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如何繁殖后代?

2017-07-30 05:09

  深圳,300多平的房子里,安徽(右)和叶剑斌正带着3个通过代孕生下的混血儿子玩耍,这对同性爱人已经携手走过了9个年头。冯中豪/摄(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

 


  2008年,安徽只身来到深圳打拼。与所有怀揣梦想的农村年轻人一样,安徽尝遍生活辛酸,最终才在金融行业找到事业的起点。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网络聊天室的兼职主持人时,安徽在“同志聊天室”认识了自己的另一半叶剑斌。图为安徽当年的写真照片。

  

  通过网络聊天和私下见面,叶剑斌被安徽的“博学多知”吸引,而安徽喜欢叶剑斌身上的朴实。相识一周后,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一个月后就开始了同居生活。

  

  因为安徽从事金融行业,赚钱比较快,“消费习惯比较随性”。“化妆品都是一筐一筐地买,衣服一买也是十几件,花钱特别没节制。小叶很踏实,会过日子,我们在一起后他管着我挺好的。”安徽说。

  

  安徽自称“并非纯粹的同志或双性恋”。他在高中时跟一位女生谈过恋爱。大一时,安徽追求一名女同学失败,恰巧又遇上一个对他很好的男生,两人就恋爱了。“爱应该超越性别,如果当时遇上的是一个特别好的女生,我也会结婚生子。2008年我炒股亏了60多万,小叶还愿意跟着我这个穷光蛋,我就认定了他。”安徽称。而叶剑斌与安徽不同,他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从小就喜欢跟漂亮的男孩子一起玩”。图为安徽帮叶剑斌做面膜。

  

  2012年,安徽提出通过卵子捐献和代孕要一个孩子。当时叶剑斌正饱受抑郁症折磨,“他觉得要个孩子应该能给我带来一点希望,因为我很喜欢孩子,孩子出生后我的病情真的就好多了。”叶剑斌称。经过多番考察,他们最终选择在俄罗斯合法地做试管婴儿和代孕,卵子由一名德国模特捐献。图为香港(专题),叶剑斌与刚出生的孩子合影。

  

  “从农村到城市十年奋斗,自己先天条件不足,外貌身高不出众,遭遇不少歧视。相信像我这样遭遇的人不少,只是我比较幸运遇上改变命运的机会,用科技改变下一代基因,有了混血宝宝,让孩子不再走我的艰辛之路。”安徽称。图为安徽带着孩子在小区里玩耍。

  

  2014年,孩子在香港出生。“当时本来只想要一个孩子,但培育的三个胚胎都成功了,我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于是就把三个孩子都生了下来。虽然7位数的花费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算,但现在看一切都值得。”安徽说。三个孩子都是男孩,这是决定代孕生子时就商定好的,因为“担心以后孩子的性教育问题”。

  

  三个孩子生物学上的父亲都是安徽,但叶剑斌一直将他们视如己出。叶剑斌坦言自己脾气暴躁,害怕孩子遗传自己的坏脾气,所以没敢要。“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他的就是我的,如果我再生一个,难免分你我。有人问,我从来都说是我们的精子(培育胚胎)。”不过为了给叶剑斌安全感,安徽在深圳给他买了几处房产,“其实物质只是其次,孩子才给我带来了真正的安全感。”叶剑斌称。

  

  孩子出生后,安徽的母亲从老家来到深圳帮忙照看。“我没有严格意义上对家人出柜。我从小比较独立,父母对我的事情也没有太多干预。妈妈是教师,文化水平相对较高,孩子出生后就更没过多过问了。”安徽说。图为安徽的母亲在家里陪伴孩子。

  

  而叶剑斌在家里安排他相亲时,才向父母出柜并告知他们“已经有孙子了”,不要再逼自己结婚生子。“2015年3月父亲查出肝癌后就当面说开了,2017年妈妈还来照顾了一个月的孩子,回老家时我叔叔还特别骄傲地驮着孩子满村炫耀。”叶剑斌说。

  

  与异性恋家庭一样,叶剑斌也得面对“婆媳关系”。“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难免有分歧,但我毕竟是男人,不纠结细节都能过去。他妈妈很伟大,能接受这段关系,接受我。有时他出差,他妈妈还会做好饭亲自送到公司,是真拿我当亲人对待。”叶剑斌说。

  

  每次安徽一家人出行总会引来旁人的注目,“是混血儿吗?是三胞胎吗?好可爱可以拍照吗?”安徽和叶剑斌仿佛早已对这些好奇习以为常。“我老家是皖北农村的,一步步从农村走出来,在股市上赚多少钱都不算成功。目前为止最大的成功就是生了三个儿子,虽然辛苦但是很开心。”安徽说。图为2017年3月,安徽一家人在超市被“围观”。

  

  逛完超市,一家人去餐厅吃饭,两人因为喂孩子的食物温度而发生争执。“跟其他家庭一样,我们对待孩子也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叶剑斌说,“安徽对孩子处理方法偏冷静和理性,像严父,而我就比较溺爱孩子。”

  

  只要在家,叶剑斌每晚都会帮孩子们洗澡。“有人担心同志家庭中,孩子的成长会母爱缺失,其实同志里头有‘零’的角色,指的不只是性,更多的是爱,我觉得我给予的只是不同的母爱。”叶剑斌说。

  

  安徽坦承自己在家庭里更多承担了父亲的角色:“母爱是由男性还是女性传达的并不重要,金星就是变性人,她就没有母爱吗?况且很多直男家庭的母爱也未必称职,我们努力给孩子创造良好的家庭氛围,这不是母爱缺失,只是形式不同。”

  

  然而随着孩子长大,安徽和叶剑斌不得不面对孩子生物学母亲的问题。“如果将来孩子们问及妈妈在哪里,哪怕要去找妈妈,我们都会坦然相告,这是他们的权利。”安徽至今仍与卵子捐献者保持联系:“每年孩子生日她都会给我们发信息,我也给她发过孩子照片。”

  

  安徽代孕生子的经历在同志圈吸引了很多同志朋友的关注,不少人通过信息向他“取经”。也有直男但无法生育的朋友向他讨教,安徽都很乐于跟他们分享经验。“同志代孕生子现在还不普遍,而且以后也很难普及,因为这不仅有资金门槛,更需要当事人做好心理建设和人生规划。”安徽说。

  

  虽然安徽主要从事资产管理行业,但他一直对医疗很有兴趣,“后来发现西医抗衰老很好,反正自己也有需求。2010年就开始支持小叶做医疗,在国内做一些面膜之类的抗衰老产品。”2015年,他又支持叶剑斌在泰国和海参崴开设了两家医院,事业发展的越来越好。

  

  在公司,并非所有的员工都知道安徽与叶剑斌的关系。“我们不会避讳也不刻意去说,但公司里也有一些员工是同志,所以他们也知道。”图为两人经常买花去公司布置,在楼下碰见了公司的女员工,她凑上去闻了闻花香。

  

  安徽每个月都会去两三次花市,叶剑斌不出差的话也会一起去购买花卉。“我天生就喜欢有生命力的东西,每一个生命都需要被尊重,除了买的,我家还有很多绿植是人家扔掉我捡回来的,让这些生命回归生机勃勃的状态很有成就感。”安徽说。

  

  2016年3月,安徽一家搬到如今300多平米的住处。“这里距离公司近,更重要的是能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环境,这应该是每一个父母都希望的吧。有了孩子之后我特别强大。”安徽说。

  

  随着孩子逐渐长大,难免会面对同学的指指点点。对此安徽认为高素质的家长培养的孩子不会有这些“蜚短流长”,内心强大的人是不会通过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的。所以自己努力赚钱让孩子能在“高层次环境”成长。“深圳是一个很包容的地方,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也不少。一个朋友的正在读6年级的孩子都能坦然告诉同学‘爸比很爱爹地’,这就是家庭和社会对孩子成功的心态教育、理性培养。”叶剑斌说。

  

  当然,安徽也深知家庭对孩子的成长影响很大,对于孩子将来的性取向问题,安徽和叶剑斌表示即使孩子成为同性恋“也能坦然接受”。 安徽认为,“同性恋有先天和后天因素影响,青春期里如果有人刻意引导确实容易成为同性恋,但并非成长在同性恋家庭就会成为同性恋。”

  

  由于在海外有事业,安徽和叶剑斌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出差,但两人尽量错开出去。“常常一出去就将近一个月,只能每天视频。”叶剑斌说。图为叶剑斌出差前往俄罗斯前,孩子在安徽怀里不舍地大声哭泣。

  

  虽然家里聘请了一名保姆和一名生活助理,叶剑斌出差后,安徽要料理三个孩子的日常起居还是忙得不可开交。“他们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起床,我夜里一般都会工作学习到一两点。”安徽说。图为起床后,安徽会习惯性抱着孩子一起看会儿书。

  

  8点半左右,生活助理驾车将安徽和三个孩子送到了幼儿园地下车库。三个孩子现在就读于一所有外教的国际幼儿园,每个月每个孩子学杂费8000多元。“他们园长很有爱心,孩子放在那里很放心,我也比较认同这里的教学理念。”安徽称。

  

  下午四点,安徽如往常般来到幼儿园接孩子,老师告诉安徽“老大有点发烧”。安徽的父亲因患食道癌于2016年去世,安徽称父亲在世时格外疼爱老大。父亲去世后,老大“仿佛察觉到世上最疼爱他的人不在了”,常常很没安全感,身体也不如以前强壮了。

  

  每天晚上,安徽下班后都会回家跟孩子一块儿洗澡,在他看来这是一天当中最放松的时刻。“一边给他们冲澡一边唱歌,一天的疲劳都值了。”安徽称。

  

  出差大半个月后,叶剑斌回到了孩子身边,两人带着孩子一起吃早饭,孩子们指着电视喊着“哥哥和阿比”。“我是阿比,他是哥哥。”叶剑斌说。在两人看来,孩子叫他们什么无所谓。“叫我哥哥还显得我年轻,叫他阿比,是因为小时候叫爸比发音不准,所以一直将错就错了,但这里确实有点想平衡的因素。”安徽笑称。

  

  叶剑斌每次出差后,都会抽一段时间尽量陪着孩子们。“小叶对孩子溺爱,他们就特别粘他,我有时候还笑他用这一招让孩子离不开他,我就离不开他。”安徽说。

  

  叶剑斌出差期间,家中老大打翻热水瓶烫伤了脚,叶剑斌回来后心疼不已。图为叶剑斌、安徽以及生活助理帮助孩子换药。

  

  晚上9点左右,照顾三个孩子睡着后,安徽和叶剑斌通常又会返回公司加班,这是两人多年奋斗养成的习惯。“我资产管理的客户有500多人,这几年的客户年化收益率150%以上吧,业绩亮眼,谁会在意你的性取向,很少有人因为库克是同志不用苹果手机吧。”安徽称。

  

  安徽与叶剑斌已经共同生活了9年有余。今年5月,台湾(专题)成为了亚洲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地区,但两人却没有计划去台湾或者其他承认同性婚姻的地区“领证”。“我热爱这片土地和这里的朋友。我坚信中国会逐步开放,要领证也是在中国,去美国领证是对中国投弃权票。其实孩子本就有机会拿美国国籍,但最终选择香港,也是不违反大陆法律又可以留在中国的折中办法。”安徽说。图为2017年3月,安徽一家人的合影。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