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客

Facebook

Twitter



934“反腐不反红二代”是个假命题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微信 微博 更多 字体大小: 大道青天 发表于:2017-05-19 01:27

久不发博,实在不是我懒,是郭文贵越来越高调,小编和上级越来越怕怕,我呢,又没有牛泪、杨子、看山维护当局的觉悟,盼着郭被抓被杀被骇被驱逐被禁声,我怕我写了也发不了。今天群里传的这篇,不涉敏感话题,说法又颇有些冷僻出人意表,我借转发之机,也发几句议论。

反腐不反红二代,好像是一种社会共识。下面这篇文章,从红二代自身讲了一点原因,为什么红二代贪腐相对较少。我想补充的是,还是时势使然。具体说:一)谁是红二代;二)不反红二代不是从来如此。改革开放之初,简直就是专反红二代,这才闹出了6·4(这日子尚远,小编别敏感);三)江曾的改制-转型之后,贪腐的主体早已不是红二代,今天还拿红二代说事,反而有点为贪腐辩解的意味,他们做得我为何做不得?

红二代的定义要从红一代说,大致上,1945年以前入党参加工作的是红一代,他们的子女当然是红二代。红一代之后的统治阶级,哪怕是最高层,江李朱曾,胡温习王,他们的子女都只能算官二代。45年(或49年)之前的“红”指的是流血牺牲打江山,之后的呢,是帮助共产党坐江山,统治老百姓,风险和牺牲较小而收益和特权倍增。没打过江山,却要在坐江山时尽享特权,这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递减的根子。严格说,江、李、曾都是红二代,所以咱同为红二代的习主席也得弄个核心当当,而20年常委10年总书记又实现中国经济跨越式增长的胡主席,只好委屈您啦。所以,“红”就是特指打江山,那坐江山的,再“红”也不过是左,是演,是对老百姓凶,不可同日而语。相对应的,官二代与红二代比,江山意识又等而下之,中共政权只是他们谋私的工具,我走之后哪怕洪水滔天。

再说第二条,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初,反腐专反红二代?因为那时大多数人都还在计划经济的控制之下,只有这一小撮人有特权。那时的特权无非倒卖批文、进出口指标、外汇额度,介绍生意吃回扣,利用双轨制捞钱。甚至为男女关系丢了性命的杭州二熊和上海胡晓阳、陈小蒙,都只不过是家里地方大点,能开舞会行苟且之事。那个年代,中国穷啊,几亿人眼睛都盯着红二代,所以康华公司倒卖些彩电都差点让共产党翻船。6·4这一闹,美国西方一制裁,老邓醒过闷儿来了,老百姓太穷谁都别想过好,一锤定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谁不改革谁下台。

于是有了世纪之交的改制和后来的入世,中国进入权贵资本主义新纪元(吴思说是从工农官家主义进入资本官家主义)。当时在中小国企当头的红二代少而又少,通过MBO(管理层收购)闷声发了大财的都是普通干部,他们成了既得利益者和今天法轮功念念不忘的江派。这有点像文革,起初,红卫兵只是干部子弟的特权,破四旧,打老师,后来老毛批了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打碎了“血统论”枷锁,呼啦一下阿狗阿猫都成了红卫兵,“走资派”的抵抗被冲垮。而中国开始在“三个代表”的旗帜下“全民腐败”,走上市场经济道路,以符合加入WTO的标准后,计划经济和双轨制年代的红二代腐败自然就“沉舟侧畔千帆过”了。

任松林的《书斋夜话》最近有一期谈了一个话题,腐败的“与时俱进”(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70c5fFtA2o)。江朱改制私有化之后,进入行业垄断阶段,如曾庆红之子收购鲁能(据说后来“吐”了出来),李鹏之女把持电力,更有无数白手套为权贵“代持”股份,众多权贵通过白手套合伙做生意,或在国企垄断的掩护下捞自己的钱,通过股市实现跨行业购并;再接下来就是蜂拥而上的 土地寻租,通过拿地、贷款、建设管理规划,把中国的房价炒上了天。进入习时代,十几年来积累的财富要增值要安全要保持流动性,于是腐败向金融进军,权贵家族纷纷成立私募基金,保险公司,通过股市、银行理财产品吸纳资金,洗钱走资,天天系、政泉系、方正证券、平安保险、海南航空在实体经济式微的大背景下,从产业垄断走向金融垄断,呼风唤雨、凶杀恶斗,直接诉诸警察权力和司法迫害,益发不可开交。

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腐败进化中,红二代的身影已寥寥无几(任志强?陈小鲁?陈说他只是帮人平事捞人,人家送他些干股,当个董事),红二代老了落伍了扑腾不动了,下一代成长起来了,“江山代有贪渎出”。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做大了,市场深化了,信息化全球化了,生意场上只认现行权力,只认利益勾兑,不认血统背景,风向变了。红一代凋零殆尽,红二代有权有影响力的都坐在政治局里了,他们不好意思亲自下海捞世界吧。记住,中国虽然还是共产党的天下,但已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经济基础、权力结构和权力支配资源的方式已面目全非,在商海的资本丛林中,红二代已基本出局,out了。

如果我们把官二代和红二代分开,把现代化的建立在委托-代理关系上的家族式腐败和“史前”倒卖计划内钢材的特权腐败分开,你会发现,“反腐不反红二代”多少是个似是而非的假命题。红二代现在应该被关注的,不是他们捞了多少钱,他们的腐败有没人反,而是他们大权在握后怎么反人家的腐败,他们运用反腐权力的方式。郭文贵说的以贪反贪、以黑反贪当然是选择性的,但选择的标准是现行权力,而不是血统身份。郭文贵举了个例子,他把刘志华与黄艳的淫乱视频交给中纪委,中南海里有人想保黄艳,说这个视频不算,不许扩散,重新取证。“红二代反贪不反红二代”这种想象模糊了焦点,把问题说小了。“权力反腐不反权力之腐”,才更贴近现实,才在逻辑上更周延,正确得近乎同义反复。

一党专制之下的市场化改革,哪个是腐败的源头?毛时代,光专制不改革,没有全局性的腐败;西方国家光市场,不许专制,也没有全局性的腐败,唯有咱这市场+专制的中国特色,让腐败成为必然。王岐山心里门儿清,权力反腐是治标。为什么不治本?不进行制度反腐?他没好意思说,因为权力盛宴的后来者还没贪够——你丫吃饱了就掀桌子?别呀。一般人以为反腐的阻力来自贪官,所以习核心得集权。其实反腐的阻力来自候补贪官,他们正在接班梯队和中纪委巡视组里欢呼集权、待机上位、蠢蠢欲动呢。诸位不妨脑补一下,权力越集中,主子越难面面俱到,佞臣越容易糊弄,上下其手。

扬子说,习王会顾全大局,不会翻脸,郭文贵枉费心机了。其实,郭爆料“以贪反贪”,说破现实,是“皇帝没穿衣服”的点睛之笔。不翻脸,怎么呢?联手再贪5年?还是得解决问题。我再强调一遍,重点不在谁谁谁贪了几千亿,重点在权力的运作方式。集权,大家都听我的不听你的,每个人都想,结果就会形格势禁,谁的事都做不成。比如说,习核心希望,所有权力都集中到他当组长的十几个工作小组和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九千岁呢,希望纪检自成体系,与同级党委平起平坐,包括中宣部、中组部、中办、书记处,也凌驾公检法,形成全覆盖的、有一票否决之权的“监军体系”。两者怎么协调呢,还得开党代会,商量着来。所以集权只能是个自然生长过程,靠表态造势,拔苗助长,引出矛盾,戕害生机。

既然说到红二代,他们的“臭毛病”中我看还得加一条,轴,往回看,认死理。你看习核心连“热爱劳动”“又红又专”都想起来了。由此推论,有人散布,习核心第二任期会背弃信仰,发动政治体制改革,你最好别信。轴,也有好的一面。红二代由红一代而来,红一代之所以成了红一代,因为把对敌斗争坚持了下来。所有想卖身投靠专制强权的人,特别是前民运中人,你最好能想到红二代的“轴”中深藏着对叛徒的鄙夷。

——————————————————————————

附录

【转发】 【林旭专栏】

臭毛病救了一批人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一位大V的文章评论中国的反腐,其中说到反腐没反到红二代身上,意思就是有偏袒之意,说白了就是选择性反腐呗。

回看这几年的反腐,确实没啥红二代落网,好像也确实给人落下了口实——那就是反腐不碰红二代。到底怎么回事呢?下面听我慢慢道来。

首先说年龄,红二代大部分70岁以上了,最小的(当今最高领导)也60大几了。所以很多在10多年前就离开领导岗位了,现在抓个红二代做典型还真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有看官说到,那就翻旧账呀,往10年前倒总能找到个把吧?不是我说,越往前还真是越难找到。

为啥红二代里面贪官少?要我说,就是因为红二代是一帮既不会挣钱,也不会贪钱的主。挣钱这个事情首先要有欲望,红二代出生后条件优越,吃喝不愁,从小就没尝过缺钱的滋味,对于赚钱这件事情的欲望不很强烈。记得小时候,军队大院和地方大院的孩子凑到一起,谈论的都是舞刀弄枪的事情,一般市民家庭的孩子流露的都是羡慕和嫉妒。农村的孩子比较实惠,谈的是秋收到哪里捡点麦穗的事情,怎么把自己家的老母鸡和鸡蛋卖给城里同学的事情,以及市集上毛驴是否降价的事情。从小农民的孩子既承受着生活艰苦的煎熬,又在琢磨着怎么能够为家庭分担些责任。红二代不少吃过苦受过罪,但那是有期徒刑,心里还是有盼头的,而农民子弟那是无期徒刑,是没啥盼头的。一位红二代说过,我们吃过苦,但是没有长期吃苦的耐心。挣钱这件事就需要有长期吃苦的耐心,谁有?农民子弟最具有。因此改革开放后,政策放宽了,红二代参与的是倒买倒卖批文,农民子弟是摆摊长途贩运,显然后者不上档次,既要吃苦,又要遭人白眼。但是,批文可以长期倒卖,但积攒不下经商的经验,而摆摊贩运则可能积累了丰富的实际经验,也攒下了第一桶金。所以红二代靠吃苦实干发起来的没几个,靠家族发起来的倒有几个。一位红二代说过,我们也就靠酒桌上给人牵个线,拿几个回扣,大部分没挣到啥钱,但是因为很多活跃在商场上,倒是给人留下了坏印象。这说明红二代不会做生意。

再说说红二代也不会贪钱。这个不会不是不可能的意思,而是不知道如何贪。贪钱首先要有贪欲,这个小时候没有形成,长大很难培养。农民子弟从小尝过没钱的滋味,知道钱的重要性,更知道要想有钱就得付出,关键是自己的尊严。而这点恰恰是干部子弟红二代最看重的。那就是啥时候面子最重要。干部子弟有一种飞扬跋扈的臭毛病,谁都不在自己的法眼里,牛逼哄哄是天生的特点。而干部子弟身上的这些毛病恰恰是中国官场所不能容忍的。中国官场要的是对上百依百顺,奴颜婢膝,这些干部子弟都做不到。所以干部子弟在官场混出来的不多,也不容易。一位老兄混到了正军级,了解内情的哥们说,人家曾经养过三年的猪呀。农民子弟则不同,从小遭白眼多了,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习惯,多大的委屈都能承受。我有位朋友腿有点残疾,但生意做的一流,问起原因,答曰:我脸皮比你们厚。从小腿有毛病天天遭人取笑和作弄,所以我的忍耐力和承受力比你们强。跑生意,再难听的话我都不会在意,被推出门外我会再进去。这种贫家子弟的精神干部子弟身上很难具备。

干部子弟的这些毛病不但堵住了自己的官路,也堵住了自己的财路。看不起商人,一说就是暴发户穷棒子有了几个臭钱,等等。一脸不屑一顾的模样。你看看人家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能从一个当兵的一步步爬上来,那是付出很大代价和尊严的,只要能升官,能做的都可以做,受点委屈算球个啥事呀。这种人敢收也敢送。干部子弟最多是收而不送,因为送就意味着失去了自己的尊严。不送就等于断了自己的上升之路,断了上升之路,也就没别人给你送了。贪腐就是不但要敢收,更要大胆去送。而送则是红二代最看不起的一件事情。不送,久而久之,基本就在原地不动,慢慢没人送了,贪钱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所以就是现在弄出个红二代的典型来,无非也就是吃了几顿请,免费招待玩了玩,拿了点土特产而已。实在弄不出啥大问题来。

当然,话说到这里,我们也不能不说说红二代的理想和操守。有些我知道的,还是怀有不忘初心的理想。我一个大学同学,父亲曾是文革前的政治局委员,他本人最后官至省委副书记,但一直洁身清廉,上班走路,下班回家从不出席晚宴,门可罗雀,很少与人走动。多少年来坚持自己的理想和原则,不为外界环境变化而所动。此类红二代不少。几年前曾在美国接待红二代合唱团,住宿不要求星级酒店,干净即可。用餐吃盒饭也行。这些红二代平易近人,为人和气,没有挑剔,也没有架子,还是保持老一辈的特点。这些红二代无论是当年在职还是后来退休,都没有介入到商业中去,一直秉持洁身自好的原则安度晚年。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明白了为啥红二代里没揪出大贪官的原因了吧。除了坚持理想和少有贪念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牛逼哄哄的毛病使得他们无法进入到贪腐行列去,这也算是臭毛病救了一批人。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