的举措,似乎客观上为部分“调皮的学者”钦定了一个精选集,省却了他们从浩如烟海的文献中挑选文章的苦恼。其次,学界普遍预测,该刊明年的影响因子将上涨,同时在国际国内学界的关注度、美誉度都将提升。在此,尤其是那些本来就具有一定反华倾向的媒体、非政府组织,更或将该刊捧为“自由世界抵御北京文化侵略的桥头堡”,从而获得额外的赞助与荣誉。

去年,中国学界另一个热门事件就是清华大学历史系秦晖教授新书《走出帝制》的下架。而颇为吊诡的是,恰恰是这次“下架”事件,成就了该书的大卖。消息一出,就有不少学人赶赴书店,声言愿高价抢购。后来,该书的word版、PDF电子版等也迅速在网络上流传。难怪当时有人戏称,肯定是出版商收买了谁,才放出这么一个促销的大招。那如今,当风波过后,《中国季刊》会成“最大赢家”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