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樹梨花一溪月 不知今夜屬何人?

2017-08-04 05:23

《人物之本,出乎情性》

7月31日是白宮新任幕僚長凱利的就任儀式,剛剛就任白宮通訊主管的史卡拉穆奇也參加了,想不到儀式結束後,凱利立即把史卡拉穆奇單獨叫到辦公室,要求他辭職。這與10天前史卡拉穆奇剛上任時,神采奕奕、信誓旦旦將全力效忠總統川普的畫面,非常的不搭調,也使群眾感到震驚。

史卡拉穆奇的離職,意味著新上任的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希望在白宮建立新秩序。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31日也表示,川普總統向凱利表示,所有白宮官員,包括首席白宮顧問班農及其女婿庫什納,都將直接對凱利負責。從這個跡象顯示,經過這幾個月的過程,美國政治素人的總統川普,已經對行政體系該有的度,開始知道要去遵循,否則將使他在幕僚作業上未來將無人可用。

我們從去年12月22日,看到當做為候任總統的川普任命米勒為其白宮通訊主管,但就在兩天後,也就是聖誕節前夕辭職。隨後由準備出任白宮新聞發言人斯派塞,同意兼任通訊主管一職,直到找到替代人選為止。今年2月22日,川普宣布任命杜布克擔任通訊主管,但3個月後,杜布克辭職,斯派基又臨危受命再次兼任,一直到7月21日史卡拉穆奇被任命為通訊主管,但是斯派塞也隨之辭掉發言人一職。

史卡拉穆奇是一位喜歡在台上發言的商人,其風格與御任的杜布克完全相反,過去杜布克是資深政治精英層,他習慣於在幕後指揮白宮行政體系如何傳遞訊息。史卡拉穆奇的個性使他短短10天就畢業,他的這一短命攪和,也使得斯派塞成為美國歷史上任期最短的新聞發言人之一。

這也使我們想到在網絡上的井底效應,包括(Facebook)在內,常常有一群人自組一個團隊,雖然是彼此有興趣的專業,全部是同一光譜和想法比較接近的人,同聲同氣之外,好惡也大同小異,很容易他們就會自我在談論上設限。唯一看不到的是,生活圈子太狹隘,使排它性增強到無法接受客觀的學習提升機會,很容易就會錯覺自己的好惡想法就是救世界的良藥,甚至忘記了該站的位置,更不用說去考慮,隨口的發言是否現實。(倘若民間的網群必須學習尊重他人,才能提升自己,那麼白宮的行政團隊與總統川普,似乎也該是好好反省檢討了。)

總統川普就任這幾個月以來,國民對他的評價也南轅北轍,雖然大家的感覺是,川普的作風製造了許多沒有必要的,混亂與衝突,但支持與反對陣營對此反應竟也截然不同,一方大表贊同,另一方面則擔心國家和民主制度將毀於一旦。不容否認開始導致這些突兀現象的,是「通俄門」的陰影,不斷的如影隨形,但話再說回來,如果一切是空穴來風或者是捕風捉影,應該不會有這麼大的「殺傷力」。

CBS新聞30日發表最新的追蹤調查結果,將民眾分成四大類別,分別是鐵桿支持派、有條件支持派、觀望派及反對派。目前鐵桿支持派的比例輕微下降了4個百分點,反對派增加了6個百分點,換言之川普政府雖然爭議不斷,但民間依然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態。在鐵桿支持派中,大多數受訪者樂見川普公開指責不忠分子,挑戰主流媒體,覺得總統正在為他們抗爭,因為川普使得國家與他們變得更安全。

有趣的是,這群鐵桿支持派,只效忠川普本人,對保守派、共和黨等傳統政治標籤並沒有太大興趣,唯一不同的是這群人的年齡平均高於其他組別。反而有條件支持派別中,他們雖然也支持川普,其理由只是贊成總統川普的主張與政策,而不是喜歡川普這個人,同時想要看到川普能拿出政績來。

華人歷史中,秦始皇曾建造阿房宮,其前殿是專門用來做舉行朝會之用。皇宮朝會往往以議政作為主要內容,這也是最早開始出現了「會議」的象徵。司馬遷在「史記、平津侯主父列傳」中說,漢武帝時,承相公孫弘「每朝會議」,都事先一一分析諸事原委,預想出各種可能,讓皇帝自己進行決策,「不肯面折廷爭」,他和公卿大臣事先協商,有了一致的意見。若朝堂上看到皇帝的臉色不同,他們立即違背原先的約定,完全順應天子的意思。

美國是民主憲政立國的國家,法律保護著美國立國的精神,就算是總統也必須依法行事,聯邦參眾兩院在很多議事上,都能使白宮的政策,根本出不了門去執行,那怕是和川普同為共和黨的議員,也會擇善固執。不過總統畢竟是國家的最高統帥,如果川普懂得在個人作風與行為語言上稍作調整,也許可減少「人心惶惶」的不安情緒,希望川普總統能從白宮內部幕僚團隊上做起,避免邊做邊漏,永遠無法漂亮的展現理念。

值得一提的是,「移民政策」始終都是川普贏得總統大選的主要原因,這個政策在相當程度上,都令美國人相信,可以維持美國優先以及增加就業機會。但我們也知道,其實歐巴馬時代想要大赦移民和每年接受11萬難民,從反恐與經濟的角度上,早已使主流的美國人感到不安,更遑論是保守派的美國人。這二天川普又宣布加緊縮小移民政策寬鬆的部份,勢必要影響到未來世界各國人士想要做「美國夢」的機率,然而對華人移民而言,我們認為絕對影響低於其他族裔,這是從他可能出台的規定去考量。我們真正在乎的是,未來川普對移民或已經在美生活的華人,有沒有看到我們的貢獻與價值。


《舊山雖在不關身、論美中俄關係對華人的影響》

從去年就有不少人私下問我,為什麼那麼擔心美俄關係好轉會對在美華人不利?我們從外交、政治、國防、經濟面來看,美中俄三國的歷史宿命。二戰後,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前蘇聯主導的華沙公約組織,一直都維持「冷戰」的態勢,「布拉格春天」發生之後,大量東歐國家的知識份子,第一首選就是流亡美國,今天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頂尖的終身教授,十有八九均來自這些國家。

由於長期前蘇聯在不斷派兵鎮壓各附庸國之後,卻在阿富汗戰爭陷入泥沼,終於頂不住內部的壓力,導致前蘇聯的解體,並正式結束了「冷戰」與「華沙公約」。而恰在前後敏感的時段,中國在經濟改革開放以後,逐漸從「文革」的殘害中,走到今天的和平崛起茁壯。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中國移民,離鄉背井移民到世界各地,其中以美國為最,1980年之後到2000年,我們看到中國大陸的努力,也看到華人克勤克儉在海外創造的奇蹟,都同步造就了現在你看到的中國。很多人會說,這二者之間有關聯嗎?有,而且百分之百,但不是這篇文章的主題,我們只說到此。

前蘇聯解體後,美國一國獨大,維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使美軍幾乎常常處在戰爭的狀態,也使美國的軍隊從高科技的層面上擁有精良的武器,美軍長期以來三軍聯合作戰相互配合的水平,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相提並論。俄羅斯的經濟遠不如前蘇聯,目前俄軍仍維持一定的具有「殺傷力」,但從數量和精密上,由於鄰國烏克蘭與車城的不願與之為伍,多少都減低了質量。俄羅斯總統普京,非常聰明的向中國靠攏,是他重振俄羅斯的企圖顯現,只可惜他有極為可怕的弱點,一個是他的狠,不斷殘殺他的政敵於世界各地,另一個是他的富可敵國,美國的二個首富(含世界首富的比爾蓋茲是在內)合起來的財富,都不如普京,據說他一個人就坐擁2000億美金的資產,美國川普總統的38億,和普京相比就成了「Baby」。

歐巴馬總統執政8年,使整個美國覺醒,原來美國除了有一流的軍隊之外,國力已大不如前,在逐漸詭異的國際局勢演變中,歐巴馬除了說狠話之外,在重要的節骨眼上,根本使不上力,「重返亞太」又使美國在中東反恐上,疲於奔命兩頭毫無建樹。美國本土竟直接受到恐怖的襲擊,人心的不安,成就了川普總統的當選。偏偏在這個時候,美國又以俄羅斯干預美國的總統大選,不斷的花很多的時間與精力,在追究俄羅斯的責任。(憑良心說,票是每個選民投出來的,除非做票,誰又能證明,俄羅斯的運作,能影響多少美國人的心理?此事除了內耗必成羅生門。)

生活在美國多年,我們看到了美國的民主制度已到了一個瓶頸,兩黨為了鞏固選票,過多的福利去收買選民,使美國人不懂得節約,過多的使用未來錢,在年青一代的人已成為普遍的現象。浪漫的思想,也使美國政府把矛頭直接指向兩大國,那就是中國與俄羅斯。問題是,美國的華人在各地都表現不俗,尤其是在經濟上更是,一旦美俄修好,減低美對俄的經濟制裁,就會全面敵視一直與美國有貿易逆差談判的中國,也將嚴重影響到美國朝野對華人的評價。(過去法拉盛的發展,主流社會就不只一次指責華人製造了髒與亂,使他們失去美麗的家園,可他們沒有檢討80年代,他們自己把地產以高價賣給了華人,且今天的奇蹟,也是華人創造的。)

有民主黨籍民意代表以「福利」的爭取公平,提出了「亞裔細分法」,從戰術上,是沒有錯的,因為華人本身也會自我細分,大到兩岸三地,小到筆者寫「白鹿原」陝西的朋友很開心,寫「雞毛飛上天」浙江的人很高興,這是人不親土親的情感表現。此時此刻,從戰略上;我們就不贊成「亞裔細分法」,因為爭取福利並非華人的目標,由於華人的數量是亞裔中之最,絕大多數都在美國置產置業落地生根,大家都在努力讓主流看到華人的價值,且強調我們也是美國人,不容被邊緣化,「細分法」肯定會減低華人凝聚的力量。

美國與俄羅斯從冷戰到現在,相互仇恨的心結已是根深蒂固,俄羅斯的猶太人在美已多年,也就是說俄羅斯人在美的數量有限。但華人卻完全兩樣,且美中一直是密切的貿易夥伴,雖然朝鮮與台灣的問題,一直是兩大國在外交上的爭議,但是幾十年下來,都沒有使美中的關係有激化的情緒。令我們擔心的是,東海、南海、加上中印邊界的爭端,都讓國際間與週遭國家,將之歸之於中國之崛起,認為美國的勢微已不能再主導區域的安全,會不會因此而導致美中擦槍走火?(從政治學而言,美俄的勢不兩立,美國的朝野就會趨緩與中國緊張的關係,主流社會的人,就會更容易接受華人對美國的貢獻與尊重。)


《亞裔在美國的地位》

2010年,亞裔美國人佔美國人口的48%,根據美國新聞編輯社2016年多元化調查報告,亞太裔占報紙和網絡新聞編輯室的比例為4.25%,與非洲裔、拉丁裔、美國原住民的數字大致相當。亞裔美國人一直是美國很重要的一部份,而「亞裔」是廿世紀六十年代末的舊金山,歷史學家(Yuji Ichioka)日本人市岡裕次創造的。如果回塑到史實,中國人早在百多年前就幫美國建立了橫貫美國大陸的鐵路,又豈是區區「亞裔」可以比擬。(而這也是這二年,每次筆者在紀念華人築鐵路歷史紀念展上致詞,呼籲將這一段劃入美國歷史的原因。)

什麼是讓人看起來像美國人?是他們穿衣服的方式?還是他們的髮型與風格?或者,是他們的體重?最近有一項研究竟認為說,如果你是一個胖重的亞裔,似乎就更像美國人。我們非常氣憤,這是一種在當前的政治氛圍中,深入探討關於美國人的種族、民族和宗教的刻板印象。超重是美國人常見的現象,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報告,美國的肥胖患病率,白人佔34.5%,拉丁裔佔40.5%,非洲裔佔48%,亞裔只有11.7%(難道我們要說,只有11.7%的人才是美國人嗎?不,我們一定要改變這種「豈有此理」。)

《直當花院裏,書齋望曉開》

中國文人在書齋裏的精神工程,我們很難窺知細節,不過年紀大了,在海外久了,我們愈來愈覺得,書齋對讀書人有著超乎尋常的想像與期望,它或勉勵自己珍惜時間、生命;或表達平淡的生活哲學;或反映讀書自娛、不問世事的態度;或感念先賢。總之警惕自己,不要在美國久了,忘掉可貴的文化背景,使自己變成整天製造是非,用盡邪計害人的壞人是幸。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