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十字路口 尋找永不悔恨的方向

2017-08-01 07:06

《迷失與失而復得》

(迷失):生活在現世的人,不論身在何方,或多或少會被眼前的全球新聞,弄得心有悽悽焉,口中不說,不代表內在沒有感覺,其中以各國的核武競賽,以及高科技的武器殺傷力,無一不令人膽戰心驚,一旦有變,無疑是「世界末日」。可喜的是,積極進取的人們,每個人都仍以在自己崗位上創造佳績來做為衣鉢,不過在面對自己人生的方向上,肯定會有迷失或失而復得的分際。

早知生命無常,英國一名太太(Ashley),便不會因為老公(Mikey)連續16個小時工作後才回家,對他諸多埋怨,激烈大吵一頓,並將他趕到客廳,要他睡在沙發上。翌日早上,她赫然發現,老公因睡眠窒息症猝死了。

事後她才知,老公辛勞加班工作,原來是為了儲錢預備一家人飛往捷克,慶祝結婚周年紀念。她哭訴著說:「我不應該帶著憤怒入睡,不要擁有隔夜仇,如果時光可以倒回,我將親吻我的愛人,告訴他,我有多在乎他,讓他知道我愛他,而我,已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如果有早知,誰會把生命中抱著「悔恨終身」來做為最後一幕?)

(失而復得):兒子劉文健因公英勇殉職近三年來,年邁的劉家雙親,儘管在警局各項活動上應邀出席,儘管在人前強顏歡笑,實際上在過去的歲月,他們無時無刻都在想念著兒子。印象最深的是,記得劉文健在布碌侖出殯時,劉媽媽李秀燕抱著前往悼念的筆者泣不成聲,我們曾在兩老的面前細訴:「把媳婦升格為女兒,她還年輕,也唯有如此,你們才能長期相處如家人。現行的美國法律,所有的資源都會歸未亡人,不論他們結婚多久?」

這二年多的日子,我們都會試著從警方去了解劉文健父母的近況,由於華人的社會三姑六婆一直是常態,得到的訊息,不斷的傳出,他們與媳婦之間一直有隔閡。三個月的婚姻,膝下又無子女,劉家父母與媳婦之間,正常的會有解不開的結。做為華人同胞,我們也只能在每次與兩老見面時擁抱與安慰,任何事都不容我們過多的置喙。

25日上午10時,劉家父母在家接到兩年多來第一個驚天動地的好消息,媳婦已在醫院生下劉文健的女兒。原來媳婦在醫院協助下採取人工受孕,懷胎10個月為劉家留後,由於人工受孕成功率只有30%,而且是兩年前當劉文健在醫院搶救時,有醫生詢問了傷心欲絕的劉妻陳佩霞是否要保存丈夫的精子,她的一句當然,才造就了今天劉家延續奇跡的生命,給他們帶來希望與歡樂。(這個生命的誕生,對任何家庭而言,唯一的獨子往生二年多了,絕對是上天賜予的珍貴禮物。)

在曼哈頓上東城醫院為去世的丈夫劉文健,平安順利產下二人共同結晶的陳佩霞,在她的產床旁置放著亡夫的警帽陪伴在身旁。同為警察遺孀的好朋友(Maria Dziergowski)在醫院告訴來探望的華文媒體記者,陳佩霞接受人工授精的前一天,她夢到丈夫劉文健,穿著一白色長袍來到她身邊,如同天使一般,將一個孩子交到她的手中,並輕聲對她說:「這是一個女孩,是一個小天使。」(據說陳佩霞在懷孕期間,一直未做性別鑑定,因為她知道是一個女孩。)

孩子出生後,陳佩霞將女兒起名為(Angel),取天使之意,全名叫Angeline。小天使重6磅13盎司,身高19.5英寸,是一個健康的嬰兒,(Maria Dziergowski)說:「寶寶非常可愛,她微笑著,還會大笑,她頭髮很茂密,有很多黑色的頭髮。」(目前在社交網站上如Facebook與Twitter,母女平安的照片與佔滿訊息,據說全市的警察,都會把新生兒,看成是紐約警察們的共同寶寶。)

這個意想不到的結局,把劉文健父母與媳婦的結全打開了,陳佩霞也證明了做為結婚三個月的遺孀,她是值得大家尊敬的女人,更將使很多人對華人婦女的「美德」肅然起敬,尤其是她得到那麼多的撫恤之後,又那麼的年輕。更難能可貴的是,她瞞著自己親生父母,也忍辱負重的沒有告訴劉家父母(主要是怕劉文健父母在萬一受孕失敗後,受到刺激打擊而失望。)

多年來,我們不只是深信「因果報應」,更堅信靈的世界與現象,特別是這些年紐約不幸發生許多華人悲哀的遭遇,一個失去無辜生命的靈魂,不只是有許多前塵未了的託負,他們也會有一定的造化去完成未竟之志。劉文健的在天之靈引導了劉家「失而復得」,整個過程都令人感受到他生前是一個厚道有愛的警員,寧可選擇彌補自己失落的地平線,也不會去報復對方成為「惡靈」。(這樣的說法有點玄,信者恆信,不信者就無所謂了,就當成我們在無病呻吟,一笑置之。)

著名作家瓊瑤在即將步入80歲的高齡,她覺得能活到這個年紀是上蒼給她的恩竉,對自己的身後事,為自己的死亡「作主」,她寫到:「幫助我沒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的活著,意義更大!千萬不要被生命的迷思給困惑住,生時願如火花,燃燒到生命最後一刻。死時願如雪花,飄然落地、化為塵土!」(似乎我們不只是要無懼的去看待生死關,活著的每一天發生在我們眼皮底下的事,值得我們去學習與反省的事不少,首先我們就提醒自己,倘若陳佩霞是我的女兒,我們能同意她的決定且釋懷嗎?)


《華人心窗應如明鏡》

1).德州偷渡慘劇:狹窄的貨卡內擠滿近百人,不但漆黑一片,而且只有一個小小的通風口,以至於所有人要輪流用這個通風口呼吸。警方在悶熱的貨櫃內發現這批偷渡者時,8人已經死亡,20人情況非常嚴重或極度危殆,甚至需要用直升機等方式緊急送院醫治,結果造成10人死亡之慘劇。幾名生還者接受記者採訪,從他們敍述的情境,可以窺見偷渡客身處的逆境。

這批偷渡客部份來自墨西哥與危地馬拉,很多人僱用蛇頭將他們帶到美國邊境,中轉時藏身小屋一段時間後,再繼續往北深入美國。其中一名偷渡客說,自己和其他人乘坐木筏抵達美國,向蛇頭支付了700美元,當中也包括給當地毒品集團的保護費,眾人抵美第二天,乘坐皮卡車到德州(Loredo),然後才擠上這次出事的大卡車,到達目的地後再支付5500美元給偷渡集團,才能安全的離開。

安東尼警察局長(William MeManus)形容,事件是「可怕的悲劇」,人蛇集團罔顧偷渡者安危,貨櫃內既沒有空調,也沒有食物和水。消防局局長(Charles Hood)也表示,警方發現卡車時車內只剩39人,年齡都在20至30歲之間,其中竟有2名是兒童,當地正值盛夏,日間溫度高達華氏101度,晚上10點前氣溫也在90度,不知道這些人如何渡過。

我們無法想像這些偷渡客為什麼要在這麼無助的情況下,冒著生命的危險來美國?如果只是為了討生活,美國並不像他們認為的遍地黃金,再者;他們在故鄉真的有慘到吃不飽、穿不暖嗎?這些偷渡客要忍人所不能忍,要等人所不能等,要戒急戒躁又不可妄動,到了目的地,恁你有通天生存本能,沒有贖金被人制得死死的,結果不是喪命於黃泉,就是被遺送回原地,一切徒勞無功。

有種罪在宗教裏叫「原罪」,每個人在一出生就要承受不是由自己犯錯而得的罪狀,也給人帶來很多的痛苦,倘若這些偷渡客有他們令自己生命遇險的原罪,那請問他們的國家和生他們的父母呢?有沒有在他們出生後,負起一點該有的責任。以我們對南美國家的了解,只要肯工作,起碼的溫飽應該不是問題,那麼可能是偷渡客想要到美國追求更好的夢。(站在人溺己溺的立場,我們除了一掬同情之淚,真想當面問他們一聲,這樣做值得嗎?)

2.)1993年的金色冒險號:今天南美人的遭遇,90年代我們也親眼目睹華人同胞,也曾在極惡劣的驚濤駭浪中,前仆後繼的冒生命危險來做美國夢,而且付出的費用高於南美人很多,悽慘的狀況絕不亞於今天發生在德州的情況。只是當年美國政府對偷渡客的接受度較寬容,不過仍然要付完贖金後,人蛇方能安全是一樣的。(講一段題外話,90年代在皇后區Elmhurst Hospital是市立醫院,當時遇到非法偷渡的華人,因各式各樣的原因受傷,院長Peter(非洲裔)一律先予搶救,為了表示感激,我們曾擔任該醫院20年顧問,且在院長退休前,一直和他成為莫逆之交。)

一直到了93年在紐約外海發生「金色冒險號」的慘劇,才使惡劣的偷渡劃上一個句點,此後的偷渡仍然沒有斷過,只是來的過程就舒適與安全許多。97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到北京開中醫的大會,我們看到整個大陸的發展,已經與我91年第一次去時的景象不可同日而語。因此98年之後,我們就常常在紐約對國內的兄弟姊妹說,告訴你的朋友肯努力有能力,留在中國發展,機會不會輸給到美國來發展。

不論城市的情況有多糟,貧富有多懸殊,即便事情可能比想像的不堪,那片土地是你成長的地方,父母與親友都在過著逐漸蛻變的生活,現實的世界和童話世界,都會有美好與醜陋的一面,而叫人難以割捨的不就是對「故鄉」的一份情懷嗎?又何苦冒著黑暗,在安全感驟然消失,來到一個「做夢」的國度,就算你奮鬥有成,回頭望,原來時光都已無謂地虛度。(尤其是到美國多年後,看到中國的發展,又開始怪不該美國來,可又不願返鄉,矛盾的生活中只剩莫名的歎氣,還有一顆不安定永遠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心,伴隨莫名奇妙的漫罵。)

3.)2011年清華之旅:和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成員,重遊北京來到了清華大學講堂,住在校內招待所數天,才搬到北京鬧區的飯店。第一次坐動車到天津訪友,更是讓人耳目一新,除了咖啡仍喝不慣之外,我們口中唱著:「One night in 北京,留下許多新鮮的情境」。見到了故友,接觸了新朋友與清華學子,都讓我們受益匪淺,印象最深的是開出租車的司機朋友,他們關心時政,對環境暢所欲言,雖文化水平不高,卻最珍貴與真實。

有一友人的私車司機私下透露,他老板每天都很忙要談生意,我們不禁好奇的問:「那你這個司機怎麼有空載我們?」原來友人談生意,都是在球場與三溫暖推拿場合,要不就在燈紅酒綠的聚會中。私下曾跟司機小青年說:「我不生長在這個地方,否則會回中國做事情,但一定不會隨波逐流。談生意就應該一口清茶正經八百的談,談成事後輕鬆酒足飯飽無可厚非,因為商人交易如此詭異,必導致弊端叢生。小兄弟,有一天你將成為老板,希望你替社會改變這個氣息,請你告訴和你同齡的人,中國明天的發展,寄望你們把一切導入正軌。」

4.)去年和小女的畢業之旅:從北京→西安→桂林→上海,帶著已成年的圓緣到令她感到好奇的地方,對她而言;一方面看風景,另一方面忙於面對導遊口中的中國歷史。從談話中,感受到她與我看中國的角度截然不同,珍惜享受父女「相依為命」僅有的時光,卻一點也不願煞風景去和她討論歷史以免破壞和諧氣氛。畢竟她是ABC,最敬佩的中國歷史偉人,竟是唐朝女皇「武則天」和老佛爺「慈禧太后」。

在腦海中裝著中國歷史的人,雖然在美國生活半生,但是兩岸的歷史或許觀點有所不同,故事與情感是改變不了的。我們深刻的體會各城市的繁榮,卻也看到了它的「虛」,不瞞各位說,也許是炎黃子孫的血緣,在內心深處竟有「痛」的感覺。我們不想高談濶論,只願點到為止,我們擔心的是金玉其外的風險,也因此使我們認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反貪腐」是對的,更了解其對現在的中國有多重要。

我們的總結是:1)中國內外不能凡事走「虛」,尤其是跨境投資與貿易,海內外來自大陸的華人更是。多年來我們看到從國內來到美國的華人,大剌剌的吹噓反正無據可查,從海外回到國內的華人也是誇大其詞,反正也是無據可查,「華人欺騙華人」竟成為時尚,使非華人有機可乘。2)我們看到中國式的民主之實質需要,華人到了海外學民主自由,好的不學,壞的學到不少,從微信的天馬行空,我們看到不負責任的造謠,這些人、這些事若回到現在的中國必成亂源。3)中國內地的首長,在各項建設上都必須以民之所需為藍本,不能只重視海市蜃樓的表相。4)內地商人需要用智慧走正道,不走旁門交際的左道。5)中國政治必須維持穩定的局面,才能鞏固法令的施行準則有公信。(一個長於台灣移民到美華人的淺見,造次了。) 


《結語》

從歷史上我們看到漢賦興盛的原因,文景時代,休養生息,國家積蓄富厚,由於國力強大,促成君主擴展政治與軍事力量,襯托出富庶和帝王的威嚴。老百姓食安居之餘,提倡辭章,文人學士創作辭賦來描述宮殿、都邑的富麗堂皇的情狀,不過一切均需為「實相」。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