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王丹

2017-04-19 05:14

民运”人士的影响力进入“衰弱期”是必然结果。一名研究中国“民运”的德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在德国活跃的“民运”人士屈指可数,公开的也就几十人,许多负责人已经“洗手不干”。像前“民阵”主席修海涛,前几年出版了一本《我的民运路》,讲“海外民运”从兴起到没落的过程。书中,他把“民运”队伍的人员概括为“有仇的”“有瘾的”“有病的”“有鬼的”这样的“四有人士”。

现在,修海涛是德国《华商报》主编。《环球时报》记者翻开这份报纸,没看到有关“民运”的内容,反而多是关于中国的正能量内容。据称,由于这份报纸办得“正”,企业也爱在他的报纸上投广告,但一些“民运”人士称他是“最大的叛徒”。

一名德国学者认为,“民运”人士影响力大减,最关键的因素是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许多国家希望与中国合作,做生意,而不想因“民运”受到影响。所以,对“民运”人士的支持大不如前。同时,中国在民主、人权和法治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可以说,“民运”人士的价值已下降到最低点。

民运”人士的影响力进入“衰弱期”是必然结果。一名研究中国“民运”的德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在德国活跃的“民运”人士屈指可数,公开的也就几十人,许多负责人已经“洗手不干”。像前“民阵”主席修海涛,前几年出版了一本《我的民运路》,讲“海外民运”从兴起到没落的过程。书中,他把“民运”队伍的人员概括为“有仇的”“有瘾的”“有病的”“有鬼的”这样的“四有人士”。

现在,修海涛是德国《华商报》主编。《环球时报》记者翻开这份报纸,没看到有关“民运”的内容,反而多是关于中国的正能量内容。据称,由于这份报纸办得“正”,企业也爱在他的报纸上投广告,但一些“民运”人士称他是“最大的叛徒”。

一名德国学者认为,“民运”人士影响力大减,最关键的因素是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许多国家希望与中国合作,做生意,而不想因“民运”受到影响。所以,对“民运”人士的支持大不如前。同时,中国在民主、人权和法治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可以说,“民运”人士的价值已下降到最低点。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