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尼克松访华前的担忧

2017-05-08 02:08

一直以来,中国就以天朝上国自居,外国使臣觐见皇帝,需行跪拜礼。1971年,由于陷入越南战争泥淖不可自拔,美国总统尼克松决定打破外交僵局。但是,由于相互隔绝达20年,他们对红色中国很陌生。在基辛格去北京的诸多准备事宜中,他们最大的担心就是怕见着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要磕头。

这种担心不是空穴来风。首先,这场秘密外交基本上是按中国的条件进行:是美国特使去北京,而不是周恩来到华盛顿。由此,他们的理解是:这是中国按允许外国使节拜会中国朝廷的古老规矩发出的邀请。其次,历史上有外国使节曾被中国政府遣返回国。1651年,第一个到中国的俄国大使因不肯给顺治皇帝磕头,结果被立即遣送回国。1816年,英国大使阿姆斯特勋爵拒绝给嘉庆皇帝磕头,也被押送遣返回国。  

因此,基辛格受命去北京,认为很有可能要给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磕头。为此,他和尼克松十分犯难,几次一起秘密商量如何处理此事。但两人商定的办法是什么,尚未查到史料。

1971年7月9日,基辛格在访问巴基斯坦时突然装病,于凌晨登上飞往北京的飞机。在南苑军用机场,基辛格首先见着叶剑英,当然没有磕头。但基辛格的紧张没有消除,有人这么记述的:从基辛格当时的表情来看,忧虑是很重的,玳瑁宽边眼镜后的脸膛肌肉紧缩,没有一丝笑容。

作为贵宾,基辛格等人被安排住在钓鱼台国宾馆六号楼。下午四点半,周恩来前往看望他们。大概是怕要磕头,基辛格还没等周恩来走到跟前,就有意地把手伸了出去,动作还是有点僵硬。周恩来立即会意地伸出右手和基辛格握手。回到美国后,基辛格向尼克松汇报:“根本不像我们事前担心的要磕头。”

1972年2月21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尼克松,并率先伸出手同尼克松相握。以后,两国大门打开,增进了解,美国人见着中国领导人要磕头的担心,就这样成为历史笑谈。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为他安排的几次宴会,则别具匠心。尼克松不仅为周恩来设宴菜肴的丰美而叫绝,更让他惊叹的是中国久负盛名的茅台酒。

2月21日尼克松抵达北京的当晚,周恩来就在人民大会堂为他举行了一次隆重的欢迎宴会。周恩来为尼克松亲自拟定的国宴菜谱为:冷盘7道:黄瓜搓西红柿、盐封鸡、素火腿、酥鲫鱼、菠萝鸭片、广东三腊(腊肉、腊鸭、腊肠)、三色蛋(松花蛋);热菜6道:芙蓉竹荪汤、三丝鱼翅、两吃大虾、草菇盖菜、椰子蒸鸡、杏仁酪;点心7道:豌豆黄、炸春卷、梅花饺、炸年糕、面包、黄油、什锦炒饭;水果2道:哈密瓜、橘子;酒水8种:茅台酒、红葡萄酒、青岛啤酒、橘子水、矿泉水、冰块、苏打水、凉开水。

这其中值得一说的就是贵州茅台酒。尼克松在来华访问之前,白宫的秘书们曾为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其中就包括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人的资料。资料中,就有周恩来早年在重庆和南京宴请宾客的花絮新闻。资料称:“周恩来不仅是外交的大手笔,善于与各国政要、外交人员、新闻记者们周旋,而且极为善饮。酒量在中共要人中是独一无二的。尤其是善饮茅台酒,最多时可饮一斤不醉。”

周恩来在宴会开始时告诉尼克松:“今晚招待总统先生的酒已经窖藏了三十多年,是中国目前最为醇美的茅台酒!”尼克松大为感动。出于对茅台酒的兴趣,尼克松忍不住即席发问:“总理阁下,来前我曾得知一个有关茅台酒的秘闻,有人在饮酒时不慎吸烟,结果火柴引燃他口中的酒水并发生了爆炸……贵国的茅台酒真有那么大威力吗?”

周恩来说:“总统先生所言非虚。您可知数十年前在欧洲举行过一次国际评酒会吗?此前中国的茅台无人问津,刚好有人不慎在会场上碰翻了桌上的茅台,结果满厅一片醇香。西方的香槟虽然久负盛名,可哪里有中国茅台酒那么沁人心脾?最后的大奖就这样给了茅台。

周至于总统先生所说的笑话,其实也并非毫无来由。”周恩来说着,信手接过译员递过来的火柴,当场为尼克松点燃了杯盏中的醇酒,顷刻茅台酒就燃起一股蓝色的火苗。尼克松和所有的美国客人顿时惊呆了。片刻,宴会厅里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若干年后,尼克松在撰写《领导者》时追忆了此次宴会:“我们绕着宴会厅与50多位高级官员碰杯,我注意到周恩来总理向每位客人祝酒时,只用嘴唇轻轻碰碰杯沿。当我和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时,都拿着原来的那杯酒,坐下休息。谈到酒量,周恩来总理对我说,在长征途中,他一天喝过25杯茅台,并转动手中酒杯说,‘比这个杯子大’,这使我非常惊讶。由于年龄的原因,他的酒量已被限制到两三杯。我记得曾经读过一段书,说红军长征途中曾经攻占了生产茅台酒的茅台村,把那里的酒都喝光了。周恩来总理眨眨眼睛,流露出对往昔的眷念,并以烈性酒推销员的眼神和口吻对我说,‘长征中,茅台酒被看作是包治百病的万能良药’。”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没有悬念的选举,希望何在?

    十月二十二日,日本将举行众议院选举,根据报道这次选举的投票率将超过6成,但是估计执政的自民党将获胜,与过去的选举一样基本都没有什麽悬念。虽然在1993年与2009年,自民党下野,但...

    2017-10-22 04:05
  • 為人君者須以「民為邦本」 本固而邦寧

    《精神與物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物,都能以精神與物質來做二分法,以政治而言;物質是指「人民的生活狀況」,精神是指國家的方向、領導人的意願。歐盟這些年,由於德國的帶領,不斷的以「人道主...

    2017-10-22 00:09
  • 十九大之变:社会主义的非革命性输出

    十九大之变:中共原教旨主义回归(之二)   昨天本君谈到了中共程序上的原教旨主义回归,可能用原教旨主义这个词并不恰当,但也便于诸君理解。 今天要谈的,则是真正的原教...

    2017-10-21 23:29
  • 郭宝胜的“御用口舌”之路

    郭文贵被禁言,郭宝胜,杨建利等人迅速出来为其代言。杨建利于是被反郭人士围攻,几乎每一推都被刷屏。但是他看起来倒很享受这个过程,更是发文称“水军真猛,发推一分钟,跟帖一百多”。俨然一...

    2017-10-21 23:14
  • 此房产税,非彼房产税!

    10月20日,微信朋友圈,各大网站,微博被一条消息刷屏:宁夏开始征收房产税了。很多人开始猜测,宁夏是不是新试点?也有一些谣言,说房产说在十九大之后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不过这还真是给...

    2017-10-21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