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上书毛泽东保住了袁崇焕墓?

2017-04-20 22:01

谁都知道叶恭绰做过北洋政府的交通部长,还是个政治活动家和大收藏家,但不少人不知道他对中国的广播事业有过突出贡献。1927年9月1日,北京广播无线电台开始播音,仅比世界上第一座广播电台晚七年,其第一任主任沈宗汉毕业于交通传习所,堪称中国最早的广播人才基地。1917年,时任交通部部长的叶恭绰很有眼光,决定把交通传习所一分为二,变成北京邮电学校和北京铁路管理学校。北京邮电学校专门培养电信专才,其无线电高等班培养出来的懂得无线电话广播的人才,并不逊于本科人才。交通传习所的教员,按交通部长叶恭绰的说法是“宏儒硕彦”。教务长辜鸿铭就是可以用英、德、法、俄、日、希腊语讲课对东西方文化交流有着卓越贡献的学者。讲“无线电话”“无线电学”等课程的教师,都是海外学成归国的学子,课堂上用英语讲课。他们传授的知识,对于培养和形成我国素质全面的无线电信和广播专业人才,发挥了巨大作用。以交通大学为代表的这几所学校前后历时10年,培养了具有广播、电信双方面知识的人才约530人。别看学校远远赶不上传媒大学,但近一百年前能有如此规模实在了不起,所以说交通部长叶恭绰也了不起!

民国年间的管理人才常常是复合型人才,叶恭绰生于1881年,和鲁迅同年。他是广东番禺人,不仅是交通大专家,还是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他留日时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除去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外,还担任过孙中山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长。1927年出任北京大学国学馆馆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曾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

叶恭绰是个收藏大家,性喜收藏古籍和文物。他花了大量财力,收藏稀世珍宝,如西周毛公鼎、晋王羲之《曹娥碑》、晋王献之《鸭头丸帖》、明唐寅《楝亭夜话图》等以及大量乡镇专志、清人词集、清人传记、名僧翰墨、文物图录,如清人词集有5000余种,《全清词钞》有3196家。抗战期间他曾历尽艰辛使毛公鼎没被日军掠去。

叶恭绰喜欢收藏却把大批珍贵古籍和文物捐献给图书馆、博物馆。民国32年将地理类藏书等906种3245册捐赠上海合众图书馆。

叶恭绰懂文物也极力保护文物,解放后他与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等联名上书毛泽东,呼吁保护袁崇焕墓: “主席赐鉴:兹有陈者,北京市府因计划关系,将城内各义冢饬迁出城,其中广东新旧两义园有前明蓟辽督师袁崇焕遗墓和祠宇历见载籍,数百年来祭扫不绝。明末满洲久为边患,能捍御者以袁崇焕为最。满酋后施反间,崇焕竟以冤死,天下痛之。今日新史学家亦佥称为民族英雄,但或不知其祠、墓即在咫尺。兹当提倡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之际,拟乞饬所司于该两处袁崇焕祠、墓特予保全,并力崇饰,以资观感,不胜企幸。” 解放初期毛泽东还是很重视民主人士的建议,他回复叶恭绰: “数月前接读惠书,并附萨镇冰先生所作诗一首,不久又接读大作二首,均极感谢。萨先生现已作古,其所作诗已成纪念品,兹付还,请予保存。近日又接先生等四人来信,说明末爱国领袖人物袁崇焕先生祠庙事,已告彭真市长,如无大碍,应予保存。此事嗣后请与彭真市长接洽为荷。”

经叶恭绰、柳亚子、李济深、章士钊等人的多方努力,上书最高领导,北京市政府对袁崇焕墓进行了全面的修葺,墓古迹得以保存。

1958年,叶恭绰因为提了一些意见和建议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停止全国政协常委职务和解聘代理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职务。1959年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文化大革命”中他遭受抄家和逼迫交待,连吓唬带折磨于1968年8月6日病逝,终年87岁,还算高寿。胡耀邦时代甄别了一大批冤假错案,1980年3月中国政协为叶恭绰举行追悼会,平反昭雪。遵其遗嘱,骨灰葬于南京中山陵东侧仰止亭旁。几十年前孙中山去世以后,叶恭绰即在中山陵旁修建了一座“仰止亭”,以表达他对孙中山“高山仰止”的敬仰之情。而他要求葬于此也表达了对三民主义的信仰,至死不变。

叶恭绰一生极富传奇,仅从他原为前清重臣又出任北洋政府之交通总长再追随孙中山主政重要部门到新中国做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在20世纪政坛上上可算是不多见的奇人。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