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毛換糖」義烏魂 法拉盛繁榮「華人情」

2017-07-23 03:15

《前言》

多年以前,最先聽到「義烏」這個享譽世界的中國城市,是從主流社會的白人口中,他們有猶太人與義大利人,均是早在90年代以前即到那裡去尋求商機的人,他們均稱義烏價廉物美,是小商品交易批發集散地,也因這些商人眼光犀利、拔得先機,把批發回來的貨品,帶回美國大量換成美金銷售,到了2000年,這些人都已成為富裕的代名詞。(其實做為華人,聽到這些人敍述過程,多少有點心酸,海外的我們,語言、文化都通,可惜心不通、福不至,望財興嘆!)

後來,逐漸了解,義烏從地理環境上,並無太多礦產或得天獨厚的外在條件,那到底是什麼成就了義烏的環境呢?一直都是我們內心深處的迷惑。做為台灣高雄人,多少了解「溫州」人,70年代溫州漁民與高雄漁船早已在海上交易「以物換物」,而我們也早已熟知一二。一直到了這近半個月修了「雞毛飛上天」的課,我們才心領神會,不摧不棄的心,是成就義烏人的激素,就是雞毛換糖的「糖」,他們知道不拼就只有窮到底。

這也使我們回溯記憶到80年代的法拉盛,當年美國終止「美台協防條約」改以「台灣關係法」取代,美軍顧問團撤遷,美台正式斷交,一股台灣移民潮,使講國語(普通話)的族群,向有7號地鐵便利的法拉盛集中。記得當年法拉盛街頭只有一家超市叫「大道」,一家日本料理店叫SAGA,最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當年我們最大的娛樂,就是每週六,31號台有2個小時華語「世界電視」的節目。沒有身歷其境的人,華人在本地的孤寂奮鬥,不是沒有飯吃,而是精神生活貧瘠,世界電視就成了唯一的安慰。沒有經歷這一段的人,很難憑想像或從電腦、書本上去訴說歷史,因為沒有感情意義不大。當年偶而給故鄉的親友打電話,「長話短說、國際長途太貴」是唯一的共鳴。

租房子常受房東約束,是促使早期移民,一步一個腳印的從主流社會人士手中,買下商店、住家、空地的覺醒。法拉盛的繁榮,離不開90年代與2000年大量華人湧入共同努力的成果,它從來不是州、市政府規劃的方向,更不是主流人士可以預見,華人從點、線、到面展現強勁的生命力,來自兩岸三地的華人,不分彼此,從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的基礎上,攜手同心,共存共榮。

今天的法拉盛,沒有人會願意再從政客與政黨口中,去用一些「莫名奇妙」的政治語言,去撕裂華人之情感,任何人、任何事群眾有目共睹,好多共通的事,大家都積極參與,混水摸魚的人與事,在舞台上的戲碼逐漸勢微。努力各自做生意,精明、有知慧、有謀略的華人愈來愈多,大家認識到求同存異、社區團結,找出共同觸動感情的益群活動,方能創造族群的尊嚴,不會被他人欺辱,更不會被自己打敗。


《紐約的華人情》

廿年不算短的歲月,我們一直朝「益群」的方向前進,因為了解華人在各自所屬領域打拼,根本無法靜心去觀察整個社區的演變,總要有人能放棄對名利的追求,站在一個較高的點,客觀的找到一個不偏不倚的方向,一方面能讓主流社會看到華人的「價值」,進而給華人該有的「肯定與尊重」,再者是;我們不能抱著「過客」的心態,要用紥實的做為,去為下一代華人著想。

美國在金融海嘯後,大力收緊銀行監管,在資本市場上,中國的資金大量進入,給華人社區創造了一枝獨秀的空間,也使得主流政客在經濟疲乏時,喜歡到法拉盛來介紹經濟狀況,做為他們廖廖無幾的政績,而且形成一股熱潮。我們樂於接待各級官員,非常詳盡把華人努力的優點毫不保留的陳述,並提醒他們,各級政府並未特別優待華人,我們是靠自己努力才有現在的成果,「勤儉持家」是我們常用的代名詞,感謝主流官員,都能虛心接受給予肯定。

除了政客外,我們會點到為止,通常轄區109分局都會要求本區的新進警員拜訪華商會,並由我們介紹法盛的華人社區,我們就會毫無保留將華人的優缺點在簡介之後,並帶警員們走上街頭實地了解。我們通常會說的是,華人離鄉背井來到美國,花了數萬美金,連合法身份也沒有,但為了償還故鄉欠下的錢,從第一天起就努力的工作賺錢,除了償還欠債之外,省吃儉用存下積蓄,期盼有一天能自己經商成為小商業主。每個華人來美都是為了賺錢,而不是來爭取福利成為社會的負擔。

我們也和執法的警員說,由於小生意大都是物美價廉的「現金」生意,華人非常感謝警局的維護治安,保障了我們不成為壞人窺視掠奪的對象,對執法人員都有一份虔誠的恭敬之心。只是華人有「欠債」的壓力,小商家為了彌補鬧區租金的昂貴,有時會延伸自己可銷售的範圍,但看到警察來一定會還原,等你們走了以後再造次,而這也是華人唯一的缺點。(很感激的是,多年來在街上碰到曾培訓過的警員執勤時,他們都會跟我說:「你的同胞真的像你說的,但他們很和善,有時還要送咖啡給我們,所以他們偶而的違規,在我們的眼中,變成很可愛。」)

最近三年來,中華總商會與亞太公共事務聯盟青少年團,總會在于金山與王曉薇的安排下,拜訪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FCBA),我們也會義不容辭的,耐心為這些華人第二代解說,並給他們最真實的臨場教育。通常會告訴他們:「你們的祖輩與父母,從零到一百,含莘如苦來到美國和大家一起努力落地生根,為的是給你們創造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希望你們長大成人以後,能珍惜它代表華人文化的附加價值。」

唯一有點強勢的說法是,我們通常會告訴第二代:「不必奢求其他族裔喜不喜歡你們,他們可以喜歡竉物,但要他們尊敬你們就像我們尊敬他們一樣,因為你們也是美國人。過去我們移民美國,強烈要求自己融入主流社會,今天任何人到法拉盛來做生意,我們會反過來要求他們融入華人文化。」(我們同時也以每年農曆新年遊行,法拉盛一定準時出發,從來不會因為等任何一位首長而延遲,也得到很多人的尊重。)

在FCBA的兄弟姊妹力挺商會之下,使我們能保持優勢,雖是非營利機構,都能不跟政府拿任何經費,來做為促進公共事務的動力,他們也常私下期許華人要保有思想與感情,方能成就不可思議的魅力。青春對任何人都只有一次,一旦逝去永不復返,世人惑於此,不同的是你在追求的是金錢或名譽,我們這一群人追求的是後者。


《雞毛飛上天》

本該以一個月修完的功課「雞毛飛上天」,從一進入就使我們非常聚精會神的去看每一集的過程,54集竟不到20天修完,令人回味無窮。對一個不在那個地方成長的人而言,看了此片就不會在懷疑中國,為什麼在「經濟改革開放」之後,短短三十多年能有今天傲人的成績。我們認為「雞毛換糖」不只是義烏的靈魂,它其實是現在中國崛起的一個縮影,它有血性、有感情、有民族的定義,唯一不同的是,今天義烏人仍能保有難能可貴的「純樸」,使城市在量變的過程中,「質變」並未太離譜,可喜可賀!

中國古代有一著作叫「抱樸子」,後來被作為道教經典,全書二十卷,每卷一篇,皆有題目。其中「抱樸子外篇」則主要談論社會上的事情,先儒後道的思想和發展軌跡,論人間得失,譏刺世俗,講治民之法;評世事諍否,主張藏器得時,愛民節慾,獨掌權柄;論超俗出世。(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各地都在觀望,小縣如義烏更是食古不化,若沒有「謝書記」的高瞻遠囑,加上從北京大學畢業回故鄉效命的「邱英杰」主任,不可能成就義烏。為了故鄉,邱主任失去了家庭幸福,甚至把命獻給了義烏,倘若不是後來他的寶貝女兒有好歸宿,我們會說「老天無眼」。)

邱英杰主任最叫我們欽佩的,不是他與男主角陳江河在大車上邂逅,兩人相約三年後回到義烏去發展,且他的循循誘導直接、間接的使陳江河體內「經商細胞」能發酵,而是;帶著病體他毅然冒死砍斷義烏成為「仿冒商品」代名詞的決心。邱英杰在義烏仍不富裕時,極力阻止陳江河夫婦走入歧途,當著所有掉著眼淚吶喊鄉親的眼前,用一把火把義烏人仿冒劣根徹底摧毀,才能使今天的義烏走入世界之顛。

給陳江河生命的人是義烏的草根瑰寶,他就是村長陳金水,老先生到他往生前,除了有一陣子想把獨女嫁給陳江河算是「私心」,幾乎終其一生都奉獻給義烏,為了村民他的正直、克己及人的精神,令人肅然起敬。他的「一分錢與一毛錢」的理論,不只是讓人體會到「腳踏實地」經商的重要性,也使我們總算明白了,這廿多年來,為什麼溫州人的超市在法拉盛能取代台灣人。人生又何嚐不是如此,人們總是自以為是朝高深複雜的理論去思考,反而讓思路變的更艱難,如果能化繁為簡,那真的只是「一分錢」的差別,商人必須願賭服輸。

貧家的生活太苦悶,吃苦耐勞之餘,仍能活化自己的細胞,真的需要定時定候「深省」。任何情況下,維護初心與厚道,別把他人踩在腳下,都是不把自己愉悅建築在他人痛苦身上的美德。當義烏和中國各地一樣,陷在三角拖欠的泥淖中,陳江河和妻子駱玉珠一家三人賣掉所有家當,拿到廠商處讓大家解困過年,他們卻凍在草地上升野火、吃湯圓過年,是奠定他們日後能在義烏出人頭地的基石。(我們不能說傻人有傻福,但願說「忠厚」之人必有後福,商人也不例外。)

女主角駱玉珠的堅強,足以代表近代華人婦女並引以為範,她對陳江河摯著的情感,遠比她靈活經商的本能更可貴。命運多桀的駱玉珠,永遠不向惡運低頭,甚至最後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去換回陳江河,絕對是空前的勇敢,尤其是當時他們二人在經營上起了很大的矛盾之時,她的情感與愛,使她抛掉了許多雜念,用命證明了「愛情」的價值。在觀看劇集時,這段讓我們久久不能釋懷,沉思在「問世間情為何物」。

我們深深的體會義烏人文精神的可貴,他們勇於開創自己的前程,大膽挑戰逆境來產生生活智慧,是老天爺的眷顧嗎?不是;是他們不受命運困苦低頭認輸的本性,還有他們根深蒂固對故鄉的情懷。我們沒有去過義烏,只是從地理環境上,真的看不到有何得天獨厚的外在因素?也就是看不到硬體基石,只能從軟體上去感受「義烏精神」的可貴,不過站在海外,我們真的希望義烏人能繼續的一本初心、珍惜自己的靈魂。

從義烏開始發展對外之初,我們也看到了政府部門欠缺配套措施,不過當時中國也剛走向世界,不論在外交、經濟、金融經驗上與達觀人才都欠缺,從事貿易的個體先進,只能在英文溝通能力有限的條件上走出去,創造了許多奇跡。在雞毛飛上天的戲裡,除了邱岩(邱英杰之女)是既懂外語又懂經商之外,會說外語的在經商事務上,都只能聽老板的指揮,也就是陳江河與駱玉珠除了外語,二人的頭腦到了國外仍非常好使。

回到戲劇本身,此片男女主角陳江河與駱玉珠均獲得上海辦的金雞獎男女主角,真的是一點也不誇張,這二人都不屬於俊男美女範,但是兩人的內心戲,卻把義烏人潛在的特質,發揮的淋漓盡緻。最後「雞毛飛上天」沒有竟全功獲得最佳影片,一點也不冤枉,因為結局的有點草率,可能是為了強調「一帶一路」,從立意上也許是正確,但從戲劇上而言,就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大打折扣了。

久居於海外,特別是在美國,這二年對「一帶一路」的詮釋,一直都是一知半解,甚至於有聽不見得懂,如果不是有幸在法拉盛,有緣接待義烏市委書記盛秋平先生,也許粗淺的個人,將無緣以修「雞毛飛上天」的課,也幸虧有緣看完本片,才真正有了何謂一帶一路的概念。這位正值壯年的義烏書記,一心一意籌劃義烏未來的籃圖,盛秋平曾留學美國(新澤西)一年的經歷,將會有助於他的施政,達觀有益於義烏未來的發展。


《平沙落日大荒西、壯士連營候報聲》

雖然大多數國家都在強調「自由貿易」,但是不容否認的是,跟中國的「一帶一路」一樣,它在操作上如果配套不夠,會有一定的風險,主要的原因是各大洲、區域、民族、文化的差距,導致對生活態度與價值觀的截然不同,這裡面還不包含季節氣候的變化與時間的分界點,不過聰明的貿易商,只要擁有完整的團隊,包括各國幣值的變動,問題都可以克服。

最令人擔心的是,各國的政治是否相對穩定,一些法律制度不明確的國家,在履行合約上,就存在有一定的風險,換了執政黨之後,很可能就換了一個腦袋,很可能會把過去的約定全盤推翻。那麼在跨國貿易協定中,貿易商本身不只是要考慮商業本身的機制,還要了解每一個地區的政治風向,由不得你說:「商人無國界,不過問政治的」。

從中國近代史的演變,我們看到了北京領導人的用心,以及他們正積極、強勢的應用和平崛起的經濟市場與優勢,從根本上建立重啟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願景。放眼全球之局勢,只有美國,這個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在換了執政黨之後,美中兩國私人大企業簽定的每一項合約,仍然受到美國法律的保護。因此我們認為「一帶一路」的前景是樂觀的,卻也有一定的風險,國家如此,民間更是,那麼像義烏的走向世界,各大企業界就必須能在政府積極的運作下去操作,對貿易本身才能有所保障,不致於像「雞毛飛上天」的陳江河與駱玉珠,在過程中差一點連小命也不保。(那麼如何有效促進並保護企業,就考驗義烏政府的智慧,所有的事以此類推。)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