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能否驾驭缅甸经济航船

2017-08-10 03:20

执政了逾一年之后,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下简称民盟)政府终于开始把工作重心向经济发展领域倾斜。近日,昂山素季的首席经济顾问、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副教授肖恩•特纳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接下来的3个月,或者可以肯定的说6个月时间里,政府的政策将转向促进经济的增长。素季完全了解经济的重要性。”

不过,缅甸历史学家丹敏吴总结发现,自从1918年现代缅甸政治体系诞生以来,经济问题从来就没有成为缅甸政治的焦点。面对被忽视了百年的经济发展问题,昂山素季能否摆脱历史惯性?

“民盟政府忽视了经济”

众望所归的缅甸民盟政府于2016年4月开始执政,但是让各界大失所望的是:2016/2017财年缅甸GDP增长率6.4%,为2011年该国开启政治转型以来的最低;该财年缅甸吸引外国直接投资68.7亿美元,比前一财年下降了27.7%。造成这种局面的直接原因是:

第一,新政府有意让仰光的房地产热降温,并限制石油和矿业领域的投资意在使经济发展路径多元化。去年5月,仰光省省长漂明登发布政令要求仰光市正在建设中的200多栋9层以上高楼暂停修建,等待重新审核。缅甸石油进口销售协会向政府建议禁止外资进入石油销售领域以保护本国企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月缅甸的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外国投资额达到224亿美元,占全部外国投资的32.12%, 是缅甸吸引外资最多的领域。

第二,新政府的政策不明晰,投资者持观望态度,避险情绪占上风。世界银行公布的“营商便利指数”中,缅甸在190个国家中排名第170。今年3月的一个论坛上,昂山素季没有正面回应商界领袖们改革中小企业的提议,而是鼓励他们去思考怎样为国家的和平进程出力。

第三,部分主管经济官员缺乏能力,政府决策流程不畅。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形容素季政府两大特点是“糟糕透顶的沟通”和“对集权的嗜好”。一位外国投资者抱怨说:“前巩发党政府的经济决策者富有经验,并且愿意倾听商界的意见。本届政府将商业视为恶魔,我们不知道找谁去谈,也不知道素季愿意听谁的。”

总结起来,就是缅甸华人富商、恒泽集团主席潘继泽所说:“民盟政府忽视了经济”。昂山素季公开宣称要把民族和解与国内和平作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她说:“经济政策最重要的出发点是民族和解,没有民族和解,我们无法前行。”毕竟,缅甸自1948年独立以来,内战就一直没有结束。民族矛盾和宗教隔阂一直严重困扰着这个曾经富庶的东南亚国家。

但是,经济发展才是实现民族和解的最有效手段。事实上,当下的缅甸就有一个生动的例子。根据英国学者的研究,缅甸最大的少数民族武装组织之一克伦民族联盟之所以能够积极参与和平进程并率先同政府签署《全国停火协议》,根本原因就在于20世纪90年代以来与泰国交界的缅甸克伦邦大部分地区打破封闭状态和经贸活动的迅速发展。

从稳定到增长

必须承认,50年的军政府统治严重破坏了缅甸的经济基础,普通民众对于政府发展经济的能力缺乏信心。前巩发党政府留下了巨额预算赤字及贸易赤字、不明原因缩水的外汇储备和下台前突击批准的大量项目。民盟政府花费了比预计更多的时间来清理财政资金和政府债务。因此,新政府第一年的经济工作思路是求稳定而不是求增长,努力控制通货膨胀防止出现社会危机。

现在,缅甸政府的经济工作重心已经转为促增长。对此,缅甸计划财政部部长吴觉温给出了形象的比喻“缅甸在2016年就像跑道上等待的飞机,准备好在2017 年起飞。”

新的《缅甸投资法》已于今年4月1日开始正式生效。该法确定了土地使用、税务减免等制度,旨在促进国内和国际投资,为缅甸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世界银行评价认为,新的投资法的实施和宏观经济改革的继续推进,将促进外国直接投资的增长、增强投资者信心和创造更多就业。

温楷、塞昂等经验丰富、口碑良好的经济官员被赋予重任。8月1日,缅甸总统府发布文告任命建设部部长温楷兼任电力能源部部长,温楷的“双肩挑”给了外界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缅甸将以电力和道路交通作为经济增长点。另外,人称“经济特区先生”的塞昂也在不久前被任命为计划财政部副部长,主要负责经济规划。赛昂曾经担任仰光迪拉瓦经济特区管委会主席,拥有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博士学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7/2018财年缅甸的经济增速将摆脱低谷达到7.5%。当下缅甸经济发展的大背景是该国历史性的政治转型,各种复杂因素重出叠加,72岁的“民主偶像”昂山素季能否驾驭缅甸经济航船,全世界都拭目以待。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