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搞清楚了再跪

2017-07-25 02:17

最近许多热点新闻,但我没再涉及,因为一评论,我就忍不住要做预言,自从我预言特朗普不可能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我就自我惩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决不再就具体事件进行预言。比如中印边境事件,我就有很多想法,我心中认为,这是印度急于挑战中国,但印度外交部里面的中级官员弄错文件,将双方承认的边界搞成了争议边界,所以下不来台,讲到这里打住,再讲下去就预言了。

上次几篇向伟大普世价值施放毒箭的文章写后,遭人质疑材料出处,为了自辩,我翻出了久藏书架深处的爱德华多·加莱亚诺写的短文集《镜子——照出你看不见的世界史》(EDUARDO GALEANO,MIRRORS,STORYS OF ALMOST EVERYONE),证明自己讲的史实是有来源的,准不准另讲。值此炎夏,不想再读书,既然翻出来了,于是就好好利用这本书,向大家介绍一下他在这本历史散文集中的历史观。

我之所以向普世价值开火,并不是和它有仇,而是因为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基本任务应该是打破西方胜利者为中心撰写的历史,而不是为他们吹号打鼓,向普世价值跪是不羞耻的,但你要先搞清楚了再跪。第三世界很多真正有思想的知识分子,他们是通过本国痛苦的历史和文化来透视西方文明的。而中国,这种人甚少,大多都是普世价值的老爷,站在伟大的西方普世价值大师肩膀上,通过这些与中国没什么关系的大师眼光,从外部来看中国面临的问题,而且还是通过其中一个患有青光眼的眼睛来看。虽然非常帅,但害人不浅。所以,尽管我是在江湖上靠咨询业务骗吃骗喝的业余文科爱好者,还是要忍不住要跳出来骂两句,并坚信吾道不孤。

言归正传,介绍他的书吧。

学者张伟劼在《镜子》一书前面写了一篇类似序言一样的文章《南方视角下的世界史》。我特别欣赏的就是这几句话:“传统上的世界史,是胜利者写就的。也就是说,是以欧洲为中心的历史。对于第三世界的知识分子来说,打破欧洲中心论的桎梏仍是一项未完成的任务。……今天被圈养在校园和研究机构里、为学位和职称奋斗不息的人文知识分子,怕是很难有对人生和世界的深刻洞悟的。”(请见我2016年7月5日的博文《中共的九十五年——对抗普世价值洗脑的成功》,7月27日博文《我们学的是假西方》,我早就对这种叫做知识分子的群体进行了抹黑,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自称是知识分子,并称要重视知识分子,但我们见到的很可能假知识分子。以前我一直对重视知识分子这句话不以为然,我认为,重视我我家隔壁的阿婆阿妈的意见难道就不重要吗?现在我想,还是应该重视知识分子的,但要搞清楚谁才是知识分子,不能有个文凭都算)。

下面几篇,我要介绍这本书中的故事,而且还要很得瑟地表示,虽然我与这种伟大知识分子相比就是个虫豸,但也独立地进行了思考,并且在有些地方不由自主与他们想到一起去了,当然,他们凭的是学识,我凭的是生活经验,档次肯定低一点。

前面废话已经写太多了,今天就先介绍他一篇短文《盛会之路》。此文不长,但也不引用全文了,就抄一点点:今天我们不愿记起我们共同的起源……在那个久远的年代,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国土,是一幅没有国界的巨大地图,而我们一双腿,就是唯一须持有的护照。

这篇短短几句话的文章,有如被剥夺迁徙自由的人民的怨曲。这些拿着枪炮的帝国主义分子用假冒的“民族”原则,将世界分割为“国家”,其他落后地区人民在殖民者的安排下,也只能将一群人民圈起来,以“国家”的形式进行管理。有一段时间,每当一个新国家诞生,他们的领导者都要说,今天,我们的人民获得了自由。一个被圈起来,剥夺了自由流动基本权利的人民,居然说从此获得了自由,真是奇哉怪也。

这里要讲一个真实的事。在改革开放初期,福建人士出境比较困难,当年开通内地人民港澳游,居然讲明福建某县的人氏不予受理,就是因为他们移民倾向较大。大家知道,福建地少人多,且丘陵地带产出少,一向有移民东南亚的情况,可以说这是他们的历史权利,结果,英国撤出殖民地后,在这几个岛屿上搞出来几个国家,自此,福建人向传统移民地寻讨生活的历史权力受到阻碍。更不能容忍的是,大家以“非法移民”来污名化他们,他们祖祖辈辈都这样讨生活的,他们根本没变,变的是世界。

就象加莱亚诺说的,我们不愿记起我们共同的起源,或许在这个民主自由旗帜高高挂起的现在,我们怎么也无法相信,我们曾经是这么自由,

我在2015年9月15日写过一篇博文,《自由迁徒才是普世价值》,意思差不多是一样的,但整篇文章啰里八嗦,哪有加莱亚诺这么精采!!

加里亚诺的精采源源不绝,下次再介绍。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