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五次暗杀结拜兄弟

2017-07-30 06:40

蒋介石比李宗仁大4岁,1926年8月,北伐军行至长沙,蒋介石提出要与李宗仁成为换兰拜帖的兄弟。蒋给李的兰谱上,除了自己的生辰八字,还有四句誓词:谊属同志,情比同胞,同心一德,生死系之。就这样,李蒋结拜为兄弟了。

  然而就是这位“蒋老兄”,当他们的利益冲突时,便立刻撕去同志、兄弟情谊的面纱,兵戎相见,反目成仇了。据记载,二人在相识共事的30余年中,“蒋老兄”竟5次要谋杀他的“李老弟”,这是为什么呢?

  蒋介石分歼桂系监视李宗仁

  北伐结束后,桂系实力迅速增长。蒋介石暗地偷运武器给湖南鲁涤平,策动鲁涤平反桂,切断广西与武汉的联络,将桂系分而歼之。桂系经过密商,决定先发制人,搞掉鲁涤平,争取全局主动。计划由武汉政治分会的胡宗铎、陶钧具体执行,李宗仁移居南京,佯做不知,以便日后出面周旋。

  1929年2月21日,一阵紧促的敲门声,将还在梦中的李宗仁惊醒。来人是国民党海军署长陈绍宽。陈报告,他刚刚接到长沙海军电台急电,称武汉派兵到长沙解决鲁涤平部,不知是什么原因。李宗仁听后佯作吃了一惊,说:“绝无此事,也毫无所闻。”

  武汉胡宗铎既已动手,无疑给蒋介石灭桂送上口实。李宗仁预感风暴即将来临,他在南京的处境变得非常危险。于是李当即化装潜往下关,连夜乘宁沪三等车去上海,住在法租界。

  上海已非久留之地,李宗仁决定回前线指挥战争。但李早已经受到蒋的监视,为离开上海,李宗仁派广西住沪办事处处长俞星槎去看上海市长张定璠,密商安排李离沪的途径。张定璠帮他设计,派人设法购得外轮船票。上船之前,他的亲信俞星槎在黄浦江僻静的上海市政府专用码头雇好一艘汽艇。3月25日晚,李宗仁带着侍从副官季光恩乘车去中国饭店。李宗仁的汽车刚刚驶出法租界,后面便出现一辆神秘汽车,悄悄地跟在后面。李的汽车在饭店前停住,李宗仁在副官的陪同下,大模大样地走进饭店。

  尾随而来的那辆神秘汽车停靠在李宗仁的汽车旁,出来两人守在楼梯旁。李宗仁在副官的带领下从后面工人专用的楼梯下来。这时张定璠在后门为李准备好另一辆汽车,李坐上汽车,飞驶向黄浦江边一个上海市政府的专用码头,俞星槎等候在那里,他们匆匆登上汽艇,径直开往吴淞口,转搭另一艘邮船去了香港(专题),再经香港返回广西。

  刺客布置机枪埋设定时地雷

  1931年,逐步恢复元气的桂系又卷土重来,联合广东势力共同策划反蒋。

  李宗仁密派“日本通”王乃昌到香港与日本驻港总领事原田等来往,希望购买一批武器。李宗仁和日本方面的秘密活动不久被军特处(军统的前身)广州站特工侦悉,密报戴笠。戴笠知道李宗仁是蒋介石的眼中钉,便向蒋介石汇报了李宗仁与日本人的秘密往来的情况,还特别提出: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不妨派出几个刺客潜往广州,将最具威胁性的李宗仁干掉。蒋介石极为欣赏并同意了这一计划。

  戴笠向广州派了5个特务。其中的一个特务谭金龙以钞票开道,辅之以三寸不烂之舌,迅速博得王乃昌的信任,并获取了有关李宗仁生活规律的若干情报。

  除了谭金龙,另外4个刺客藏身于学宫路附近一家旅店里。7月28日,谭金龙得悉李宗仁将经由肇庆返回南宁与桂系将领开军事联席会议。他立即与同伙碰头,谋划在东山以西13公里的山间公路上设伏袭击李宗仁的座车。为保行动成功,还请军特处广州站的同伙们协助,在路边树林间坟堆上架上一挺机枪,并在路上埋设以电线引爆的定时地雷……

  李宗仁也是一个行动谨慎的人,只是利用“日本通”王乃昌。保卫处汇报说王乃昌近期与一个谭姓北方籍男子交往密切,李宗仁即对王乃昌产生怀疑,通知广州公安局核查谭金龙的真实身份,并加以暗中监视。李宗仁又密派自己部下两名参谋换上便衣参加对王乃昌等人的监视,并另行物色可靠的日语翻译。7月27日,李宗仁有意在王乃昌及参谋长张任民等人面前说他要回南宁开会,其实,他并没有外出的安排。李宗仁只略施小计,便挫败了戴笠的一次暗杀密谋。

  成立“特别行动组”实行暗杀

  1948年,李宗仁通过竞选当上了副总统,这无疑惹怒了蒋介石,也从此埋下了祸根。11月,蒋介石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见了毛人凤、沈醉二人,面授暗杀李宗仁的任务。第二天,毛人凤和沈醉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行动组”。他们决定,进行的办法分为两部分,一是担任暗杀,一是防止李宗仁离开南京。

  这个行动组最紧张的时候是l949年1月中旬,那时蒋介石正在考虑是暂时退休交给李宗仁来代理还是把李宗仁暗杀后自己继续干下去,因为在淮海战役蒋介石的精锐全部被歼后,李宗仁还拥有一部分桂系武力,正在趁机进行逼宫的把戏。在那一段时间中,“特别行动组”作好了一切准备,以便蒋介石一下命令就动手。当时沈醉和秦景川、王汉文每人都准备好两支手枪,弹头内都注入最猛烈的毒药,只要射中身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引起血液中毒而无法救治。李宅附近的旧书摊上也准备好一支手提机枪和几颗炸弹,作为掩护和加强行动的用途。毛人凤怕李宗仁在那几天不出来,又叫沈醉在李的住宅附近进行勘察,以便蒋介石命令下来后立即执行。

  而此时蒋介石也犹豫不决。桂系手中尚有数十万装备精良、建制齐整的大军可以利用;进行和谈可以得到3个月准备时间。蒋介石需要3个月和谈时间,可和谈的操作又离不开李宗仁;这时,又公开传出桂系内部李宗仁、白崇禧不和的苗头。蒋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何必去兴师动众。权衡利弊,他渐渐收敛起了杀心。1949年1月20日,这个组的工作结束了。

  成为肃清名单中的第一人

  1949年,国民政府在与中共的内战中败势已定,2月,大势已去的蒋介石召来军统头目毛人凤。蒋介石说:“鉴于目前局势,不用非常手段是不能挽救党国于危难之际的。你同军统同志多多商量,给我拟定出一个详细的名单,对那些心存异志、危害党国的危险分子,要用非常手段加以肃清。”毛人凤很快拟出了一个名单,第一个就是李宗仁,共计84人。

  10月,李宗仁情知国民党大势已去,也有自己的算盘,那就是在广州及西南失守后,他携家人出走国外。一个月后,李宗仁带着随从一行人飞往昆明视察。在李宗仁飞抵昆明的那一天,卢汉下令动员近十万群众上街载歌载舞欢迎,并腾出自己居住的五华山上光复楼供李宗仁居住。

  那时保密局的云南站长沈醉及其部下在昆明甚为活跃。他们仗着宪兵第13团和刑警大队的帮助,镇压人民反抗,控制言论,绑架进步师生,逮捕列入黑名单的中共党员。在一次宴会上,卢汉向李宗仁提出云南的形势动荡,大批军统特务闹得地方群众天天上省政府上访告状。李宗仁说:“这都是毛人凤秉承蒋介石的旨意行事。蒋先生已下野,已是一介平民了,还时时遥控政局,实在太过分了!你不必再听命于他。”

  当天晚上,3个特工搭乘预先停在机场外的宪兵第13团的一辆小汽车悄悄地驶入城内。然而他们没住进宪兵部队营地,也未与沈醉的云南站联系,却住进光明路附近一家私营小旅馆着手安排刺杀行动,准备在夜间潜入戒备森严的五华山风景区对卢汉官邸里的李宗仁实施袭击。

  这3个武功高强、枪法特别准的特工,一心想露上两手,不想他们的神秘行踪引起小旅店段姓老板的怀疑。段老板便向政保处龙处长作了汇报。龙处长是卢汉的心腹,他带领军警拘押了那3个特务。3个特务不甚堪重刑,被迫交代了潜入昆明的目的。龙处长大为震惊,立即禀报卢汉。卢汉也很震惊,下令将3个特务秘密活埋,对外则保密……

  建国后蒋介石仍不放过李宗仁

  1965年6月13日,李宗仁借口陪夫人去瑞士疗养并凭籍在美国移民(专题)局出入境的良好记录,取得出国护照,只身先行飞往瑞士。6月28日,程思远从香港飞到苏黎世,会见了李宗仁夫妇,告知周恩来的安排。

  李宗仁飞离瑞士之前,台湾保密局已暗中查知李宗仁3人买的是飞往香港的全程机票,他们研究了苏黎世飞往香港各班机的时间、路线及沿途机场,重点确定在日内瓦、雅典、贝鲁特、卡拉奇四处下手。他们分头收买了若干杀手,只要李宗仁夫妇在这四个地方下飞机,就立刻开始行动。

  7月13日凌晨,巴基斯坦卡拉奇国际机场,李宗仁夫妇和程思远先生乘坐的瑞航客机滑入了机场跑道。李宗仁通过舷窗向外张望,因为在苏黎世他被告知: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将在卡拉奇机场迎接他们。飞机刚停稳,一辆黑色警车鸣着警笛,闪着警灯,直向机舱门冲过来。两名身材魁梧全副武装的巴基斯坦军警钻出汽车,疾步登上舷梯,走进舱门,用英语问:“哪一位是从苏黎世来的程先生?”程思远先是一怔,后又从容地说:“我是从苏黎世来的,姓程。”军警看着李宗仁夫妇说:“这两位就是你的同伴了?”程思远回答:“是的,先生!”巴基斯坦军警打量他们三人一番,然后转身说:“请跟我们走!”就这样,李宗仁一行被请进了警车。车门刚刚关上,警车便亮起警灯,风驰电掣般地驶离了机场。这时车里的人告诉他们,这是周总理指示安排的,以确保安全。

  经过一番周密的准备,7月17日深夜,李宗仁一行在中国驻巴大使丁国钰陪同下悄然离开大使馆。他们出发前,几名使馆人员开着两部挂有纱帘的轿车驶出了使馆大门,然后向左拐去。这时,停在街旁阴暗角落的一部蓝色轿车立刻尾随而去……

  7月18日零点30分,李宗仁等上了回国的飞机,上午11时,该机飞抵上海虹桥机场,李宗仁平安归国了。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