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品牌的骄傲,就一步步毁在他的手里

2017-04-25 04:31

如果说起中国的骄傲,恐怕很多人会想到华为。的确,华为不久前在巴塞罗那发布了备受关注的旗舰手机P10,给中国品牌长了不少脸。 

可最近,作为中国骄傲的华为P10被爆出闪存、内存芯片缩水。不同批次的手机闪存性能差异巨大,有的批次竟然用的是千元机级别的。消息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除了导致大批量退货外,甚至还有人严厉抨击华为是“打着民族品牌幌子的骗子”……

现在,人们对所谓的中国骄傲似乎失去了信任,甚至批评和抨击远多于理解和支持。是什么导致我们有了现今的态度?

也许有人会想起当年的逍遥法外的巨骗,正因为他才让我们一步一步对自主研发失去了信任。

他曾是上海交通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也是微电子学院的院长。除此之外,他还是上海交大的特聘“长江学者”,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CEO。 

他买来进口芯片,磨去标识印上自己logo,造出了“汉芯一号”。这款号称中国微电子领域里程碑的芯片一度成为全中国的骄傲。

靠着“汉芯一号”他骗取了国家上亿的科研资金,甚至将其转移到自己的名下。若不是被神秘人举报,他也许会一路平步青云,直升院士。

 事情败露之后,他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刑事处罚,仅仅是被罢免了职务。 

“汉芯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陈进,1968年生人。在同济大学获得了学士学位,后来赴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留学,直至博士毕业。

毕业后,陈进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没多久就回国了。2001年,陈进加入了上海交通大学,以一位青年学者的身份开始了宏大的芯片项目。刚进入新世纪,中国的芯片产业十分落后,百废待兴。举国大力扶持集成电路产业,“汉芯计划”就这样诞生了。

 可以说陈进是赶上了最好的时候,他刚进入上海交大,就被任命为“汉芯”的总设计师。第二年,学校就成立了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他出任研究中心主任。在他的领导下,研究中心还制定了一个“四年规划”:第一二年卧薪尝胆,第三年一鸣惊人,第四年海纳百川鹏程万里。

或许是他低估了自己的实力,在短短的16个月后,陈进就搞出了一个大新闻。2003年2月26日,“汉芯一号”发布会召开,由上海市新闻办公室亲自主持。 

“汉芯一号”是一款32位的DSP数字处理芯片,采用国际先进的0.18微米工艺。发布会上,由多位院士和“863计划”专项小组负责人组成的专家组对“汉芯一号”进行鉴定。这样的“中国速度”着实让人惊叹。

当时得出的结论是:“汉芯一号”属于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是中国芯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一时间,关于“汉芯一号”的报道铺天盖地,发明人陈进也被视为为国争光的英雄。随后陈进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上海交大特聘其为长江学者,出任了微电子学院院长。

在商界,陈进还成为了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CEO,上海汉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接下来的几年,汉芯二号、三号、四号陆续有来。陈进成为了全国集成电路领域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有人预测,用不了几年他可能就能坐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位子。

用现在流行的词“独角兽”形容这款产品丝毫不为过。

可是事情真的有这么容易吗?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陈进凭一己之力就让中国芯片成为了国际先进?这个速度别说令中国人感到惊讶,就连英特尔的工程师都觉得“快得不可思议”。

果然,在“汉芯一号”发布后的第3年,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一位神秘人物在清华大学的BBS“水木社区”上发布了一个名为《汉芯黑幕》的帖子。 

帖子毫不客气地揭露“汉芯”的发明人陈进,称其在研制过程中完全弄虚作假,骗取了国家上亿元的经费。

随后,敏感的媒体飞速介入调查,将陈进的罪行扒了个干净,“汉芯”事件的真相才公之于众。 

先是陈进其人,他的履历被发现有多处不实。虽然学历上没有造假,但是陈进还是动了不少的手脚。 

他在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毕业论文是《模拟和混合电路的故障模型和测试技术》。显然,陈进的研究方向是集成电路测试技术,与集成电路设计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他后来在摩托罗拉担任的职务是“高级电子工程师”。可在给上海交大的简历中,陈进宣称自己担任的是半导体总部的高级主任工程师,从事芯片设计工作。这份虚假的简历不仅没有受到质疑,反而因此对陈进委以重用。

“汉芯”实验室成立后,陈进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设计DSP芯片。他也请来了自己在摩托罗拉的同事和德州大学的同学,但也仅此而已。实验室其余的30人全是交大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可以说“汉芯”实验室全靠这2个人研发,怎么可能做出像样的产品。

于是,在研发之初,陈进就利用一次去美国的机会,让曾经的同事从摩托罗拉的内部下载了一款芯片的源码。后来他用这套源码做成了“汉芯一号”。即便有了源码,但由于没有得到授权,设计出来的芯片是不可用的,连功能演示都不能胜任。

可是,“汉芯一号”发布会上,芯片的演示是实实在在的,有录像为证。那是因为陈进玩了一招“狸猫换太子”。 

事情发生在陈进去偷源码之后,大概也知道了就算有了源码也没有办法交差。于是,他找到了在美国的弟弟,购买了一批摩托罗拉dsp56800系列芯片。打算用这些货真价实的芯片冒充“汉芯一号”完成发布会的演示。

为了掩人耳目,陈进找来了当初给“汉芯”实验室装修的一位民工。让他用砂纸打磨掉芯片上原有摩托罗拉标识。 

后来这位媒体疯狂寻找的关键人物被称为“21世纪最具创新精神的民工”。他这一磨,磨出了一个中国芯片的骄傲,也磨掉了民众的信任。

重新打上“汉芯”标识的摩托罗拉芯片就成了发布会上的那枚演示芯片。然而,讽刺的是,这枚摩托罗拉芯片是144脚,而真正的“汉芯”是208脚的。并且两枚芯片的尺寸完全不相同,竟然在发布会上轻易地就通过了专家组的鉴定,成为了中国的骄傲。其实这么说来“汉芯”也并非名不副实,确实是造假界的“中国骄傲”。

除了芯片造假外,陈进在资金的使用上也是劣迹斑斑。在“汉芯一号”的研发期间,他就以上海交大芯片与系统研究的名义与一家公司签署了合同。 

合同明确了这家Ensoc公司将负责“汉芯”的海外流片(试生产)服务。而这家Ensoc公司实际上是陈进在美国注册的皮包公司,注册地址是陈进一个朋友的住址。

Ensoc公司还将流片服务的价格全部定得高于市场价,上海交大付的这笔钱哗哗地落入了陈进的口袋。 

靠着“汉芯一号”的成功,陈进骗来了超过上亿元的科研经费。据说经费一到手,陈进就组织实验室的员工一起周游世界,享受人生。

而后续的“汉芯”产品,也大多是没有知识产权的产品,都是一些没有太高技术含量的定制设计。 

“汉芯”事件在媒体插手调查近半年后,官方终于承认了陈进的严重造假行为。但事情就渐渐地淡去,陈进也仅仅被革去了上海交大的所有职务,追缴各项费用。

一个严重的造假欺骗行为,涉案金额上亿元,始作俑者陈进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刑事处罚。陈进依旧逍遥在商界,他东山再起,重新投身多媒体处理芯片行业,生活富足而美好。

“汉芯”事件所体现出的不只是对于科研领域相关法律的缺失。更能体现我国面对落后表现出的急功近利。 

落后固然让人担忧,但因为急切追赶和忽视监管,让国人失去了信心,这是最让人悲哀的。

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只要能不断地做出实实在在的成果。哪怕慢一点,相信人民也绝对会报以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本文来源:公众号 SME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