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中国:三十多起“谋杀” 就这么波澜不惊!

2017-08-08 02:42

看看网易《知道》出品的这份调查,多么的触目惊心!而这应该只是冰山的一角······

虐心的事实证明,中国的“传销”早已非传统意义上的“传销”,而是明目张胆的诈骗与谋杀!

知法而犯法,倘若不下重手惩治,中国恐会沦为无法无天的乱世!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至2017年有33人死于传销组织。从东北、华北、长江中下游平原,一直到两广,每年都有年轻人踏入传销身亡,几乎每个东部省份都会摊上几桩命案,其中江苏6起,浙江、福建和湖南各4起。

传销青年之死并非孤例,一具尸体出现在天津静海区水塘里的同天晚上,另一具年轻人的遗体也被发现在天津。张超,山东人,7月10号离家前往天津求职,4天以后家人收到电话,说他13号晚在静海区死去,尸体被发现在20多公里外的西青区张家窝镇。

此后,天津官方宣布重力打击传销组织,承诺20天内清除静海区内的窝点。然而,将“传销”和“死亡”输入搜索栏,会看到不只天津,而是遍布东部地区的传销命案。网易新闻《知道》通过公开资料检索,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到2017年有33人死于传销组织。从东北、华北、长江中下游平原,一直到两广,每年都有年轻人踏入传销身亡,几乎每个东部省份都会摊上几桩命案,其中江苏6起,浙江、福建和湖南各4起。

不管是张超,或者是如下所提及的这些死于传销的年轻人们的案例,都经过了媒体筛选,或者出现在公开的法律文书里,它们并非事实的全部,或许——只是其中很小一个部分。

江山某传销组织受审

静海区的另一桩命案

7月14日,山东菏泽一位农民在吃饭时接到一个电话,号码是儿子的,但声音却不对劲。电话由天津市张家窝镇派出所民警打来,通知他儿子出事了。

张家父母带着几个邻居连夜赶到天津,一直等到9点派出所上班,在市区一个医院中见到了儿子的遗体,没有外伤,双眼半睁着。

“我表弟是死不瞑目,”他的表姐说。他们从警察口中得知,孩子是13号晚在静海区病重,然后被连夜抛弃到20多公里外的张家窝镇一条偏僻的路边,在第二天早上被发现。

根据警方最近的通报,张超在13日当天有中暑症状,服药之后未见好转,传销人员打算将他送至车站让他回家;然而途中病情恶化,他们便将张超弃于事发地。

张超,2016年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毕业后在云南六建实习过一段时间。云南太远,他又恋家,于是和家人商量、打了离职报告回到北方,最近从网上得到求职信息,前往天津,“我妗妗还想着他能领个对象回来,但是现在啥都没有了,”张超的表姐说。

他们回想过去的4天,儿子没要过钱,最后一条短信是回应母亲的来电,“在吃饭,不方便接电话。”当时他总不接电话,会过一阵子再拨回来。母亲和张超通话时听到过一句“这边环境不好,实在不行我就回家”,她反反复复回想,只能认为这就是儿子求救过的线索。这一对农民夫妇终日在田间地头干活,他们不了解、也没有时间了解传销是什么,更不知道那些流传网络的传销求救宝典。

张超的家人难以承担殡仪馆1000元一天的费用,火化遗体后已经回到老家等待警方通知;抛尸者和当时联络张超的人当天被警方抓获。

张超2016年毕业,如今刚刚结束实习。

命案屡见不鲜

传销组织里往往盛传财富的故事,但恶魔们铺下的陷阱却平淡无奇:老朋友邀请出游、公司要求面试,或者女网友邀请见面,这的确像是平淡生活中偶尔会发生的好事,并不至于好到令人生疑。

2014年死去的青年伍刚为了一份三星手机配件厂中4000元的装配工作来到天津静海区,然而一进门,等待他的是没收钱财、全天洗脑和体罚的遭遇,这同样是以“蝶蓓蕾”为名号,宣传“一年能赚536万”的传销组织。9天之后,他在逃生过程中溺水身亡。

2015年,河南死去的孙姓青年为了与网恋的姑娘相见而前往平顶山,却发现接待他的并非网友,而是之后那些扼住他脖子、用热水浇脸、拿毛巾捂嘴、扒嘴灌水的传销人员。他在8天之后被折磨致死。

2014年死去的甘肃男子郭华新婚不久,妻子刚刚怀孕,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他听说朋友开了两家服装厂要人帮忙,决定过去看看。郭华在进门的那一刻就发现事情不对,准备夺门而逃,于是准备好的毛巾捂到他的嘴上。旁边有人拿出手机大声放音乐,好让邻居不来找麻烦。郭华的脸变成紫黑,终于不再动弹。

初入牢笼,杀威棍在所难免——传销人员常把他们的窝点称作“家”,而虐待则是招呼“新朋友”或者“家庭新成员”的方式。罚站、禁食、高强度运动是常事,更多的是人格侮辱:根据与伍刚一同逃脱的朋友所描述,他们会拉起一个新人的四肢,使劲去掐他的大腿根,还给这个活动起了名——“生孩子”。

殴打并非唯一的手段,他们有更多手段来戏弄这些无依的年轻人,比如被骗至山东省潍坊市的秦某,他得到了传销人员的许可,如果答对他们的问题就能离开,答错就只能做运动。在接二连三的错题之后,他做了40几个俯卧撑、20多个蹲起、40多个仰卧起坐,在他筋疲力尽的时候,其他人架着他做了120个仰卧起坐和40几个蹲起。最终他还是没能答对任何一道题、得到离开的资格,而是从嘴边冒出红色的血沫,因窒息而死。

在庭审记录中找不到他们到底问了什么问题,也就再没人知道到底什么答案能将秦某解救出那间牢笼。

无所不在的暴力难以刹车,在33个案例中,16个人被殴打致死。媒体会隐去遗体的细节,但从法院判决书中的法医鉴定结果中,或许可以瞥见他们生前受过的伤害:

2013年死去的胡某,曾被骗到福建省,他想要逃离,然而一群人按住了他,他在几天内持续被围殴,直到“胸部都软下去”,法医鉴定结果显示他“胸部检见广泛性皮下出血,肺脏破裂、肝脏破裂,胸腹腔出血达1200ml;胸廓塌陷,肋骨多发性骨折,胸腔积血,肺萎缩,血气胸形成”。

2014年,吴友德被天狮公司的传销人员骗至衡阳市,22天之后,他拿起菜刀,威胁他们并要求离开。然而他最终难敌一群人的围殴,被招呼以拳脚、皮鞋和板凳,尸检结果中说他“符合胸部遭受钝性外力(徒手类钝物)作用致创伤性休克(或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某种程度上来讲,罹难的青年人是组织中为数不多的清醒者,他们不屈从于暴力、不认可洗脑、不愿交出家人和自己辛苦赚来的钱,然而这些念头哪怕露出一点就会招致暴力。大学毕业生张禹,在多日恳求无果之后失去控制,大喊一声“老子不陪你们玩了”冲向门口,即刻被拦下来,被殴打致死。同样是大学毕业生的孙延宇因要求离开而被不断按在水盆里,最终勒断舌骨、踢爆脊柱而死。

更多的人在进门的那一刻就显示出不配合,开始喊叫,于是毛巾捂上他们的口鼻,直到他们脸色变紫、不再动弹,在33个案例中,因窒息死去的年轻人有8个。

确乎有人选择了暂时曲意逢迎,再暗地里飞跃牢笼,也有不少传奇证明他们曾做到过,然而现实并非动作片片场,片刻自由之后实际藏着种种陷阱,在这33人中,有5人是从楼上坠下,有3人在逃亡中溺水而死,山西人任某被骗到淮安,遭非法拘禁5天之后决定从4楼逃脱,却在次日被发现溺亡于清安河内;伍刚的命运雷同,他不会游泳,在河水中摔倒之后再也没站起来。

踏入水中以前,伍刚曾试图抓住命运的稻草:他在奔逃过程中闯入几户人家,呼喊求救,然而他们将他推出门去,将家门重重关上。

传销组织人员众多,抓捕往往有漏网之鱼:2013年12月24日,冉某在山东省潍坊市的一处民居中被捂住口鼻窒息而死,主犯随即被抓,其余从犯在网上被追逃;然而第二年的3月27号,同一座城市、同一片城区,2公里之外,相同的传销人员再一次将秦某杀死,这一次受害人不是窒息身亡,而是在长时间高强度锻炼后,被体罚致死。

嫌疑人往往面临三项罪名:抢劫,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组织者获刑最重,视情节严重程度从死缓到10年有期徒刑不等;而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中的主犯亦面临为期10年左右的有期徒刑。

从犯们根据情节轻重而面临1到10年的刑法,他们往往在法庭中强调自己也是传销组织的受害者,也愿意悔过。在潍坊案中,两起命案都参与了的从犯陈冲,第一次负责按着冉某,以防对方反抗或逃脱,第二次则从网上以女性身份骗来秦某,并在他筋疲力尽之后架着他继续运动,直至被害人力竭身亡。他申辩,自己也是受骗至此,并且曾照料两位受害者,以防止他们自残、自杀,甚至劝阻他们“不要想不开”。最终他因悔过态度良好而获刑10年。

然而,或许有些案子从未被起诉过。青年乔志辉,在大学毕业两年之后踏入传销组织,在2011年从湖北省襄阳市一处民居的4楼坠亡。警方在查证之后将案子定性为自杀,而当时被抓获的传销人员均在行政拘留之后放走。

蝶贝蕾传销组织聚集地

2010至2017年死于传销的不完全名单

王某,于2010年因拒绝配合被围殴致死,时年21岁,事发地为湖北省襄阳市谷城县。

余雄,于2011年2月9日被围殴致死,时年20岁,事发地为山西省运城市。

乔志辉,于2011年3月29日从四楼坠亡,事发地为湖北省襄阳市。

黄伟,于2011年6月23日跳河,溺水身亡,时年26岁,事发地为浙江省嘉兴市。

张禹,于2011年12月25日逃离不成被围殴致死,时年25岁,事发地为广东省东莞市。

何某,于2013年4月28日因围殴、窒息而死,事发地为湖南省岳阳市,为传销组织天狮所为。

孙延宇,于2013年7月6日因强行离开被围殴致死,时年24岁,事发地为广东省东莞市。

万某,于2013年7月21日因拒绝配合被围殴身亡,事发地为福建省莆田市。

陈某,于2013年8月8日因呼救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事发地为江苏省徐州市。

靳某,于2013年12月13日被殴打致死,事发地为浙江省临安市。

冉某,于2013年12月24日因逃跑呼救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事发地为山东省潍坊市。

曹某,于2014年1月13日因欲逃离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事发地为福建省漳州市。

李某,于2014年1月23日因试图求救被围殴致死,事发地为湖南省韶关市。

吴友德,于2014年1月25日被围殴身亡,事发地为湖南省衡阳市,为传销组织天狮所为。

胡某,于2014年2月24日因拒绝服从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事发地为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

胡某,于2014年3月20日因拒绝服从被围殴致死,事发地为安徽省安庆市。

秦某,于2014年3月27日被体罚致死,事发地为山东省潍坊市。

伍刚,于2014年4月29日逃跑过程中溺水身亡,时年21岁,事发地为天津市静海区,为传销组织“蝶蓓蕾”所为。

孙某,于2014年5月16日被虐待致死,时年27岁,事发地为江苏省泰州海陵区海光新村。

郭华,于2014年5月19日因拒绝服从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时年28岁,事发地为湖北省襄阳市。

黄某,于2014年11月20日因拒绝服从被围殴致死,事发地为江西省赣州市。

万某,于2014年11月22日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事发地为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

程水兵,于2015年1月4日从6楼坠亡,时年28岁,事发地为湖南省娄底市。

黄金望,于2015年1月6日被捂住口鼻窒息身亡,事发地为浙江省江山市。

夏爱兵,于2015年9月6日翻窗逃脱中从7楼坠亡,事发地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

贾某,于2016年5月28日因拒绝配合,被按到水桶中窒息身亡,时年26岁,事发地为浙江省金华市。

周怀胜,于2016年6月4日被围殴致死,时年24岁,事发地为河南信阳市。

宋某,于2016年6月9日逃离过程中坠楼而亡,事发地为江苏省无锡市。

王某,于2016年7月8日为逃脱而跳楼坠亡,事发地为江苏省南京市。

余某,于2016年8月10日被围殴致死,时年28岁,事发地为江苏省丹阳市。

任某,于2016年8月18日逃跑过程中溺水身亡,时年24岁,事发地为江苏省淮安市。

向某,于2016年8月26日被围殴致死,时年33岁,事发地为陕西省汉中市。

向某,于2017年7月12日因试图求救,被围殴致死,时年23岁,事发地为河北省沧州市。

作者:庞礴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