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池里捉泥鳅 海纳百川活水养鲟龙

2017-06-16 10:04

股市不振痼疾僵的不去, 超高的市盈率和再融资规模, 民粹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注册制市场机制公平竞争, 减持新规愿赌不服输, 胜利者的悲哀. 健康扩容, 经济楼市股市供给问题同出一辙.

 

中国股市困境 信用在政府担保的基础上

新股放收暂停 建立市场化的信用制度

 

易宪容614日作者博客,”股市IPO是放还是收 是暂停还是再快速发”: 中国股市的信用基本是由政府担保或完全隐性担保的基础上, 这样的信用关系要发展出欧美成熟市场的那样的股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 中国股市已经试行了近三十年了, 就是无法走出既有的困境, 中国股市就是无法发展与繁荣. 对于当前中国股市的IPO是放还是收, 是否暂停, 答案是十分清楚. 即中国股市在市场化的信用没有建立起来之前, 中国股市的基础性制度(一个公平公正的市场交易平台, 一套有效的市场定价机制, 一套有效的保护投资者利益补偿机制)没有完善之前, 中国股市就得休养生息, 就得以建立起一套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制度为主. 這是否像休克療法?!

 

學者專家所言甚是休克療法甚難

中国股市民粹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68, FT, 刘胜军,”中国股市民粹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民粹主义不愿正视中国股市估值严重偏高这一皇帝的新衣, 幻想靠证监会救市, 这只会延误注册制改革. 所谓民粹主义, 就是简单迎合民众的心理痛点, 但给出的解决方案往往是粗暴,治标不治本, 不理性甚至不合逻辑的, 因此也很难有好的效果. 民粹主义更象情绪的宣泄, 不告诉民众真相, 树立假想敌, 非负责任的治国之道, 现实中则有巨大的杀伤力. 等待IPO的队伍一长串, 道理简单, 因为股价还是太高, 泡沫依旧太大. 投资者只看上证综指跌到了3000, 但不愿意正视一个残酷的现实: 目前A股市盈率的中位数为70多倍, 超过100倍市盈率的股票有1000多家, 在全球主流股市中属于估值水平最高的市场之一.

 

韩刘共识凸显股市民粹主义压力

 

最近, 所谓经济学家韩志国在微博上怒怼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 甚至威胁呼吁中纪委介入调查. 压力之下达成所谓三点共识: 立即停止对个股与板块的人为打压; 大幅削减新股的IPO数量; 尽快出台大小非减持新规, 加快修法完善制度. 这种轻率举动视政策的严肃性为儿戏, 放在任何成熟市场都令人啼笑皆非, 却在中国一再上演. 韩刘共识凸显民粹主义对中国股市的深刻影响. 韩志国式民粹主义的特征可以归纳为: 不承认(至少是不愿正视)股市估值过高,泡沫严重的真相; 夸大新股发行的负面影响, 将其作为假想敌; 混淆长期利益(上市公司创造价值能力)与短期利益(股价涨跌).

 

IPO注册制是跳出民粹主义陷阱的唯一路径

 

随着时间的推移, 民粹主义的幻觉正在消退, 更多人在觉醒. 财经评论人士叶檀以香蕉喂猴子比喻, 就是7只香蕉, 饲养员早上四根晚上三根, 群猴大喜. 暂停新股发行本质上就是朝三暮四的故事, 普通投资者就是那群猴子, 为暂停发行新股多了一根香蕉欢呼雀跃. 前几年经过长期讨论, 终于形成IPO注册制改革的共识, 这一制度革命再次被2015年股灾而延宕至今. IPO注册制就是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证监会不再决定新股发行节奏. 才能真正纠正扭曲的供求关系, 让堰塞湖不再堵塞; 才能让证监会不再迷恋审批寻租, 一心一意搞监管. 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钱, 把持红利的革命思维, 面对世界经济发展, 12五规划以来的市场化改革, 老想伸出的, 可以左右公器中饱私囊的桥事情的手, 一再的拖延, 只能是体制的腐朽落后.

 

健康扩容还是据粪坑不拉屎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衔众望上任以来, 几经波折, 实行铁腕治理陋习则被称打压股市, 被骂爹骂娘; 随波逐流利好既得集团则被卫道之士挞伐. 那么股市是应该健康扩容, 还是殭尸企业霸占份围, 据粪坑不拉屎? 正常企业被ipo审批制挡于融资大门之外, 有权审批机关则手握印章叫价, 截获红利早收清单, 这也是资金不入实体, 被利益集团把持的股市. 仅靠规则的限制, 如限制股东减持规定, 避免大股东利用内线利空消息, 获利清仓, 债留广大股民. 随最新规定减持新规出台, 扩大范围, 大小非过桥减持填补规则漏洞, 刘士余又被顶上浪尖..

 

减持新规 胜利者的悲哀

 

减持新规是非常必要的好举措, 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堵住股市中的套利漏洞, 然而显示出的是管理思维上的守旧. 李迅雷博文减持新规 胜利者的悲哀”: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 中国股市早就成为全球市值第二的超大市场了, 为何众多投资者仍把股指下跌归咎于股票供给过度呢? 市场各路参与方应找出A股市场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 切中要害地探寻出解决症结的路径. 这指的是股市本来就是以经营绩效, 反馈投资回报的正常管道. 连赌场都不如的中国股市, 充分反映出, 钱不进实体经济的困境; 中国的资金寻利, 创造出梦想中的一夜致富, 和无数的泡沫.

 

IPO一级市场的筹码制造者 超高的市赢率和再融资规模

 

李迅雷称,这么多年来, A股指数的涨跌波澜壮阔, 散户投资者输多赢少, 而唯一不变的是新股发行总是供不应求, IPO不仅限价, 而且限量, 与全球绝大多数股市的发行规则迥然不同. 正是因为一, 二级市场之间存在巨大的套利空间, 使得一级市场的筹码制造者获利丰厚. 目前, A股市盈率的中位数为70多倍, 超过100倍市盈率的股票有1000多家, 在全球主流股市中属于估值水平最高的市场, 高估值容易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行为扭曲, 2015年再融资规模达到1.24万亿元, 远超IPO规模(1578亿元), 2016年再融资规模接近1.6万亿元, IPO规模的10倍多, 更是远超股息总额, 这一现象在全球股市中也是十分罕见的.

 

发行者的天堂不断抵触扩容 大量套利现象反映制度漏洞

 

A股高估值现象的长期存在有诸多原因, 如发行管制导致供给有限, 在货币存量过大的情况下, 估值就会维持较高水平; 管制之下壳资源奇货可居, 导致一批中小市值股票因为长期存在并购重组或被借壳的预期, 估值水平远高于其实际业绩; 高换手率导致流动性溢价降低, 退市风险极小导致信用溢价大大降低; 价值无所差异, 企业的生命是信用荡然无存. 大量套利现象反映制度漏洞, A股市场似乎永远是发行者的天堂. 短短27年的历史,从市场发展的角度看, 走过了人家上百年才走完的路程,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 又是中小投资者不断抵触扩容的历史.

 

愿赌不服输 胜利者没有因此而改变命运

 

A股市场27年的短暂历史中, 发生过9次暂停新股发行的情况. 这并非是新股发不出去, 即便市场再低迷, 承销商只担心审批通不过, 从不担心会发行不出去. 每次新股的暂停发行, 都与中小投资者因股市惨跌而发出抗议的声音有关. 熊市是因为太多的熊, 还是牛市中值钱的牛不够? 上车靠关照,下车难的奇葩股市. 美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远低于中国, 但股市却从2009年起出现了一轮持续至今的大牛市, 这不仅与限发新股无关, 与大股东减持无关, 而且情况恰恰相反, 正是因为有很多优质且高成长的企业不断上市, 给市场注入了新活力; 同时, 不少上市公司认为自己公司的价值被低估, 于是就去回购自家的股票, 进行缩股.

 

经济楼市股市问题皆同出一辙 从来都是供给问题非需求问题

 

无论是新股发行节奏加快, 还是市场非流通股解禁压力的增大, 都不是股市下跌的关键因素. 中国股市过去27年来一直纠结于筹码与资金的供需关系问题, 完全是避重就轻的惯性思维. 中国的经济问题, 楼市问题和股市问题同出一辙, 均为供给问题, 从来都不是需求问题, 但却总是通过刺激需求来掩盖供给侧的问题. 同时需要思考改变抵押和担保的融资模式, 接轨发达经济体股票的发行定价机制, 和上市标准进入成熟市场, 以信用贷款为主的模式. 投资者应看得更长远, 投资那些能够做强做大的企业, 而不是靠制度缺陷套利, 赚便宜的企业.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