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Facebook

Twitter



387原来司马懿才是三国最后最大的赢家!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拾贝 发表于:2017-07-12 21:48

在人才辈出、群星荟萃的三国时代,比起个性鲜明的曹操、高风亮节的荀彧、八面玲珑的贾诩、志气雄远的诸葛亮、英姿倜傥的周瑜等英雄奇士来,司马懿无疑是一个神秘的有些乏味的异数。

他像一匹孤狼一样游移于汉末建安年间,又如一座奇峰一样平地崛起于曹魏黄初、太和、青龙、景初等年间,最后更是在曹魏正始、嘉平年间浓墨重彩地给自己描下了“一鸣惊人”的大手笔!

所有的人,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司马懿,原来竟是整个三国最后的也是最大的赢家。

自古以来,司马懿都被人们指斥为“野心家”、“阴谋家”的代表。

“老奸巨猾”、“老谋深算”,几乎是他从古到今都难以摆脱的个人标签。

然而,仅仅凭着“野心家”、“阴谋家”这两个称号,就可以给司马懿盖棺论定了吗?

赵高、董卓、李林甫等这一流的贪权嗜利、祸国殃民之辈,能和司马懿相提并论吗?

司马懿在他生前,可是实实在在的“伊尹”、“周公”形象啊!

他的清廉刚正、才能出众,可是朝野公认的——曹植就曾经这么称赞他:“魁杰雄特、秉心平直。威严足惮、风行草靡。在朝廷则匡赞时俗、百僚侍仪;一临事则戎昭果毅、拆冲厌难。”

他的政敌丁谧、毕轨等也不得不承认:“司马懿有大志而甚得民心。”

如果司马懿所开创的晋朝没有在后来没落得那般惨淡,如果“八王之祸”、“五胡乱华”的悲剧没有发生,司马懿在中国历史上所享有的荣誉至少应该不会比隋文帝杨坚差。

司马懿其实是替他那些无能的后代背负了太多的骂名。

平心而论,就单从司马懿本人一生的所言所行、所作所为来看,他几乎是没有多少遭人指摘之处的。

在他漫长的一生之中:像曹爽一样浮华奢侈、败国乱政之举他没有;像曹丕一样劳师动众、急功近利之举他没有;像曹操一样弑后逼君、猎取九锡之举他也没有。

我一直认为,虽然曹操自称“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其实,他这个“周文王”,当得还不及司马懿这般圆融、到位。

在我看来,司马懿算是古代从政之士的一个完美典范:儒家经典中“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最高理想成功模式,完全被他演绎得无人能及!

《晋书》上称他“少有奇节,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你能说他修身做得不好?

调教出了司马师、司马昭这样两个足以“子承父业、继往开来”的麟儿,你能说他齐家做得不好?

兴军屯而积粮,拔俊杰而备用、建纲纪而立威,取邓艾于农琐,引州泰于行伍,委以文武,各善其事,你能说他治国做得不好?

扫平内敌、壮大国力,给子孙们奠定“肃清万里,总齐八荒”的坚实基础,你能说他平天下的功夫不够?

具体而言,司马懿的身上有三重特色是十分鲜明的:儒枭、隐雄、全才。

01

儒枭

司马懿是货真价实的儒枭。而且,他决不是王莽那样“为儒而儒”的偏执狂。

《晋书》上称他:“伏膺儒教”、“常慨然有忧天下心”,这总让我联想起另一位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的儒学政治家范仲淹。但范仲淹的功业哪里堪与司马懿相比?

他力抗西复元昊而无功,推行“庆历新政”而不终,徒有济世之心而乏理乱之才,不如司马懿远甚!

司马懿开创的晋朝初年也曾出现过有“天下无穷人”的“太康之治”——虽然它来得短暂,但也是司马懿“爱民而安,好士而荣”的施政纲领在他后代手中的贯彻和落实。

司马懿的一些只言片语更是透出了浓浓的一股儒家雍雅气息:“贼以密网束下,故下弃之。宜弘以大纳,则自然安乐。” 

明末大思想家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亦这样评价:“司马懿执政,而用贤恤民,务从宽大,以结天下之心。于是而自缙绅以迄编氓,乃知有生人之乐。”对司马懿的儒道治国进行了肯定。

我们还可以看出,司马懿的许多举措都打上了深深的儒家烙印:

他一生最为推崇的人,不是武功盖世的曹操,而是一代儒宗荀彧;

他的亲家翁,是曹魏著名鸿儒、经学大师王肃;

追随他一道翦除曹爽的政治盟友,如高柔、王观、孙礼等都是海瑞一样的忠臣雅士。

即便是在殄灭曹爽一党之时,他也是以儒道为标尺来拿捏着分寸的:

夏侯令女割鼻明志守节,鲁芝护主尽忠而甘愿受法,尽管他们是敌对一方,却都受到了司马懿的嘉奖与宽待——夏侯令女的事迹还被写进了《晋书·烈女传》,而鲁芝后来则一直做到了晋朝的镇东将军、阴平侯之位。

这比起袁绍器小量狭、恼羞成怒而滥杀臧洪、陈容等义士的荒悖之举来,几乎不可同日而语!

但同时,司马懿刚重凌厉的枭雄本色亦是溢然不可轻掩:

该狠则狠,该猛则猛——他对辽东公孙氏割据势力的连根拔除,对曹爽和王凌等政敌的赶尽杀绝,完全没有了脉脉温情,纯然一派肃杀森严之气。

儒枭就是儒枭,再怎么儒化,他的人格底蕴还是枭雄之质。

02

隐雄

司马懿是深不可测的隐雄。什么是“隐雄”?“隐雄”就是指将韬光养晦、沉潜笃实之功做到登峰造极的枭雄。

他的雄心壮志,决不弱于曹操、刘备、孙权等乱世枭雄当中任何一人;他的真才实学,也决不次于郭嘉、诸葛亮、周瑜等俊杰奇士中任何一人。

但他为了在合适的时机“一鸣惊人”,“一飞冲天”,他便自觉而主动地完全把它们隐藏起来,收入“鞘”中,伺机而动。

在隐忍潜伏的同时,他还善于未雨绸缪、见招拆招,运用“四两拔千斤”的巧妙手法及时消除各方面的威胁与危机:

当曹操对他深怀猜忌之时,他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连忙抓住机会奉上“汉运垂终,殿下(指曹操)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之。

孙权之称臣,天人之意也。虞、夏、殷、周不以谦让者,畏天知命也。”

一段劝进之言,便立刻说到了曹操的心坎里,一跃而任丞相府的心腹要职——主簿、军司马、长史!

当魏明帝曹睿临终前对他疑虑重重之时,他虽身在辽东却以“人臣无私施,推美归于上”的方法向曹睿表达了自己的绝对忠心,从而保住了自己的顾命辅政大臣之位。

司马懿真的是一位“踏平坎坷终成大道”的隐雄:为了彻底实现自己“肃清万里,总齐八荒”的大志,他数十年如一日地蛰伏隐忍着,暗暗磨砺着自己的锋芒、强化着自己的实力,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边疆之远,始终是那样稳居若泰山地顶住了来自对手、来自命运的一次次打击与挫折。

“刍牧之间,悉皆临履”的卑琐生涯,未能磨灭他有朝一日掀天揭地的勃勃雄心;

陈矫、高堂隆等政敌的明攻暗算,于他而言亦不过是秋风过耳,不值一提;

面对小辈曹爽的欺侮和排挤,他也是装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这一切,都源于他心理素质的无比坚韧与无比强大!喜怒哀乐悲忧惊惧,所有的一切情绪,在他胸中被调控得深沉如海、波澜不生!

他无畏无恐,当刺客的利剑就抵在自己的喉结上,他却依然扮成风痹之状而“坚卧不动”——须知:那一年,他才二十九岁!

他无怒无嗔,当诸葛亮送来“中帼之辱”而激得帐下诸将个个火冒三丈之时,他却依然笑称这是在夸赞自己用兵“静如处子”!

他无喜无纵,无论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和胜利,都不会让他稍稍麻醉,他总是继续埋下头来冷静沉着、苦心孤诣地把握着大局、规划着未来……

司马懿就是这样一位隐雄:韬晦隐忍之功堪称出神入化,七情六欲完全做到了收放自如,理智和意志是他最有力的武器。

03

全才

最后,他是一位集张良帷幄之智、萧何匡济之贤,韩信用兵之能于一身的全才。在经国远略方面,建安二十年之秋,他进献了趁刘备与孙权交争江陵之际乘隙吞蜀的妙计,可惜曹操没有采用,失去了统一天下的一个良机。

建安二十四年之冬,稳坐许都、联吴制蜀、翻云覆雨的方略是他给曹操建议的,结果“武圣”关羽被干掉了,诸葛亮的“隆中对”被彻底破坏了。在内政实绩方面,军屯兴国、通漕淮南、开垦陇西等宏图是在他手底完成的,这些后来成为了魏国真正强大的关键。

在军事作战方面,西擒孟达、东拒诸葛、北平公孙、内夷曹爽、外袭王凌,神略独断,征伐四克,更是他的赫赫战功。

他的军事才能之高超,令吴国国主孙权也不得不为之畏服:“司马懿善用兵、变化若神,所向无前!”

的确,像他这样一个合枭将、贤相,策士三才为一体的全能型高手实在是古今罕见。

而且,他最高明的一点是——身负大本大源、大器大材,随时准备着接受命运的考验与挑战!

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之下,需要突出自己哪一方面的能力以脱颖而出,他一向对此算计和把握得十分精确!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在汉末三国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大时代里悄然无声而又不可遏制地勃然崛起、后来居上!

儒枭、隐雄、全才,是司马懿整个人格形象的三面侧影。

朱元璋是“枭而不儒”, 刚猛有余而文治不足;

王莽是“儒而不枭”,有心复古而无力治今;

张良是“隐而不雄”,清虚自持而避权弃世;

曹操是“雄而不隐”,锋芒毕露而处处树敌;

诸葛亮是“全而不才”,面面俱到而样样不精;

曾国藩是“才而不全”,为将则常败而为相则迂钝。

他们每一个人比起司马懿来,似乎都缺了那么一点。

所以,你不能不承认,司马懿堪称是空前绝后的一个奇迹。

所以,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从儒生变为开国之君的枭雄,他就是司马懿。

无论后人如何刻意抹黑,司马懿本身素质所散发出来的奇光异彩,永远也不是历史的尘垢所能掩蔽的。

你越走近他,就越会深深地感到:假如有合适的机缘、合适的环境、合适的自我激励,原来一个人内在的潜力居然能够如同火山一般喷发到这么高、这么远、这么强!

来源:新浪博客李浩白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