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没有访客记录

Facebook

Twitter



7我靜待來世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karenccl2016 发表于:2017-05-19 03:53

佛說:“一切有為法,盡是因緣和合,緣起時起,緣盡還無,不外如是。萬發緣生,皆是緣分。前世若為惡者,今生必有劫數;前世若是善人,今生則有福報。每個人,都是兩手空空,來到人間,前生記憶,皆被刪除。既來之,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修好今生,福澤來世。”

 

常常覺得,定是我曾在佛前苦苦求拜了千百年,今生,才會有這般刻骨深情的眷戀。

 

相信,今生所有交集,皆是緣分註定。或深或淺,或濃或淡,決定著每一份情緣的呈現方式。於是,我們成為了朋友,愛人,與至親家人。

 

然,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曲終人要散,人走茶必涼。這世上最難改變的,就是自然規律。歲月遷徙,歷史更換,唯一不變的,就是人的生老病死,物的春榮秋枯。

 

人生之無常,朝拾花瓣暮凋零,晨沐陽光夜風雨,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明明滅滅,不過瞬間。最是不想面對無常,卻最是無常。所以,我曾在祖母離世之後,偶然間對祖父婉轉提議,百年之後,若有什麼心願安排,可以寫好封存起來。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儘管,我的內心,是多麼的不希望有那麼一天,但我卻深深地知道,終究,無可避免。

 

誰知,意外就像一場及時雨,驟然間便可傾盆。落紅無數間,更是將對明日的希望,湮沒於滾滾沙河之中。置身於那湍急的亂流中,無論你如何掙扎,如何努力,最終也是凶多吉少。祖父突發於一場大面積腦梗死,一病不起。說不清話,寫不了字,自己苦心經營了一輩子的家,要交托於子女了,卻怎麼都交代不出自己的想法,直到閉眼,何其心痛。

 

祖母離世不過九個月,祖父就與世長辭。對於自小和祖父母長大的我來說,祖父的驟然辭世,讓我在短短不到一年的光景中,痛失了兩位至親的人,似山河崩裂,天地塌陷,瞬間,便覺世景荒蕪。我嘶聲力竭,哭天搶地,所有人都淚如雨下。這次死別,比上一次傷感更深。痛心,豈止刻骨,簡直無以復加。

 

夜幕降臨,我佇立窗前,遙望萬家燈火,時光仍在,而我,卻瘦減了年華。

 

人生滄海,匆匆百年,幻滅一瞬。多少人,期待歲月可以重來一回,便可以免去了那諸多的遺憾,卻不知,宿命前世已定,縱是光陰輪回,亦是無法更改命定的結局。

 

痛失至親之人的痛苦,仿佛是一道無法逾越的溝壑,身傷,尚且可以治癒,可心傷與神傷,卻猶如跌落萬丈深淵,回頭無涯,垂死掙扎。我曾一度焦慮,抑鬱,夜不能寐,食難下咽。思念,就像是喝了一杯冰冷的水,難後凝結成流不盡的悲傷淚。

 

歲月如風,風過可以無痕,可心碎,怎能無跡?生命中總是有那麼些過往,當我們真的以為已經徹底失去的時候,卻發現,那些昨日的光影,可以借助記憶的留存,氤氳於一場夢,一幅畫,甚至一個重遊的故地。

 

雖是鏡花水月,卻可以聊以慰藉那顆在瘋長的思念中,不知疲倦想要尋覓的心。只不過,情再深,也回不到當初;夢在真,也無法兌換成實。最後,只能以失望而告終。

 

都說,今生是前世的因,那來世,可否做今生的果?

 

這輩子,我做您的孫女兒,沒有做夠。在這相思的渡口,我靜待來生。若真有來生,我們還做至親的一家人,可好?

 

漫漫塵路,一霎風,一霎雨。曾經,我在傘下觀雨;而今,我在雨中念傘。生命,無論行至怎樣的荒途,都會峰迴路轉。當春暖花開,我在春光瀲灩中葳蕤著相思,也沉澱著悲痛。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