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比楼市更靠谱:让股价涨一涨 让房价停一停

2017-08-24 08:21

楼市和股市,像是中国经济中的一对跷跷板,一方升起意味着另一方落下,跷跷板的两端是股市与楼市的相爱相杀。即便如此,楼价和股价的交替上升,在过去20年来为中国创造出了惊人的财富。然而,在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看来,股市比楼市更靠谱。股票价格上涨的风险比房地产价格上涨所带来风险小得多,所带来危害也小得多,而多年来房地产价格的飙涨,却着实令人忧虑。作为中国证券理论的奠基人之一,吴晓球认为,注册制不是市场波动的源头,而应该是中国资本市场、股票发行制度改革的目标,推动中国股票发行制度的改革非常重要。在注册制条件下,实质性审查的内容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充分披露,一家企业值多少钱应该由市场说了算,这才是符合资本市场要求的。

 

注册制不是市场波动的源头

 

权责不对称是现有核准制的最大问题

 

注册制应该是中国资本市场、股票发行制度改革的目标,这一点应该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下去。现在的核准制和过去的行政审批相比是巨大的进步,但是它最大的问题是权责不对称,同时上市公司的标准还是传统的。比如我们注重资产规模,我们注重盈利的历史,实际上新经济对会计账目资产要求并不是很严,有些人可能没有多少收入资产,但是它的市场定价很高,它可能现在是亏损的,当然定价也会很高。比如最近有几个新兴的,像OFO、摩拜等等,也许是一个新的经济体、新的经济的方式。像这种经济状态,要在中国上市是不可能的。

 

注册制时代企业值多少钱由市场说了算

 

我想推动中国股票发行制度的改革还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发行标准要改,基于新经济时代的发行标准,不是基于传统工业社会的标准;第二、它的重点不同,在核准制情况下,是实质性审查,包括财务审查是很实质的,甚至对未来的成长性都要作出判断。在注册制条件下,这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有没有成长我们不管,但是你要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信息是不是真的,只要充分披露,这家企业值多少钱由市场说了算,这符合资本市场本来要求的。

 

关注市场波动背后的力量

 

我们不要去害怕注册制,以为注册制是市场波动的源头,实际上市场波动也是分原因的。如果这个市场波动是转型带来的、是产业周期带来的,我认为这个波动就很好,就是正常的,因为可以通过波动把没有生命力的企业淘汰掉,这是市场健康的标志。如果来自于内幕交易、来自于固守传统的制度、来自于操纵市场、来自于虚假信息披露,就要引起我们的警惕。所以我们不害怕波动,要关注的是后面的力量是什么。

 

注册制将揭穿上市公司的美丽谎言

 

如果采取注册制,真正威胁的是现在泡沫非常大的上市公司,现在之所以价值这么高,是有一个美丽的外衣,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注册制之后会把这个美丽的外衣脱去,美丽的谎言也会被揭穿,所以就不行了。实际上要相信这个市场是理性的,有时候我们要找到能够让市场理性估值的机制,我们不要维持一个外表虽然很平静,但实际上市场没有生命力的状态,我们是不需要的。

 

交易量小的时候可以考虑投资

 

投资是一门综合艺术,的确没那么简单,不是跟风能够得来的,投资需要坚定的毅力,需要深刻的洞察力。人永远是等到大家都热了就开始兴奋了,实际上这个时候风险就开始来了。我认为交易量就是很重要的标志,交易量小的时候,一定是你开始可以考虑投资的时候了,如果交易量巨大,一定是风险即将来临,因为大家都那么狂躁、都那么失去理性,你就不能再失去理性了。

 

想成功就去做99%的人不看好的事

 

为什么有一些人在市场上投资能成功,因为他和大多数人的行为不一样,这一点还真的是一个规律。这个社会不可能让90%的人都去发大财,那财从哪里来?无论是投资还是实体经济都是这样的,老的像马云,年轻的像摩拜、OFO这些新的业态,都是少数人在做,这些人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当时99%的人都不看好,极少人看好它的时候开始做,就成功了。所以我们一般选择成功不是选择99%的人都做的事,规律就是这样的。

 

让股价涨一涨,让房价停一停

 

只靠房地产国家难发展

 

如果一个国家,特别是一个大国,经济的发展只是通过房地产的扩张来完成,那么它很难进入到一个高收入国家的水平。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始终是引领一个国家长期持续稳定增长,特别是走向高收入国家的一个重要的动力。所以对中国来说,现在我们也面临一个重要的转型。当然,现在我们国家房地产的势头还非常猛,虽然每到这个时候都在调控,实际上我们的调控有时候产生的效果是比较短期的,没有从制度层面上去约束它。

 

股价上涨风险<楼价上涨风险

 

我本人非常不希望我们房地产的价格如此快速地上涨,这和中国经济发展的水平、人均收入的水平是不匹配的。可能是某种力量的使然,因为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国货币的存量非常大,M2的规模非常之大,大概是GDP的两倍多。所以在这种条件下,过大的货币存量总要释放动能,释放购买力。要么就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这个也可以吸纳一部分过量的存量货币,但是这个对社会的破坏力非常大,要不然资产价格上涨,一个是不动产,主要是房地产,还有一个是金融资产,特别是像股票这类权益类的资产的价格上涨。

 

在房地产价格上涨、股票价格上涨这两个中如果只选一个的话,我感觉政府部门更喜欢房地产价格上涨,而不太喜欢股票价格上涨,认为股票价格上涨可能会带来重大的金融风险。实际上恰恰相反,股票价格的上涨风险比房地产价格上涨所带来风险小得多,所带来危害也小得多。所以如果让我来进行选择,我会让股价涨一涨,让房价停一停,可能对中国会更好。

 

资本市场重心在于投资而非融资

 

就像说房子不是用来炒的,是用来住的一样,资本市场过去我们认为是用来融资的,实际上我认为资本市场是用来投资的,在这种条件下,对市场监管就变得非常重要,因为要对投资者负责,要加强对信息披露的监管,加强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欺诈上市等违法行为的监管,这样才是真正投资的市场。

 

监管部门不应过多干预市场成长

 

监管部门唯一的职责就是监管,至于市场指数会不会涨,市场市值会不会大,一切由经济的基本面说了算,一切由政策的取向说了算,一切由公司成长性说了算,而不是由监管说了算。监管部门不要参与到市场的成长中来,你对违规违法行为的监管是全部的工作重点。

 

国家应给予民众较好的房价预期

 

问:清华、北大、人大的学生毕业后买不起学区房,您怎么看?

 

吴晓球:我希望年轻人先从租房开始。但是这个国家的政策,经济未来的趋势,特别是房地产价格的预期,还是要给人们一个很好的未来。现在工资收入增长远远比房子价格上涨要慢的话,的确会没有希望。我不相信我们找不到一个让房地产价格平稳的方法。

 

问:对新《证券法》的修改有何期待?

 

吴晓球:《证券法》修改的核心我认为还是要为推出注册制提供法律保障,提供法律依据,它是一场中国资本市场制度的变革,深刻的革命。不要把《证券法》的修改仅仅理解为简单的修法、简单的一个法律修改的过程,它实际上一定要体现出中国资本市场化深刻的变化,要体现出金融资源,包括资本市场的资源由市场来配置、来决定这样一个基本的理念。

 

问:反全球化是社会的倒退么?对世界金融市场会带来哪些影响?

 

吴晓球:一个国家,特别是一个大国,当它开始为了自身利益不顾一切地采取各种极端地措施和政策,甚至不惜采取一个保护主义的措施,我认为这是它开始走向衰落的一个标志,因为它怕竞争,显而易见自信力没有了。我不认为这个政策能长期下去。特朗普只是说美国利益优先,就这个目标本身来说没有问题,只是说采取的措施有些问题。也有人说现在全世界有两大泡沫,一大泡沫就是美国金融市场、股票市场巨大的泡沫,还有一个泡沫就是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巨大泡沫。这两大泡沫的确对未来可能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本文刊于2017年8月24日腾讯网。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