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 胡舒立 安邦吴小晖

2017-05-05 03:47

郭文贵、胡舒立,以及安邦的吴小晖,这三个人在海外现在都是热点人物,在国内财经及时政记者圈内,据说也有不少人在热烈讨论。

但很多人在讨论的时候,会将这三个人的故事混到一起,得出一些匪夷所思的结论,我想结合我个人的判断,也以吃瓜群众的心态,在这里做个理清。

先说郭文贵。郭文贵的情况,简单了说,就是一个曾经依附政治权力在生意场呼风唤雨强取豪夺的奸商,在改朝换代过程中被体制收拾清除的故事。和郭文贵有过交往经历、或者是了解郭文贵过往历史的人,都觉得他郭文贵能有今天,一点都不值得同情。有很多正义之人甚至认为,郭文贵如果到今天都还没有被中共体制收拾,才是中共体制的悲哀,是正义的悲哀,他现在被严厉收拾,跨洋追捕,正验证了中共体制的自清洁能力,验证了什么叫邪不压正。

郭文贵的那些爆料,我本来毫无兴趣,因为我了解他这个人的禀性,可以说是毫无诚信,绝对是败类一个。但因为我想骂他,又不能骂得没有根据,被人家说不讲道理,就仔细研究了他的爆料。结果,我发现他的那些爆料,就如他原来在生意上搞贷款一样,基本上都是由假料拼凑,都是在这个真的事情上裁剪一块儿,在那个真的事情上再裁剪一块儿,然后根据自己爆料的目的需要,整合拼凑而成一个完全是假的东西。所以如果你咋一看起来,他说得那些东西好像都有鼻子有眼,但如果再仔细研究,就会发现他提供的那些所谓爆料,就像他给银行提供的贷款资料一样,都是假的。

郭文贵说他要听国内的大领导劝,三周内不再爆料,之后要开记者会一锅端出猛料,我觉得他也这是在故弄玄虚搞“饥饿营销”,是在虚张声势的勒索。在这个问题上,就像我上篇文章说的,我就不信,习近平、王岐山这样的人物,会被他郭文贵这样一个流氓奸商给勒索了;我也不信,以他郭文贵现在鱼死网破的状态以及国内的政治氛围,哪个大领导或者大领导的马仔不要命了,敢偷偷摸摸和他联系,他原来的那些政商伙伴,现在躲他,恐怕都怕躲不及他呢。

美国之音中文部因为采访郭文贵被整顿的事情,我不太清楚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方便评论。

至于胡舒立,我对她应该说完全不熟,也没有认识她的想法。但从我周边熟悉她的朋友的评价看,她确实是个有新闻理想的、懂财经的、想在财经媒体圈内成为一个路标的符号性人物,你或者可以说,在中国的财经媒体圈内,胡舒立绝对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是个视工作和个人影响力如生命的女人。

根据国内政经意识形态的光谱划分,胡舒立当属自由派,但和其它知识界的自由派相比,胡舒立敢想敢干,也应该比较强势。她这种人的心态,那种不加掩饰的权力欲和想要在名利场跻身上流社会并站稳脚跟,进而发挥影响力以展示存在的强烈渴望,像我们这种疏懒散淡无理想的山野之人,是无法理解的。但这个,人各有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特质,有自己的活法,你不能说自己不喜欢过那种生活,就进而否定喜欢那种生活的人。

胡舒立原来在《财经》杂志工作,《财经》的历史与背景,国内财经界应该都清楚,国外一些大媒体常驻北京做调查的记者应该也都能略知一二。她后来又去了《财新》,老实说,《财新》能有今天,与胡舒立的个人影响是分不开的,某种程度上,是胡舒立的个人招牌和资源,成了《财新》的活广告和资源。但反过来说,媒体环境今非昔比,《财新》也没有《财经》的背景,你让胡舒立还以当年在《财经》的深度调查的方式再移植到今天的《财新》,老实说,我觉得恐怕也行不通,所以她今天摊上和安邦的官司,因为报人家的料成为被告,也是必然的,时移世易,变化亦易了嘛。

胡舒立这样一个性格特质、职业背景和工作经历,长期在国内最有钱的财经媒体圈和国内最有政经资源的政商圈经营,你说她不了解一些政商内情,不和那些形形色色的政商大佬们有些私交或公事往来,我觉得是说不通的。同时,她作为一个媒体总编,有没有一些经营上的压力?我相信肯定会有。她的经营团队为了经营压力或个人利益,有没有违背一些工作原则,我相信应该也多少会存在。但这个,光靠主观推测不行,必须要靠证据说话,没有证据,人家法院也不理你啊。

对于胡舒立,我想说的是,在中国今天这样的政治大环境中,在习近平上任后各领域都在正本清源、理顺并清朗化的大背景下,像她这样一批快活存在于原本状态混沌的政商圈内的人的活动空间和能量恐怕会大幅受限,而且会继续大幅受限。我相信胡舒立不是个乱国妖姬,老实说她也没那能力;至于郭文贵爆的那些她和李友的性丑闻,那些人身攻击等,我相信十有八九也是郭文贵在放屁。但在中国正经历的政商关系重构过程中,胡舒立可能要适应好一阵子。在这一过程中,她原来如果没有问题那没问题,但如果万一她有什么有证据的问题被人抓住,我恐怕她早晚也会暴露。有句话不是说,当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吗?随着政商圈过去几十年的大潮退去,有多少人不都已经被发现是在裸泳了吗?胡舒立到底有没有在裸泳,我相信她自己会最清楚。

吴小晖的背景和经历,我知道的也只比媒体报道及百科上的多一点点,对于安邦的核心业务,我也是从相关资料和朋友那里才稍微知道那么一点。但这些资料,都说不上内幕,应该是企业投资并购的正常行为,我也没办法去证实或证伪,为稳妥起见,还是免谈了吧。至于安邦可能存在的险资问题,在过去几年中国保险业的狂飙突进中,在项俊波将保险演变为投资的激进式管理下,有哪个保险公司敢拍胸脯说自己毫无问题呢?这些问题,我觉得依规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保监会不应有丝毫含糊。

至于安邦和《财新》胡舒立的纠纷,此案既然已走上司法程序,就应该依法定程序和标准处理,我相信至少在这件事上,法院会给出一个公正结论,也算是用实际行动,推进了一把法治进程。不过我也不排除双方经调停达成和解的可能,而且这个可能性还很大。当然,要调停也是法官或别人调停,我们这些杨子说的吃瓜群众,是无法介入调停的。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