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让大家不信郭文贵

2017-04-24 17:33

怎样才能让大家不信郭文贵

杨子想劝郭文贵罢手,理由很苍白:1)受害的又不是你一个人,全中国人都受害,别人能忍,你为什么不能?2)中共不会受你要挟,会变本加厉收拾你和你的家人。所以,快消声匿迹吧,你看你都快“崩溃”了——那你何不稍安勿躁,等他崩溃不就天下太平啦?

piachan声讨郭文贵反习王反贪,坚决否认有“权力斗争”和“择贪而反”“以贪反贪”,除了不顾经验事实、逻辑上一塌糊涂的一片义愤和表态,不值一哂。大妈连《人民的名义》也不看吧?

现在当局的重点在“怎样才能让大家不信郭文贵”。你说郭是“通缉犯”、国安部的“挂靠关系”、“权力猎手”、依附权力的资本大鳄、 “叛国”的外国公民都没用,他是什么样的人,和他揭露的黑幕是不是真的,没有必然联系。所以前几天看山说,郭就是为了政治庇护,完全没说到点子上。当局让马建出来说郭文贵是什么人,也大大失策,反而证明郭文贵的爆料都是有根据的,可能是国安部副部长留的后手,还有其他被“黑吃”的商人、贪官捅给他的。试想,如果马建出面说,我根本不认识郭文贵,那情况比现在好得多,抵赖起来容易得多。

俗话说,覆水难收。既然已无法退回去冷处理,在当局大动作高调“背书”郭文贵之后,要让大家不信他,只有两条路,一)事实;二)逻辑。什么样的事实?比如,王岐山没有外甥叫姚庆,或姚庆和海南航空没关系,或王岐山已将姚庆查处等等。什么样的逻辑?比如,万岁爷和九千岁根本就是二位一体,呼吸相通,理念一致,充分交流,不可能存有二心、彼此防范。上周五,文昭在《美国之音》说,十九大还未开,飞鸟未尽,狡兔未死,所以不会弓藏狗烹。我很好奇,文昭怎么知道万岁爷和九千岁的终极目标就是拿下江曾集团?

九千岁曾说,我们重点查处18大后仍不收手的贪官。请注意,资本来到世间就不会收手,每一轮的周转循环都要挣钱。中国共产党反贪,绝不是要发动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消灭权贵资本主义,清算它的奠基人。如果权贵资本收了手,哪还会有川习会?那九千岁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他说的是在权力争夺上收手,别再捞了,给权力盛宴的后来者留点吧,你们已经捞到的资本够你们经营了。所以我们看这几年,江曾集团确实在权力争夺上收了手。公开信和任志强叫板,都和他们没关系。权力现在已顺利转到万岁爷和九千岁手上。只是有一点,权力很多疑,权力很任性,权力都不愿与人分享和受人制约,所以要证明权力之间不可能发生斗争,大家要多努力。

看山、杨子、piachan,还有随时可能出场的牛泪,我不质疑你们爱党爱国的热忱,我只是提醒诸位,看清努力的方向,别越描越黑。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