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郭文贵不可信?

2017-05-22 04:33

自从“老领导”为郭文贵背书后,“郭文贵爆料”的信誉度大幅攀升,以至于在视频中,郭文贵都开始全力以赴将自己打造成“正义化身”了。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被普遍忽视的问题需要澄清:“老领导”的背书,只说明郭文贵手中“有真货”,不等于他口中说出的都是“真货”。郭文贵手中确实“有料”,对中共方面某些人来说,可能还是核弹级的“料”;但郭绝不会轻易将真正有杀伤力的“料”放出来。不放出来,他还能以此遥控、影响国内,调动一些人为他奔走;一放出来,大家就只能鱼死网破了。所以,郭文贵迄今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把声势造大,把平台搭高,以提高手中所握“核弹”的威慑性。而他达到此一目的的手段,不是言必真实,而是尽量往大里说,往高处扯,以迎合听众的想象。

前几天,郭文贵在他的视频中说了一句有可能成为经典的话:不要管我郭文贵是什么样的人,郭文贵是猪、是狗、是骗子、是流氓、是杀人犯,与我的爆料“没关系”--但是,真的“没关系”吗?由于信息不对称,他的所谓“爆料”,对于一般公众来说,大都是一些既无法证实、也难以证伪的事;在这种公众难以自行得到判断依据的情况下,“爆料人”本身的品性与可靠性,即成为判断其言真伪的重要依据。如果确知“郭文贵是骗子”,那么他的“爆料”视频还会这么火爆吗?还会有这么多人追着看吗?另一方面,郭文贵本人固然可以对“郭文贵是骗子”的认定“无所谓”,但那些被郭文贵使来唤去如赵岩、夏业良、刘刚、杨建利等,难道也能“无所谓”吗?这都是些有名有姓的公众人物,如果像小媳妇一样围着一个骗子的指挥棒转了这么久,不管事后再怎么自辩,恐怕也会成为其一辈子难以洗去的耻辱吧?

郭文贵还有一句经典:你们说我爆料是假的,拿证据来呵--他当然知道,对方一旦“拿证据”和他辩论,事情就更加闹大了,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但有一点,郭文贵可能由于无法自视而没有想到,那就是,要证明“郭文贵是骗子”、“爆料是假的”,其实并不需要什么证据,而只是需要懂一点逻辑。因为郭文贵此人的一个特性是:瞎话张嘴就来。因此,说得越多编得越多,以至于到后来,他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前面编了些什么,所以经常前后自相矛盾,自己抽自己的耳光。

例如,关于他最痛恨的傅政华,按照郭文贵的说法,郭的密友、安全部副部长马健是个好人,只因为发现了傅政华设计害死令计划之子令谷的秘密,所以傅政华要灭他的口,于是把他抓起来(所谓“灭口”,居然不是杀掉,而是抓起来审判,这中间要经过公安、纪委、检察院、法院、监狱等诸多环节,也不害怕“泄密”--这种“灭口”,也可说是郭文贵的一大“发明”);但是,傅政华要搞掉马健的消息,郭文贵却早在大半年前就知道了,告诉他的,恰恰就是傅政华,所以,郭文贵提前逃到了国外--傅政华要搞掉马健以“灭口”,却提前大半年将此事告诉马的密友郭文贵--如果不是“爆料明星”郭文贵编到后面忘了前面,相信世界上绝不可能出现如此一个“傅政华”。

再比如,公众最关注的郭文贵爆料之动机,按照他自己最开始的说法,爆料是为了“保钱保命保亲友”,但后来实在忽悠不下去了,只得承认:如果不“爆料”,亲友们的状况会更好,钱也更安全。于是,他又将动机拔高为:推动以法治国,让“郭文贵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还说什么为了这个奋斗目标,他准备了28年--问题在于,“以法治国”是何等高大上的动机,这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如果你一开始想的就是“以法治国”,又有什么必要用“保钱保命保亲友”这个低俗的目标来掩饰自己的崇高动机呢?难道是害怕大家被你感动得太厉害吗?--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其实这二者都不是他的真实动机,而只是对真实动机的掩饰;他的真正目的,正如拙文《郭文贵折腾这么多,目的无非是求“政治庇护”》中所说,一直都是为了获得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

有人反驳说,郭文贵拥有外国身份,不需要政治庇护--以今日中国之强大、坚持,外国身份也不保险。何况,郭文贵现在似乎还只是美国居民(绿卡?),而非美国公民。一旦中国政府提供证据追索过来,要求引渡,必然要发生一场力的较量;到那时,只有获得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郭文贵才能得到绝对的安心--这不,“感美节”被祭出来了,虽然同样还是使唤其他人挑头,但郭文贵本人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迫切与热枕。

郭的手法其实很简单,翻来覆去都是老套路。明明是想要“政治庇护”,但这个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如果大家都知道他是表演了,必然怀疑他爆料的真实性。于是,他先穿了个“保钱保命保亲友”的马甲;等该马甲破碎后,再换个“推动以法治国”的马甲。又如,明明是要发动“感美节”,以利于获得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或者还有入籍?),却为了不被人看出动机,先放个烟幕弹,捣鼓什么调查北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郭文贵经常自我标榜的“孝道”,现在看来也值得追问。在一般情况下,他或许能守孝;但当行孝与其自身利益、安危有冲突时,就难说了。明知可能致父母、亲友于更危险、更艰难的处境,却还坚持要“爆料”,其实质就是:为了自己的绝对安全,不惜置自己在国内的家人、亲友于险境、于更大的苦难之中。他说:作为我的家人,就是要承担,要承受--如果家人承担、承受的目的是“推动以法治国”,那当然很崇高;但如果目的仅仅是自己得到政治庇护,那就不但自私自利到了极点(除自己之外,包括父母在内的家人、亲友都可不顾),同时也冷血到了极点。他在视频中反复说:文贵作了多大牺牲,文贵有多难--但如果这个人自私至此,那他就其实一点也不难,因为作出牺牲的都是“别人”(对于这种人来说,包括父母在内的家人、亲友,都只是“别人”)。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郭文贵拒绝了诸多海外精英推举他成为海外民运领袖的邀请--以民运现在的衰势,要郭文贵出钱、出力来支撑民运,那只是某些人天真的一厢情愿,用郭文贵自己的话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有一天民运胜利在望,马上就可以回国接掌政权、坐江山了,到那时不需去请,或许“文贵”自己就钻出来了--毕竟,人家现在也作了不少铺垫不是?

确实,不管郭文贵是个什么样的人,所有不怎么在乎家国大事的人,都应该感谢他。感谢他就像陈冠希的艳照门一样,给大家带来这么多的兴奋时刻:有人从中得到了放松,有人锻炼了辨别能力,有人满足了自己的想象力,并且一切还都免费--不愧是“亿万富翁”,哪怕是娱乐大众,方式也与众不同,自己直接就赤膊上阵了。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