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没有访客记录

Facebook

Twitter



1369人大高材生如何成了连生6个孩子的农村妇女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莲心 发表于:2017-06-16 07:53

1998年人大毕业的伍继红这两天火了。

曾经的高材生,名牌高校佼佼者,遭遇体制改革,接连找工作碰壁,前任老公外遇,离婚再嫁,经历一系列打击,精神出现问题,如今生养6个娃,家庭陷入赤贫,靠着低保过日子。

伍继红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都不该是一个人大高材生的人生。

应试教育给她铺了一条看上去很美的路:进入名校,顺利毕业,拿到铁饭碗,一份体面的工作,一个温和有礼的男人,成功摆脱父母辈的阶级烙印,过上另外一种生活。

是什么让这个原本的天之骄子,一步步从天堂沦落到地狱?

1

丢失的安全感,让她被命运吓破了胆

原本考上名牌大学=吃公家饭,成了国家的人,对于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出来的农村姑娘来说,简直是天堂。

回溯她候的成长之路,很聪明、学习成绩好,性格偏内向。对于很多跟伍继红一样的农村孩子来说,考上大学几乎是唯一的人生出路,而她还考上了著名的中国人民大学,她的内心对于大学的生活,对于以后的人生,恐怕会设想很多很多美好的场景。

现实给了她一闷棍,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寄托,忽然间没有了。

同样经历过那段历史的“晓看”,在文章中这样描述那场改革:

我是93级的,比伍继红还高一级,1997年毕业那一年,是不包分配的第一年。我清楚地记得,我和大学同乡在家乡的人才市场上四处碰壁,像无头苍蝇一样。

人才市场上,到处贴着要市场营销、管理、财经这些专业的毕业生。历史专业的我,跑了一天,默默离开。很多单位,根本就不会在人才市场上出现,而是通过别的渠道解决用人问题。

伍继红说,她当时一个个单位打电话去求职,我也有切身体会。一个念大气科学的同乡女孩子,垂头丧气,我给她打气说,要不我们一个个气象局去跑?

于是我们敲开了成都每一个气象局、环保局的大门,他们都觉得很奇怪,大学生找工作不应该去人事局吗?不要说我们,连市场实际上也没有做好准备。

要不是运气好,用人单位找到学校,而学校又推荐了我,我很难保证,我不会是另一个伍继红。

如果不曾触手可及,可能伍继红期待不会太高,但正因为从小到大一直把“铁饭碗”当成自己上大学唯一的念头,结果当巨浪来袭,她便像被抛进海里一样,呛了一口,便怎么都找不到救命的船,那种恐慌,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恐怕很难想象。

这是伍继红的人生第一次重大安全感的丢失。

这最大的安全感丢失之后,伍继红的内心开始风雨飘摇。但她仍然是有希望的,考公务员,或者去公司面试,虽然她并不情愿,但仍然是一条出路。

结果,她又先后遭遇了两个现实:考公务员面试失败,第一份工作因“个人矛盾”而辞职。

现在回看她的经历,这两件事先后给她职业生涯的死亡,订上了最后两个钉子。

公务员面试的失败,基本上等于宣告她体制内职业生涯的彻底失败,而因为“个人矛盾”而辞掉第一份工作,更像是一种对于前者不满的反抗。

也许当时她根本没有真正搞明白,辞掉这份工作,对于自己来说,真正意味着什么,自己又将面临什么。

讲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当时她这份工作。在那个年代,月薪3000,真心不低,而且是教育行业,算是跟她专业对口,而现在那家“新学林”教育软件公司早已经传出新三板挂牌的消息。

如果当时按那条路走下去,她会是完全不同的人生。但她最终选择了因为“个人矛盾”而离开,进入了一家月薪1000多的工厂,而且专业完全不对口。

那是一次足以改变她人生命运的选择。如果说“铁饭碗”制度的改革,震荡掉了她大部分安全感,这一次工作的丢失,则几乎宣告她作为一个社会人身份的安全感的丢失。

既然工作中找不到安全感,家庭总可以有一些安全感吧?

不,有一个细节,媒体披露的比较少,但非常重要,那个时候伍继红的父亲去世了。可谓屋漏偏逢连阴雨。

原本在社会上找不到安全感,正是需要家庭的支持和温暖的时候,结果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虽然伍继红没有透漏过当时的心境,但我们回到当时的场景下去想一想。

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姑娘,一个山沟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被家人寄予厚望,结果在外面遭遇重创,一事无成。回到家乡,又忽然接到噩耗:父亲去世了。

父亲,作为我们在这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他人,给我们无私的爱和保护。这样重大关系的丧失,足以将一个硬汉击倒,何况这个原本脆弱内向的小姑娘。

我们都喜欢看逆境求生的桥段,但现实是,她真的被命运给吓破了胆。

这是她安全感第二大缺失。

后来她遇到了前夫,她的初中同学。两个人相恋并结婚生子,从那时起,她再也没有出去工作过,这种状态如今已经持续了17年。

结婚5年后,她发现前夫有了外遇,带着女儿离开了她。这令她难以接受,回到娘家之后,又返回了前夫家,而那时前夫家只剩下公公一人艰难度日。

她怀着身孕,过上了“在家等死”的日子。

给了她五年稳定生活的婚姻,我相信她一定从中感受过幸福,只是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陷入一个越来越深的坑。而这个坑,是如今很多女人可能正在跌入的。

自己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没有社交圈子,完全靠着男人一个人赚钱养家。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模式,让伍继红给自己彻底不出去工作,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也给自己的下坡路铺好了前奏。

她以为结了婚就可以过一辈子,她以为有孩子就可以去拴住一个男人,她以为靠名牌大学高材生的身份就可以帮她在婚姻中守住地盘。可是,她不曾想过,女人如果放弃自己,婚姻、孩子、学历,到头来没有一样可以给她安全感。

丈夫的抛弃,是她安全感第三大缺失,也是她最后的根据地。

工作没了,娘家回不去了,老公孩子也没了,走投无路的伍继红,只能回到前夫家,跟孤零零的公公一起生活。

对那时的她来讲,片瓦遮身也比流落街头做乞丐要好。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她会有这种选择了。现实的困境一点点把她逼到了这一步,但她是不是真的从来都没有反抗的机会呢?

不是的。

2

她原本有自我救赎的机会

每个人都有把握自己命运的机会,哪怕概率很小,哪怕世事难料,但机会总是有的。

对于伍继红来说,原本“新学林”的工作,就是她成长的最好时机。名牌大学毕业,做着对口的工作,高薪又有前景,何至于因为“个人矛盾”而辞职?

回想当时的场景,有三种可能性:一种是她低估了当时的就业场景,以为自己辞了这份工作,总可以再找到一份同样的工作。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她高估了“个人矛盾”问题的解决难度。几乎所有的工作都会遇到个人矛盾,那是什么样的矛盾,大到让她放弃难得的工作机会?我想不到,唯一的可能性是,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在那样人际关系复杂的环境下生活,才是最可怕的。

自己过得不开心,内向又不善交际。日子过不下去了,所以最终选择了离开。说离开不如说逃开。逃开复杂的人事斗争,却发现自己很难解决吃饭问题了。

我们很多刚毕业的同学也是这样,有一份工作的时候,把工作中的问题放的无限大,觉得自己扛不住了,等到失去那份工作的时候,才发现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

这是她的第一次救赎机会,但她没有把握住。

还有第二次,在工厂拿着1000多的工资时,她遇到前任老公。辞职并选择了进入婚姻,这一进入不要紧,17年便再也没能出来。她成功地给自己工作失败找了个出口,那就是老公孩子和家庭。

她本可以透过第一次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审视自己,给自己重新定位,设计自己的成长路线。但她选择了无视这一切,后退进入工厂,做着跟自己专业无关的事。

从那时开始,中国人民大学的伍继红就已经死了,取而代之,活着的是从小生活在小山村里的那个伍继红。

她像所有农村妇女一样结婚生子,操持家务,照顾孩子和丈夫,中国人民大学变成了一张被珍藏起来的证书,被压在柜子底,如果不是被发现,恐怕她自己都忘记了吧!

前夫外遇,带着女儿离开她,5年的安稳之后,生活再一次抛弃了她。原本已经陷入绝境的她,本可以通过这次打击,重新审视人生,激发她绝处逢生的欲望,但她,却选择了怀着孕去跟孤苦伶仃的公公一起生活。哪怕“在家等死”,也不敢选择改变。

直到遇到现在的老公,再嫁,因为婆婆觉得“不能结扎”,所以她又一连生了5个孩子,然后她的人生算是彻底踏实了,开始踏踏实实照顾孩子和年逾七十的公婆。

伍继红

因为经济窘迫,她再也没有机会出去看一看,了解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又有哪些变革,她没条件也没时间。

3

内在安全感的缺乏

让她总想找一个托儿

伍继红只是千千万万个农村妇女生活现状的一个缩影。不同的是,她多了一张中国人民大学的毕业证,而已。

如果说她的前半生是一部农村姑娘完美逆袭的励志剧,后半生就是一部从人生巅峰不断下陷的惨剧。

进入大学,是她最辉煌的日子;毕业,是她惨剧的开始。

人大校友看望伍继红

学校老师去看她,让她尽快“归队”。与其说归队,不如说她这些年过的日子,才是不断让自己“归队”。从天之骄子,回归农村妇女的队伍。

在试图通过求学改变命运的这条路上,她只走了一半,就被打回了原形。大学四年,除了教科书上的内容和一张毕业证书,她什么也没得到。

明晃晃的学历没能在体制之外给她相应的荣光,缺少社会制度和机会的加持,她在大学所学到的东西,终究没能掩盖住她本身的短板。

有人说这是应试教育带来的悲哀,换个角度来看,这又何尝不是女性成长教育缺失的一次惨痛教训。

从小到大,女孩子总会接受到各种暗示:你一定要考个好大学,才会有出路。你一定要端上铁饭碗,才能改变命运。

当这一切落空了,另外一种声音又出来了:女孩子要安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找个好男人结婚,嫁人了就有个依靠了。

那个时代的女孩子,凭借自身的努力,考上名牌大学已经是无上的荣耀,谁又会去管她会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会不会经营自己的婚姻?

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年,女孩子的安全感一直在被教导不断地向外寻求,要么是工作,要么是家庭,要么是婚姻,却从来没有她们自己。

当伍继红被上天愚弄了一番,安全的来源被一一剪断的时候,她的人生,每一次选择都变成了让自己滚下坡的过程,越滚越重,越滚越刹不住,跟同学的差距越来越大。或许在她心里,那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地方,那是她来时的路。

就像溺水的人,拼命想要抓住些什么,铁饭碗也好,婚姻也罢,最终都没能挽留住。

一个人缺乏内在的安全感,便总想为自己的人生找个托儿,男人也好,婚姻也好,铁饭碗也好,总之是靠不了自己,因为在他们心里,自己太弱了。

一个人内在安全感的缺乏,归根结底是一种“我不值得、我不配得到”的思想在作怪。这是一个人内心最深处的呼唤,所有选择和转变,都在这一念之间。

这种“我不配得到”之感,从哪里来?

4

伍继红们,更需要女人的自我救赎

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文化中,始终洋溢着这样一种氛围:女孩子不如男孩,男孩更聪明、更调皮,也更能干,而女孩子更乖、更温顺、更懂事。

女孩子被教化的要学会服从、依靠,要听从别人的安排,等着别人的救援,而不是做自己的主人,去自我拯救。

当伍继红遭遇改革大潮的冲击,她也努力过,而且可以说她努力成功了,但是面对自身挑战的时候,她选择了放弃,选择了走进自己的舒适区,走进婚姻这个护城河,她在等待这个男人来拯救自己。

直到这个男人出轨,抛弃她,她并也没有选择奋起直追,而是依然回到了这个男人的家,选择了“在家等死”。

后来当她遇到现在的丈夫和家庭,虽然他们家庭条件并不好,丈夫也没什么知识文化,但他们是她的另一个拯救者,将她从“在家等死”的状态下,拯救了过来,过上了正常家庭的生活。

中国人民大学的同学找到她的时候,她说:有了老师、同学的帮助,在精神上,我就有了向上的力量。重拾专业,我就有了向上的资本。

老师、同学可以帮助她度过这次难关,可以说,直到现在,她依然在等待着外界的救赎。虽然伍继红的娘家人已经来了,但其实她的自我救赎才刚刚开始,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斯蒂芬金在《肖申克的救赎》中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如果你自己都放弃自己了,还有谁会救你?每个人都在忙,有的忙着生,有的忙着死。忙着追名逐利的你,忙着柴米油盐的你,停下来想一秒:你的大脑,是不是已经被体制化了?你的上帝在哪里?

每个女人的一生,都会遇到很多坎儿,等着别人救赎,只会让自己永远被动下去,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女人可以不做圣者,但一定要做强者,从自我拯救开始。

文:范俊娟;来源:潘幸知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