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四大弊病致一带一路前景黯淡

2017-05-18 07:49

对于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会,外界普遍认为除了中国自身对其不厌其烦地高调赞许,几乎没有什么国家对其抱有真正的认可,因为从目前该政策的内容和特点分析,其难以规避的多个弊病,将造成非常不利的前景。

综合媒体5月18日报道,对于中国政府刚刚召开完成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会议,以及因此产生的诸多意见,美国的经济专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一致认为这个“务虚”的政治战略缺少成功必须的因素。


中国过度渲染的“一带一路”良好愿景并没有得到广泛认可(图源:新华社

政治色彩过浓

被拔高到“世纪工程”地位的“一带一路”战略,最早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作为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秉承的是中国每届领导人均有个人目标的传统。例如邓小平有“一国两制”、江泽民有“三个代表”等。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国际范围的崛起日趋明显,习近平的这个理想逐渐出现了推进的可能。

但与中国前任领导人相同,习近平的理念具有极强的政治色彩,这种与生俱来的性质必然造成“一带一路”推广实践上的阻碍。已经没有几个同为社会主义体质国家、且即便体制相同,如越南和朝鲜,却与中国矛盾激化的现实世界,带有政治理念推行的战略很难得到理解和接受。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美国与欧洲中心访问研究员陆克(Philippe le Corre)指出,作为中国重塑全球经济秩序的一个工具,“一带一路”被美国政府与企业看好,从而积极参与将非常有限。

华盛顿经济研究机构彼得森世界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Lardy)也认为,美国可以说这个项目的好话,但政府与私营部门在其中的参与有限。

美国欧亚集团的前董事长、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政策规划主任戈登(David Gordon)则表示,他对这个项目的目的持怀疑态度,从战略角度考量,即便“一带一路”不会在大西洋对美国构成任何战略挑战,而西太平洋水域完全不同。美国有通过参与进行观察的必要。

目前,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正在向“一带一路”项目中的发电厂销售很多涡轮机和其他设备,其他美国企业也会参与这些项目的竞标。但拉迪指出,除此之外,很难看出美国如何成为参与者。美国的私营企业很难对一带一路目标国家进行投资,尤其是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同的政治混乱并极其腐败的中亚国家。

缺乏对等性和透明度

在要求项目对象国家开放市场、开展自由贸易的另一面,是中国政府依然拒绝改变的中国市场封闭性。由于暴利的垄断行业是中国国营资本的大本营,来自制度腐败的根性,对这方面的变化无可期待。

再有,拉迪表示,“一带一路”的一大问题就是缺乏透明度。项目的有关信息收集时可以发现,对项目金额的认识非常凌乱。有说法称今后若干年会投入一万亿美元,又说眼下的项目金额是5百亿美元,以至于外界对整个项目的规模无法把握。


国营资本主导的产能过剩弊病难以靠“一带一路”根除(图源:VCG

还有,被提及的金额里,是已有的花费,还是承诺的金额没有确切资料。金额来源是中国金融机构贷款还是丝路基金做出的投资,也似乎是笔糊涂账。哪些是贷款,哪些是股权投资,哪些资金来自中国,哪些又是来自这些项目所在国,更是混乱不清。令外界不得不怀疑中国是否对“一带一路”项目认真进行了评估。同时,项目运作目的,是主要出于商业上的成功,还是更多的是一种外援而不指望获得一定的投资回报率,中国政府都语焉不详,当然这也与政治性过强有关。

金融风险

拉迪还指出,在中国当局试图减缓信贷增长的规模以减少金融风险的情况下,实施这个庞大的项目会影响到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因为对质量不确定的工程提供贷款,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有额外风险。

虽然为了规避金融问题,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负责人金立群明确表示,亚投行不是一个援助机构,只会投资于那些商业上可行的项目。但政治挂帅的“一带一路”,能否贯彻金立群的立场存在疑问。


亚投行的作用很难抗过中国政治挂帅的顽疾(图源:新华社

引发抵制

项目的推进,由于具有消化本国过剩产能的因素,体现出中国拒不接受来自国际社会降低产能要求的姿态。另外,中国政府力推的海外基建大型项目,触及当地政治、经济、甚至军事利益的可能性极高,因而遭遇抵制的风险极高。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韵强调,“一带一路”项目能否顺利推进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包括安全方面、商业上是否可行等。而且,出于目标项目都是耗资巨大的国家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有很长的偿还贷款周期。长远看,即便得到中意的项目,中国能否从中中获得无论政治还是经济回报,课题都将非常繁杂。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